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头上司在畅快无比地大笑,卡西迪奥越发严肃:“可主教导我们,应该给众生选择的权利。”

对于他动不动就拿主来压自己,撒迦利亚内心非常不满,但这个天使城府极深,他不动声色地解释。

“我给他们选择的权利了啊!温彻斯特兄弟可以不要那把左轮,他们可以对吸血鬼视而不见,可他们还是参与了这件事。吸血鬼可以不上报,不对人类报复,可他们依然做出了最激烈的回应,这些环节和我有什么关系?是我逼迫了温家兄弟,还是我逼迫了吸血鬼?”

撒迦利亚笑笑:“都没有,对吧?一切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是他们自愿站在天堂这边的,天堂也愿意和他们分享胜利的喜悦,这一切都在主的预料当中。”

靠着几位大天使的出手遮掩,加上这其中里外里隔着好几层关系,即使贝拉对于各种隐秘的事感应度很高,此时也没察觉到异样。

夜空很美,本来纽约就是座不夜城,今晚的爆炸和枪声让这座城市变得更加喧嚣。她坐在天台上,面前摆着一幅粉彩龙凤纹茶具,学习古一的样子,坐北朝南,一边观望整个战场,一边慢悠悠地喝茶。

华尔街名声在外,实际只有五百米长,十一米宽,前后加起来七个街段,绿巨人放个屁就能把黑卤蛋从这头崩到那头去,百分百的弹丸之地,但是华尔街的地下却极为广阔。

那些银行、保险公司、铁路公司都被吸血鬼暗中操控,他们在街道下方挖出了犹如蛛网般的地下王国。

地下世界近乎涵盖了大半个曼哈顿,以及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区的一部分。

眼看敌人已经开始反击,而且也有恶魔混杂在吸血鬼的队伍当中,贝拉就下令混天豹出战。

由袭击做躯干,五个霸天虎快速合体,混天豹往前疾跑了数步,之后低下头,身后的排炮探出十余米长的炮管,对准联邦大厅国家纪念馆的地下就是一炮。

混天豹的排炮在平时就能削平一座山峰,此时特制的炮弹击穿地面,随后在地下隧道内发生爆炸。

美味甜点女孩羞答答秀电眼

“轰隆”一声巨响,尘土飞扬,地下的石头、吸血鬼,甚至是生化人都在这一炮的攻击下炸成碎片,巨大的冲击力连地上的国家纪念馆都被掀翻。

爆炸点因为在地底,所以声音显得有点闷。

但连绵不绝的枪声和爆炸声还是惊动了纽约市民,很多市民打电话报警,警方则把这里的异常爆炸声报告给国民警卫队,之后?之后就没结果了。

正在家里睡觉的老威利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他的双眼中泛着点点金光,之后就利用自己和总统几位幕僚的私人关系,单方面拦截了纽约市的报告。

混天豹为了打通地面和地下之间的通道,此时站在不远处的高楼顶端,居高临下,对着华尔街连连开火。

联邦大厅国家纪念馆、纽约证券交易所都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内,本就不大的区域遭遇高能量排炮的轰击,地面被炸出数个直径二十米,深不见底的大坑,整个华尔街一片狼藉,就连博灵格林公园的铜牛都被爆炸的余波轰成碎片。

当地面和地下世界的通道彻底打穿后,数量更多的生化人士兵端着装满银质子弹的枪械向着地下猛攻。

它们使用欧洲早期的排队枪毙战术,完全不畏惧牺牲,就像是一堵墙一样,不断射击、前进、再射击、再前进,把吸血鬼的活动空间一压再压。

“哒哒哒”枪声响个不停,诸多吸血鬼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这些盘踞在华尔街的吸血鬼都是各族精锐,无论是速度、力量还是战斗技巧都是一等一的强悍,即使有银质武器这个弱点,可在夜色之下,他们还是对生化人部队展开了疯狂杀戮。

其中更有一支小队冲出地道,绕到侧面,对着在地面进行指挥的人类发起一轮猛攻。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把这些人类转化成吸血鬼,之后彻底瘫痪贝拉那边的指挥体系。

“死吧!短生种!”一个满脸黑气的吸血鬼看到一个破绽,利用自身高速甩掉数个拦截的生化人战士,这家伙还有点类法术能力,他在空中数次变向挪移,风驰电掣般冲向人类指挥官。

在冲进三米范围后,还不等他伸手去抓人类指挥官的脖子,他的视线侧面就出现了一只铁拳!

暗青色脸庞的暴君一拳打飞吸血鬼,之后迈着沉重的步伐,再度对着吸血鬼的头颅轰出一拳。

吸血鬼的速度更胜一筹,他想甩开暴君,可对方的战斗直觉惊人,加上力量极大,即使是身体恢复力强大的吸血鬼也不敢去硬挨一拳,战斗直接陷入僵局。

这样的战斗并不是孤立事件,维兰德手中的暴君全部启动,足足二十个暴君在战场上纵横来去,击杀视线内所有的吸血鬼,其中还有几个暴君深入地下,对那些试图逃跑的吸血鬼展开疯狂追杀。

甘甜如酒,味道鲜美的人类就在眼前,可几个吸血鬼高手都被暴君拦住,无法前进半步。

“这都是什么鬼东西?”青年吸血鬼的领袖,狄肯.费斯准备带着手下突袭,结果在华尔街的街口被一名暴君堵住,双方随即爆发了大战,他的力量和暴君差不多,速度却快一截,此时已经稳稳占据了上风,但他还是没有半点开心的情绪。

这个暴君的味道对吸血鬼来说比生化人好点,可也好得有限,全是臭烘烘的酸味。

“死吧!”狄肯.费斯一把撕开暴君的脖子,从喉咙到胸口到小腹,那些坚如钢铁的肌肉被他硬生生撕扯下来,肌肉下方被生化病毒完全改造的骨骼上立刻长出无数正在蠕动的小触须,似乎想重新生成保护内脏的肌肉。

饶是狄肯.费斯见识不俗,此时也是吓了一跳,咱们两个到底谁才是怪物?

他这么一愣神,就给了暴君机会。

保护内脏、延续自身生命是身体内细胞的本能,击杀敌人才是暴君的使命,暴君冷漠到极点的双眼盯上了狄肯.费斯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