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清宗,某座山峰之巅,某处宫殿深处。

一位鹰目老者正站在宫殿临栏一角,迎风而立,极目远眺,天边,朵朵白云如同云雾之海,时聚时散,翻滚汹涌。

“主上,樱花特使来命令了。”

空旷的大殿内,一道黑光闪过,一个浑身漆黑的人影闪现而出。

此人身材瘦弱,身漆黑,便是连面罩也是黑色,只露出两只光芒闪烁的双眸。

整个人,仿如一缕黑影,似真似幻,时隐时现,根本看不真切。

那黑影倏地单膝点地,跪在了老者身后的四五丈处。

“什么命令?讲!”

老者并未回头,双眸正端详云海,目光湛然,深邃悠远,仿佛能容纳整个天地。

“两道命令,一是樱花特使已大致锁定目标,不日将率队前来,届时希望主上配合,夺取上清宗控制权!”

“嗯。”

“二是目标远行,樱花特使亲传截杀令!”

清纯美女海边望风唯美写真

“把密函令拿来!”老者沉声说道。

那黑影一拍腰间,一道黑光飞旋而起,却是一块黑色的铁片。

老者手一指,铁片定在半空,倏地放大,立时流光闪烁,一片符文显现其上。

外人根本看不懂的符文,老者却是驾轻就熟,很快看完。

“原来如此!”

只听他一声轻语,手一挥,半空中悬浮的铁片立时被一团火焰包围,眨眼间,烧成了虚无。

然后,老者淡在一笑:“密令我已知悉,你报告樱花特使,属下必定扫塌相迎,恭迎特使的到来。”

黑色的阴影微微一点头,身形一晃,陡然炸开,如同一团烟雾般迅速消散不见。

直到烟雾完消散,老者又拍了拍巴掌,沉声喝道:“夜鹰何在?!”

话音刚落,虚空中一阵波动,一道灰色的人影闪现而出。

“主上,您有何吩咐?”

老者冷冷说道:“目标已出宗门,立时联络人手,把那个混账小子给处理掉,记得把他的生魂取出来,我倒要查看一下,他为何进境如此之快!”

灰影身形一震,沉声说道:“请主上放心,我立即照办,毁其肉身,擒其生魂!”

“嗯,务必雷霆一击,不留后患!你下去吧,我想再观摩一阵云海,不要让人打扰到我。”老者挥了挥手。

“遵令!”灰影极快的退了下去。

“嘿嘿,这上清宗的掌教,也该换个人了,不是么?”

老者喃喃自语,望着那漫天云海,阴沉一笑,伸出双手,仿佛要将这一片天地揽入怀中。

飞行舰中,只有两个人。

刘官玉和小咪子。

“大哥哥,你怎么不带香香姐回去?”小咪子别有深意的问道。

“带她回去的时机还不成熟,今后再带吧。”刘官玉应道。

“大哥哥,我的心情又是激动,又是害怕!”小咪子说道。

“你怕什么,我的父母都很好,对人可亲了!”说起父母,刘官玉脸上一片柔情。

心思,早已飞回了冲天城。

“父亲母亲还好吧?”他喃喃低语,眼前浮现出父母的音容笑貌。

飞行舰破开云层,卷起一串云浪,愉快的前进着。

蓦地,一股惊悚的危机,陡然自心底飙升而起。

“有危险,注意警戒!”他冲小咪子喊道。

神念一动,如浪潮般向着四周汹涌而去。

很快,他就发现,前后数百丈远处,各有一股惊天的杀机陡然绽放开来,

下一瞬,便见两团刺目耀眼的光芒,冲天而起。

前方一团紫色光芒爆开,一个庞然大物闪现而出,竟是一头十数丈大小的紫雷兽。

后方则有一团红色光芒炸开,一个同样大小的红雷兽从光芒中浮现。

“红雷兽,紫雷兽?这下糟糕了!”刘官玉惊声道。

这两种雷兽,红者为公,紫者为母,形体如同梅花鹿,头部长有两支长长的尖角,如同利剑一般,近战搏杀,厉害非常。

更可怖的是,这两支角还能释放出雷电,相当狂猛。

这两种雷兽,尤其是紫雷兽,异常罕见,但现在却两种同时出现了!

如果是同种的两头,刘官玉还不怕,但这一公一母同时出现,却令得他头皮发麻。

只因这公雷兽和母雷兽同时配合,可产生极强的禁空之力。

只要在二者雷电控制范围内,便绝对不能飞行!

光芒亮起的瞬间,小咪子也发现了异常。

“大哥哥,怎么办?”她有些慌张的问道。

“降落!”刘官玉沉声说道。

话音未落,

整个天地陡然震荡了起来,那紫雷兽和红雷兽同时长啸一声,一团紫色光球和红色光球,从其尖角上狂飙而出,耀眼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天空。

上百丈空间内,一半是紫色,一半是红色,显得妖异诡谲至极。

下一瞬,两个光球在半空剧烈旋转,紫色和红色光芒交织之际,一股磅礴浩大的诡异之力,如同滔天巨浪般倾泻而下。

旋即,整个上百丈空间,也都随之旋转了起来。

一时间,天昏地暗。

整个天地,似乎只剩下紫色和红色这两种光芒。

犹如两轮炽热的太阳,高悬半空。

坐在飞行舰中的刘官玉和小咪子,都被眼前的奇异景象惊呆了。

刘官玉刚想操纵飞行舰落下,那诡异的禁空之力轰然来临。

“呼!”

飞行舰丝毫不受控制的向下直线掉落!

仿如一颗流星,直坠大地。

如此高空,倘若撞在地上,必定是二人连同飞行舰,一起摔成碎片。

刘官玉用自已平生最快的速度,收起了飞行舰,二人便凭空极速下坠!

“旋风!”

刘官玉大喝一声,青光一闪之间,一团青色的旋风猛然闪现在他脚下,将二人下坠之势一阻。

但仍是非常快速的向地面坠下。

“这禁空之力,居然如此厉害!”

刘官玉感叹一声,体内风魔力狂飙而出,左手上的龙纹护臂亮起耀眼的光芒,连续三道旋风闪现而出,一个接一个的拦在了二人的下方。

下坠的速度,终于放缓。

刚刚落地。

两道人影便闪现而出,将二人前后拦住。

前面一人,年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样子,穿着一身灰色长袍,头发花白,一脸沧桑,几绺胡须飘飘,脸瘦如材,颧骨很高,双眸偏小。

他手持一柄长刀,浑身气息狂飙。

那恐怖的气息,如漫山雪崩,似巨山坍塌,轰然炸裂而开,几乎将身周的空间撞成虚无。

那气息宛如狂涛席卷,挟裹着死亡和寂灭。

面对如此恐怖的气息,小咪子立时脸色苍白如纸。

就算是刘官玉,也都下意识的退后两步。

控天境中期!

这人,太强!

后面一人却是身材欣长,手摇折扇,脸罩黑巾,一副浊世佳公子打扮。

身上的气息,竟也丝毫不弱。

前后,皆有强敌!

“你们是谁?为何无故阻我去路?”刘官玉沉声问道。

“本座是谁,你不用知道,反正今日你必死!你只须明白,你得罪了通天的人物,即便是死,也是对你莫大的宽恕!”

片刻的沉默后,前面那人嘴角微微一挑,泛起一抹残忍的弧度,说话之间,声音压抑。

“原来你们,就是一帮见不得人的垃圾!”刘官玉沉声道。

眼见不能善了,他自也不用客气。

“你这个小女人,倒是可以做我的炉鼎,赶快过来跪拜在我脚下,我还可饶你一命,迟了,可不行!”前面那人大喇喇的说道。

小咪子抬起头,看向他,道:“就凭你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德行,想要我做你的炉鼎,简直是痴人说梦!”

“小小年纪,口舌如此歹毒!”那人一阵阴笑:“没想到这样的垃圾位面,竟然也有冰帝玉体,倒是出乎了本座的意料,也罢,男的死,女的留下!”

“你这个垃圾真该死!居然胆敢打我小妹的主意!”刘官玉寒声说道。

“呵呵,年轻人,说的好像你自已很圣人似的,还不是连自已的小妹都要不放过!”前面那人玩味的笑着说道。

“放你娘的臭狗屁!”刘官玉一听,立时满脸通红。

他这是气的。

小咪子也是红晕满脸。

但她这是害羞。

“哈哈,他可是花中情圣,号称万花丛中过,片叶沾身,他的眼光何等厉害,岂能看错!”后面那人摇了摇手中折扇,哂然说道。

“瞎说!”刘官玉喝道。

不知为何,他听了这人的话,莫名的觉得心惊。

“你二人的身上,都有对方的气息,如此明显,还能瞒的过我的法眼?”前面那人不屑的说道。

“别跟他废话了,你出手还是我出手?居然同时派我们两人前来,真是太看得起这小子了!”后面那人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我出手就行了。”前面那人意兴阑珊的说道,仿佛眼前之人太过弱小,令得他提不起一丝兴趣。

“如此,你,可以死了!”刘官玉朗声说道。

前面那人大怒,便要动手。

但刘官玉,却是先行出手了。

话音未落。

他已猛地运转神魂九绝刺,神府瞬间狂暴,凝识境的神魂力量轰然凝聚,自神府内狂飙而出,如剑如刀,划破空气,决然前进,直扑对方神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