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纯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这个男人现在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水阳城的未来着想不是吗?武英这个人就算是再不好,可是只要是对水阳城有利的,那么她就一定会力的支持的,“我没有什么理由不答应你啊,现在你就说说你的计划吧,若是我觉得可行,自然是会力的帮助你的。”看着品纯的这一张脸,其实很难让人相信,她的真实年龄竟然是截然不符的,“我的这个计划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再过不久就是城主要祭祖的日子了,这一天,他会出城,而我就会趁着这个机会以极快的速度占领水阳城,到了最后,一切都是晚了!

   这法子其实说白了就是要动作快,这么看来凭纯的确是最好的人选了,因为到目前为止,武泽对自己都是十分的信任的,武英这个男人的脑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好用了呢?“法子倒是不错,只是想要做到这一点你恐怕是需要很多的人才可以,你可知道现在水阳军的大权都是在武泽的手中吗?你打算怎么培养自己的势力呢?”这是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难道武英是想通过水阳军才完成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品纯,这一点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既然说出了这个计划,那么就一定会有准备,而且这一准备就是准备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现在机会终于是来了,我会向你证明,只有我才是配的上你的男人,除了我以外任何人都是没有那个资格!”对此,品纯自然是喜闻乐见的,当然,这些都是表象,其实此刻,女人的心中已经将这个男人痛恨到了极点!

   品纯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其实都是这个男人害的,那一年原本品纯是可以提前帮助武泽完成北部的统一大业,但是就在大战之后返回的途中,品纯遭受到了敌人的偷袭,中了一招烈火掌,当时会烈火掌这招式的人并没有几个,其中一个是水阳城最大的对头,一龙,只是这一点当时的品纯没有想到而已,当时他受伤太重,休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在这一段时间中,他也并没有闲着,一直都是在暗中的调查究竟是什么人伤害了自己,要知道,当时自己的身边可是有着诸多的护卫的,偷袭自己的人竟然是可以绕过这些护卫,这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呢?说明下手之人对自己的生活习惯都是极为的了解的,他知道自己在那个时间点要吃饭,也知道自己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是最放松的时候!

   多年的调查总算是有了结果,原来在多年前这个武英就已经是和一龙暗中有了勾结,那一日正是这个男人对一龙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导致一龙偷袭了自己,让自己休养了这么多年,不过现在这一切都是已经过去了,一龙就算是再猖狂,现在他也是一个死人了,一个死人能有什么用呢?武泽一直选择隐忍,现在终于是为自己出了气!

   现在有许多的人都认为自己和武泽的关系是水火不容,其实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他们的感情一直都是很好的,外人都不曾知道,在自己休养的些年中,武泽跑遍了整个北部,乃至整个天元大陆,就是为了为自己求的灵药,让自己快快的好起来,这个男人明明是有着一颗很好的心,但是他从来都不会说出来,他只会做。

   武泽有着很多面,狠辣、专情、爱民其实这么多年下来,自己有的时候也不一定可以看明白这个男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模样,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现在品纯知道,这个男人是世界上对自己最好的人,只要明白这一点那就足够了,其他的根本就没有那么的重要不是吗?“看来,过去了这么多年,你们这些要是没有的帮助,还真的是什么都做不了了,如此,你就先回去,我准备一下,就会在暗中的帮助你!”

   武英走后不久,武和便来了,对于武和品纯是极为的敬重的,将这个男人视作大哥,从小他就对自己十分的照顾,别人可以不用理会,可是这个男人他是一定要见的,多年不见,大哥也是越发的沉稳了,眉宇间有着一股子的英气,“大哥,你也来了。快坐,你我多年不见,是真的要好好的说说话才行!”其实大哥来找自己是为了什么,就算是不说,品纯都是可以想的出来,“刚才我看见武英了,阿纯你可不要告诉我你一定是答应了武英的要求了,他是什么人,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现在都是十分的后悔,为什么要拉着这个男人做这件事情,现在我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能告诉城主,一定要小心武英这个男人,他是一个很有野心的男人,不得不防啊!”

   “大哥说的这些小妹都明白,可是我已经是答应他了,自然是什么都不用说了,放心,所有的一切我都是心中有数的,不会出现任何的差错!”

   想不到自己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这个品纯一向都是十分的单纯的,他是真的很担心这个女人被武英那个男人利用,若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多年的心血岂不是要毁于一旦了吗?“大哥,不用那么的悲观,我不会有事的,你先回去,就当做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平时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水阳城是我的家乡,我自然是不会毁了他,它是武泽一生的心血,就算是要毁那也是要必须毁在我的手上才可以,旁人是没有这个资格的!

   长发女子的玫瑰之恋

   这么说,武和自然就放心了,从以前到现在武和那就是一个十足的操心命,听到他这么说,武和自然就放心了,他知道这个女人虽然是极为的大胆,但是绝对不会拿水阳城来开玩笑,毕竟这个玩笑并不好玩不是吗?如今,自己也只能是力的相信他不是吗?不然还能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