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战将级武者都是威震一方的存在。

“蓝色妖姬”的佣兵们做梦也想不到这样强大的存在原来就在自己的身旁。

战将级武者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都是足以扭转战局的存在,更不要说眼前的杀局。

但所有人似乎都忽略了,为什么凯恩斯直到现在才显露自己的真正实力?

凌空而立的凯恩斯,血红色的双眼已经恢复了清明,目光中除了杀意之外,更多的是悲伤和留恋。

凯恩斯随手一挥,一道快得几乎无形的剑气便从双手巨剑上飞出。

剑气掠过,正准备对艾德琳发动致命一击的七级冰系魔法师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身体突然从中间分开。

强大的七级魔法师,也抵不过战将级武者的一剑之威。

凯恩斯手中的大剑连挥,三道剑气接连飞出。每道剑气的方向都不同,剑气分别斩向黑衣杀手头领、伊拉亚身前和佣兵队伍前的杀手。

有了之前冰系魔法师的惨状,凯恩斯再挥剑的时候,剑气斩向的几名黑衣人都做出了闪避或抵挡的动作。

只是,巨大的位阶差距使黑衣杀手的闪避变得徒劳,身体刚一动便被斩作两截。

只有杀手头领来得及撕开一张魔法卷轴,一个三米多高的金甲巨人突然挡在了杀手头领的身前。

薰衣草花园中的甜美少女

八级金系魔法“金之守护”!

杀手可比佣兵富裕的多,作为地字顶阶的九级杀手,总有些保命的手段。

但八级金系魔法也只挡得下凯恩斯的一击,当的一声脆响,金甲巨人便被斩成碎片。

一击不成,凯恩斯凌空一纵就到了杀手头领身前,一道白得耀眼的亮光当头斩下。

杀手头领在金甲巨人被击碎的时候就开始飞退,身形甚至开始变得虚幻,但当这一剑真正斩下的时候,他依然没有完躲开。

剑光闪过,一整支手臂飞出。

剑光划过的那一瞬间,齐整、光滑的伤口甚至没有鲜血涌出。

手臂飞出之后,鲜血才喷涌而出。

一击未经功,凯恩斯跟进又是一剑,剑光如笔直的长枪直刺杀手头领的前心。

重伤之后杀手头领无论如何也躲不开这一剑,剑光刺出的那一刻他便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那一刻仿佛如此的漫长,他迟迟没有等到刺穿胸膛的剑气。

杀手头领睁开眼睛,赫然发现凯恩斯正半跪在地上,手中巨剑依然保持着前刺的姿势,剑尖却无力的垂在地上,握剑的手剧烈颤抖着。

凯恩斯这一剑竟未能完刺出。

凯恩斯低垂着头,面若死灰,嘴角淌着血,双目中再无一丝光彩。

刚刚雄睨天下武者的战将雄姿转瞬已逝,眼前的凯恩斯分明已是油尽灯枯之人。

杀手头领瞬间便从惊愕中反应过来,这种死里逃生的惊喜甚至让他失去了冷静,忍不住大声笑道:“原来你不过是回光返照!”

“会有人替我杀你的……”凯恩斯用积极微弱的声音喃喃道。

“即便有那一天你也看不到了,今天你会先死在我手里。”杀手头领配合斗气运转强行止住了左臂的血,缓缓的走向凯恩斯。

凯恩斯的头猛然抬起,眼中爆发出一缕精光,手中大剑旋转着甩了出去。

杀手头领吓得再次疾速后退。

“逃!”凯恩斯发出一声大吼,然后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没有了气息。

大剑斩出的方向却并非杀手头领,而是佣兵对面的黑衣杀手。

旋转着的大剑带着凯恩斯体内的最后一丝斗气,轻易的将两个猝不及防的黑衣杀手拦腰斩断,最后斜插在了地上,剑身依然摇晃不止,仿佛是在为主人哀鸣。

凯恩斯知道自己杀不死杀手头领了,但耗尽最后一丝生命力也要为佣兵团争取一丝生机。

除了杀手头领,还活着的黑衣杀手还有七八个人,凯恩斯一剑斩过,佣兵们便又多了一分生机。

“给团长报仇!”

“老子跟你们拼了!”

“杀啊!”

凯恩斯想不到的是,却没有一个佣兵趁机往峡谷外逃,他们疯了一样扑向剩余的杀手。

然后一个接一个的倒在杀手的剑下,或是拖着杀手同归于尽……

这些冷血的杀手或许永远也理解不了热血的佣兵这看似愚蠢的行为!

亚瑟走过去,捡起斜插在地上的巨剑,那剑几乎和亚瑟一样高,他用力拖着剑走向黑衣杀手头领。

艾德琳摇晃着站了起来,向着凯恩斯的尸体走去。

杀手头领从艾德琳的身边走过,顺手挥出了一剑。

艾德琳又踉跄着向前走出几步,身体向前栽倒,倒在了凯恩斯的身边。

杀手头领走过精灵身边的时候,半跪着的精灵高傲的扬起头,“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

伊拉亚扭头最后看了一眼并排躺在地上的凯恩斯和艾德琳,用手中的精美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凯恩斯最终也没有给佣兵团拼出一丝生机,一个个热血的战士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只有那个拖着剑的少年还要完成自己最后的使命。

杀手头领摆了摆手,阻止了黑衣杀手将要刺向亚瑟的剑,放他走向自己身前。

杀手头领歪着头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拖着巨剑的少年,很奇怪,佣兵团竟然带了一个半大的小子。

不过,无所谓了,黄泉路上无老幼,杀手绝不会因为他是个孩子就留他一条生路。

“小子,这把剑太大了,不适合你!”

“凯恩斯团长说有人会替他杀你!”

杀手头领忽然觉得这个小子很有趣,让他这么快死有些可惜,“是你吗?你首先得有力气把剑举起来!”

亚瑟没有说话,直接高高跃了起来,手中的巨剑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凌空斩向杀手头领的面门。

剑身上泛出一层微弱的红光,火焰一般的红!

不知不觉间,亚瑟在战斗中突破了,斗气已能附着在兵刃之上。

杀手头领轻咦了一声,“火红色的斗气,看来你还是个有潜力的小家伙。”

叮的一声脆响,黑色短剑轻易的挡住了亚瑟蓄势的力一击。

“不过你还差得远!”

人还在半空的亚瑟顺势松手,任巨剑被弹开,空出的手往前一挥,一个突然的出现火球,一下射在杀手头领的面具上。

杀手头领立刻发出一声惨叫。

皮制面具虽然护住了脸,但眼睛、鼻孔和嘴都露在外面,近距离被火球打在脸上,一下被火燎得不轻。

杀手头领虽然眼睛暂时看不见,仍听声辨位向着亚瑟的位置刺出一剑,一道剑气飞出。

亚瑟脚下附魔皮靴“疾风术”发动,身体一下荡了出去。

预想中的一剑竟然落空,杀手头领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声,“给我抓住他,我要活剥了他!”

望着围过来的三个黑衣杀手,亚瑟知道自己再也没有任何希望。

亚瑟抓起地上的巨剑,退了几步,然后转身,毫不犹豫的跳下身后湍急的聂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