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艾瑞克.特里维廉,我是隶属于英国MI6的一名特工,从前任特工手里继承了对方的代号,如今我就是006!”

“2005年6月20日,我拜托贝拉用龙皮帮我重新制作了一个全新的日记本,听说还附加了一些什么空间折叠的魔法?我根本没听懂,不过新的日记本功能很齐全,也很漂亮,不得不说,贝拉这人除了倒霉点,对待朋友还是不错的。”

“2005年7月3日,我今天看到了曾经给莎伦做过心理辅导的哈蒙医生,对方邀请我去华盛顿特区,并要我提供一批枪械,我拒绝了,好端端的,我去哪干什么???”

006在这段话下面画了三个问号,可能是他潜意识也觉得不对,但被超凡力量影响,拒绝后只是把事情记在了日记本上,而没有把事情说出去。

“2005年7月4日,我从昏迷中醒来。

我被关在一处私人住宅里,我打倒了数个黑长袍男人,那些山羊脑袋、倒五芒星、666标记都说明了他们的身份,是撒旦教,这些家伙一定是偷袭了我!

我查看日记,7月3日的事我完全没有印象了,但日记却明明白白地告诉我,那天有一个叫做哈蒙医生的人找过我,还要我提供枪械?他们要干什么?上帝啊!我完全不记得这件事!

我匆忙赶到华盛顿特区,突然一辆垃圾车停在我面前,看着垃圾车内明晃晃的重机枪,我连忙躲避,生化病毒可挡不住重机枪,混战中我被那些蒙面匪徒打了三枪,问题不大,这种伤势对我来说已经算是小伤了。

每次来华盛顿都要住院,要是没有维兰德的收入,我那点家底都不够天天住院的,美国的医疗费用真是太贵了!

贝拉她爸要是当上总统就把医疗系统改革一下吧,我这个亿万富翁都快住不起了!”

“2005年7月11日,我听说新任007完成训练,正式接任007的代号,说实话,心情有点复杂,尽管觉得此事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我还是决定独自过去看看。”

“2005年7月12日,意外!太意外了!刚刚进入酒店,我就看到了贝拉!我是临时决定来这里的,她好像也没什么规划,这种情况都能遇到,实在是……实在,实在是太倒霉了!我有很不好的预感,现在走似乎显得有点胆小,再待一会儿吧。”

民族风韵女郎看向远方

“2005年7月12日晚,我中毒了!我的室性心动过速,是毛地黄类的毒素!该死!这是谁在下毒?”

“2005年7月14日,我在病房内苏醒过来,贝拉帮我解了毒,但身体还有些虚弱,无论是007还是那个谁都是霉运缠身,我还是离他们远点吧,今天休息一晚,明天就回德国!”

下面006写了一行小字,特别标记是事后补写,字迹有些潦草。

“2005年7月14日晚,一名维兰德的科学家突然在病房内找到我,他说他有一个重大发现,要我和他一起走,见鬼!我是独自来黑山的,这家伙怎么知道我的行踪?他有问题!

一群蒙面的匪徒包围了我,他们的体型很强壮,手持自动武器。我完全不怕这些小喽啰,两把手枪从袖子内滑出,我准备用枪斗术教教他们什么叫做礼貌,我摆出了教团枪斗术的起手式,几个匪徒都看呆了。”

“2005年7月15日,我被俘虏了……一个身材高瘦,穿着古怪长袍,手指上戴着十枚戒指的老头召唤出一片黑暗,之后好像是一团火球在我胸前炸开,我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呢,就被打倒在地。”

“2005年7月18日,他们归还了我的日记本,我又可以继续记自己的日记了。”

“2005年7月18日晚,那个维兰德科学家再次出现在我面前,他是个叛徒!他对这个叫做十戒帮的组织透露了不少关于维兰德的情报,看来以后得让兄弟会的刺客加强内部监察了!”

“2005年7月20日,我被带到一个山谷,真难以想象,山谷内停留着一艘银灰色的外星飞船。十戒帮似乎认为维兰德的科技来自外星,所以我就应该知道怎么启动这艘外星飞船?可笑!这帮家伙竟然认为所有外星人都来自同一个地方?”

“2005年7月21日,他们让我打开外星飞船的舱门,我哪知道这东西怎么开启啊!一直是贝拉和她那些外星机器人朋友负责这种事,你们有本事找她去啊!我把她的电话告诉你们?蠢货!蠢货!你们找错人了!我骂他们,他们就打我!”

006同志写这段话的时候非常愤怒,笔画十分用力。

“2005年7月22日,被打了一天。”

“2005年7月23日,被吊着打了一天。”

“2005年7月24日,我再三解释我不知道怎么开启那个见鬼的飞船!我可以付钱交赎金,可这帮家伙根本不理我,又被鞭子抽了一天……

你们这帮狗屎!别让我找到机会,找到机会就弄死你们!给我把枪!哪怕不用枪,用刀,用拳头我都能打死这些狗杂碎!今天晚上,只要他们解开锁链,我就弄死他们!”

006在日记本上恶狠狠地写道。

“2005年7月24日晚,那个高个老人再度出现,他的双眼亮得吓人,这种眼光我只在贝拉身上见过,我就觉得脑海中的秘密不受控制得往外冒!……

老人似乎说了什么,我听不懂,他嘲笑我,随后老人的右手拇指出现一道紫光,我就觉得心脏处的病毒细胞出现了不正常的停滞,随后我发现体内生化病毒在流经心脏的时候就会发生难以想象的巨疼!逃跑计划看来只能延后。”

“2005年7月28日,似乎那帮家伙终于意识到我没有办法打开那个什么见鬼的外星飞船舱门!我被转移到一处地牢里,这里还有一个囚犯,我认识,维兰德的医务部门接触过对方,伊森博士,一位卓越的外科医生,对方是十戒帮抓来做外科手术的。”

“2005年8月6日,一个大名鼎鼎的家伙被扔进了地牢,托尼.斯塔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