解释了什么是技能,不但鸣人兴奋不已,猿飞日斩等人也有些期待。

听起来。

就像是不用学习,直接就会的强大忍术。

鸣人直接伸手触碰这个技能光团。

霎那间,一道莫名的意识涌入他的脑海之中。

技能:铁块·初

鼓足力道,使身躯的硬度加大,防御增加,使用时无法自由移动。

没错。

这个技能,就是来自海贼王世界的海军六式之一,只不过初级的强度并不算高,还有无法自由移动的缺陷。

“好厉害,真的多了一个能力。”鸣人这下子理解了技能的意义,满脸的兴奋。

“鸣人,是什么样的能力?”猿飞日斩问道。

“让我看看……”鸣人站立着不动。。然后微微的吸了一口气,低声喝道,“铁块!”

穿死库水白丝女孩迎接夏天

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肌肉绷紧,表皮好像变得异常坚韧一样。

猿飞日斩也看出了些什么。

伸出手,忍不住在鸣人的身上按揉。

卡卡西在一旁看着,也伸出手试试。

这是……

真的好像铁块一样,还是硬邦邦的。

“好痒,好痒啊,卡卡西老师,火影老爷爷。”鸣人被摸得浑身痒痒,一口气卸下来,铁块的效果直接没了。

“原来是这个呀。”沈默的解释声,恰到好处的传来,“铁块,来自某个世界的体术秘法,修行可以让身躯变得犹如铁块一样。 。刀枪不入,更是可以扩展为各种强大的衍生技能,如果能强大了,堪称防御绝技。”

在忍者的世界,其实也有类似的能力。

没错,又要说雷影。

肉体的防御力极强。

但问题在于,雷影那不但需要长时间的苦修,更是需要极强的天资。

而鸣人。

仅仅是开了几个罐子,就瞬息间掌握了肉身防御的技能。

“不可思议。”猿飞日斩由衷的赞叹了一声,“这个能力放在战斗之中,可是能够救命的。”

卡卡西深有同感的点头。

战场那种地方。

偷袭、背刺,数不胜数,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被杀死。

多了个这样的防御技能。剑符文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存活概率无疑会大大增加。

“嘿嘿。”鸣人只是站在那里傻笑。

虽然他们是在夸罐子,但鸣人就好像是自己被夸一样。

而佐助,在心里面对比了一下。

稍稍松了一口气。

正如沈默所说的,这个技能比起他的天外飞仙还是差远了。

不过……

果然还是羡慕啊,鸣人这个混蛋的运气,突然想扁他一顿。

“罐子的真正神奇之处,你们还没有见到呢。”沈默没有放过推销的好机会,“我早就说过了,只有你们想象不到的东西,没有罐子开不出来的东西,要不然,怎么敢声称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改变命运。

这句话,沈默已经说过了很多次。

但是对于猿飞日斩和卡卡西而言。…,

现在,却对这句话有了极深感触。

种种神奇到不可思议的物品,能够在开罐之后立刻增长的实力,哪怕只是有这些,命运,也能够被改变。

“真的,能够复活人吗?”卡卡西看着沈默,突然问道。

“当然。”沈默脸上带着绝对自信的笑容,“在无尽的世界之中,唯一要坚信的,就是没有‘不可能’这个词语。”

“……”卡卡西沉默了。

他其实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哪怕从孩童起就一次次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也没有憎恶世界,而是独守伤痛,乐观生活。

但……那本以为无法改变的事情,如果真的能够得到改变。

琳、带土,他们牺牲时的年纪,实在是太小了。

明明,他们还能够拥有更美好的生活。

“卡卡西。”猿飞日斩突然开口,他望着卡卡西,苍老的声音中似乎带着特别的意味。。“我们每个人……都不希望看见有牺牲,但是,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牺牲,才铸就了此刻的木叶,他们是飞舞的落叶,是燃烧着照耀村子的火……他们不是第一个,但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卡卡西的身躯微震。

没错……

即便复活了又怎么样,只要还做忍者一天,就依旧会有为了村子再次牺牲的可能。

他没能够阻止第一次,难道,就能够阻止第二次吗?

沈默的眉梢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

这个老家伙!

眼看卡卡西就要心动,到时候把那些忍术连同记忆经验一起卖了,岂不是美滋滋。

“老家伙!”

旁边忽然传来了一道低低的声音。

沈默转头一看,却是纲手。

她的眉头紧皱着。 。一脸厌烦表情。

很显然,猿飞日斩也试图打消过她复活绳树的愿望。

这就不能忍了。

这可是在破坏他的财路啊。

“三代目火影,你这句话,可就不对了。”沈默双手背在身后,慢条斯理的开口道。

“哦?”

猿飞日斩和卡卡西看了过来。

纲手也有些惊诧的看着沈默。

她虽然说厌烦猿飞日斩的话,但那也只是因为她对复活绳树的愿望异常深沉,却也找不到反驳的猿飞日斩的理由。

原本,既然选择成为了忍者,那么牺牲在战场上,就是忍者的宿命之一。

“我行走在诸多的世界,见证过众多的繁荣。”沈默先来一句开场提升逼格,然后再缓慢的说道,“的确,繁荣与和平的背后,一定有人在负重前行,可是,负重者。剑符文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却不能够将他人的牺牲,视为理所当然,甚至视为必须——!”

伴随着逐步坚定的语气,沈默的身上,似乎也涌现出了莫名的气势。

他耗费了一些交易点。

将自己的视线,变得深邃而充满了智慧。

这一刻。

人们仿佛能够透过这双眼睛,看见厚重。

“但凡负重者,的确要有牺牲的准备,可是,任何一位负重者,更要有不惜一切守护他人的意志。”沈默用这样的视线紧紧看着猿飞日斩,恍若警示一般的说道,“如果,你已经习惯了牺牲,已经麻木了内心,已经不再竭尽力的阻止悲剧,甚至失去了追求完美结局的勇气,那么——你就失去了负重者的资格。”

的确没有人能够保证被复活的人,不会再次失去。

但,这不是不去复活的理由。

害怕失去,就去力的守护。

既然成为了肩负起重担前行之人,原本,要做的,也就只有拼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