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谢长安就消失了,准确的说是他施展开翩若惊鸿身法,朝着水阳城的方向走去!谢长安既然是答应了白门门主,那么现在他首先要做的就是要保护这白云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它不受到一丝的伤害!谢长安已经是想好了,武初一这个男人是不可以死在自己的手上的,说到底他毕竟是水阳城的人,他的生死就应该是让城主武泽来决定!这武初一要是有胆子的话,就来追自己啊,当然,依着谢长安对此人的了解,他是一定会来的,毕竟自己的身上有着他想要的真气不是吗?

   “谢长安,原来是你小子吗?好,你自己愿意承认那就最好了,你小子居然敢和我比试身法,好,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为什么这么年都是可以稳居第二长老的位置,武初一纵身一跃,已经是有了三丈的距离了,如此,白云门就可以免受被毁灭之灾了,众人都是松了一口气,看来这要是没有谢长安出头的话,单单凭他们八个人是无法与武初一抗衡的!

   武初一虽然是没有修炼过什么正式的轻功身法,但是他多年的刻苦修炼又怎么会是泛泛呢?“好小子,想不到你的身法竟然是如此的高明,看来你还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对手,难道你还真的以为我追不上你吗?”武初一更是发足狂奔,身子已然是成为一道白光,武初一四肢修长,加上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是在外征战,因此是锻炼出了一身的好体力,私下里人送外号跑不死,如今更是在自身强悍的真气加持下,速度快的惊人!

   不过和武初一依靠力量提升的速度不同,谢长安根本就没有花费什么力气,翩若惊鸿身轻如燕,谢长安的身法在融合了三绝老人的幻影身法之后,只要有一个着力点就可以移动的很远,即便这个着力点是一片树叶或者是一个石子,他的这一门身法讲究的就是借力,虽然说这洛神赋第二层的攻击变化形态是极为的耗费真气的,但是轻功则一点儿不费!以轻功而言,这翩若惊鸿算的上是天下绝顶的轻功了!

   这也就是自己的修为才是无常级,若是修为到了不攻级,只怕这速度还能再快一些!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谢长安的身法虽然快,但是武初一毕竟是实战经验丰富之人,他们两人的距离现在就差了一个拳头,就是这么一个拳头的距离,武初一不管怎么做那就是追不上!这武初一也真是一个十分固执之人,若是换做了常人,他大可以在背后偷袭,以自己凶悍的掌力重创谢长安,如此谢长安就再也走不了了!

   这明明是一个不错的法子,可是现在武初一就是不愿做,他就是要在身法上超过谢长安,他就是要让谢长安知道和自己比试身法那就是以卵击石!谢长安当然是不会让他这么容易的追上自己,白云门到水阳城那是直线的距离,若是直线距离,时间一长自己必然会不如武初一,原因就是他对这一条直线路太熟悉了!

   因此,他选择的是z字型的路线,这种路线最是耗费真气,可是如此一来对于谢长安就会有大大的好处了,这路程越是艰难,谢长安的真气就会变得愈发的浑厚,“武初一,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动作这么的慢呢?快点儿啊,明明就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了,难道你就真的不想要白云门主的真气了吗?这可是他修炼了三十年的真气啊,就这么便宜了我,你舍得吗?”谢长安以言语相激。

   “长安,你难道是想累死他吗?难道你都没有见到这武初一的脸色已经是变得极为的难看了吗?”洛神忍不住的说道。这个小子还真的是一个坏心眼啊,居然想累死武初一,一个修为达到了不攻级的高手,最后居然是累死的,这要是说出去,会被天下人耻笑的。

   “哈哈哈,看来我的小心思是被你看穿了啊,但是你放心这个男人是没有那个容易死的,我清楚得很,这水阳城的六大长老中以他武初一最为擅长身法轻功,难道你都是没有见到吗?他的衣角到现在都是没有飘动的痕迹,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此人现在依然是游刃有余,他对我根本就没有使出力的实力,你现在看到的一切不过是他为了在迁就我而已,可是他也不知,我还有火焰双翅没有施展呢!

   这火焰双翅是谢长安一开始在修炼洛神之后,领悟到第一段的黄色精神之火,出现的产物,黄色精神之火注重防御,只是这东西要是想运用的自如是很麻烦的,这么多日子以来,谢长安都不曾使用过了,他也就是这么一说,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还是狼鹰更快一些!

   武初一早就看出了谢长安这个小子的心思,现在他走的是z字路线,看来这人是要消耗自己的真气啊,这小子不错,自己也是时候拿出自己真正的速度了,不然的话,这事情要是被外界知道了,自己还有什么面子可言?

   现在,武初一终于是要使出自己部的速度了,他解开了身上的黑色外套搭扣,武初一极为的看重力量方面的训练,因此他永远都是穿着这一身装满了混金的衣服,这件衣服现在的重量至少是有数百斤,这混金是水阳湖独有的一种矿物质,不是什么稀有的东西,但是用来增加兵刃的锋利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且十分的沉重!

   闺房撒欢儿的纯净洁白女孩私房照

   这衣服武初一穿戴了数十年时间,如今终于是要放下了,还真是有些不适应了,不过也只有这样他的速度才能提升到极致!“谢长安我看你现在还能奔跑到什么地方!”

   武初一的速度已经是快到了极致,肉眼根本就看不见了,谢长安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小鹰,现在该你出场了!”这男人错了,这天下没有什么东西在速度上可以超过狼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