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罚!

叶玄直接懵了。

那道红光是个什么鬼?

他连忙拿出一面镜子,在看到自己眉间那个‘罪’时,他再次愣住。

罪?

叶玄看向面前的简自在,简自在摊了摊手,“不知是什么玩意!”

就在这时,玄黄主突然出现在叶玄身边,玄黄主神色无比凝重,“这是神罚!”

叶玄眉头微皱,“神罚?什么鬼?”

玄黄主看着叶玄,“意思就是,你是神要处罚的人!而只有神,才能够降下神罚,也就是说,你被一位神盯上了!”

被神盯上!

叶玄沉声道:“哪位神盯上我了?”

玄黄主摇头,“不知,不过,既然被称之为神,那绝对就不会是弱者。”

花儿的笑颜让人感受清新

说到这,她微微一顿,又道:“素裙女子现在在何处?”

素裙女子!

在玄黄主看来,现在也只有素裙女子出现,或许才能够真正对抗神殿!

叶玄摇头,“我不能万事都靠她!这一次,就让我自己来面对吧!”

他当然希望素裙女子出现,因为神殿真的很强,但是,他更知道,自己不能什么都靠素裙女子!而且,直觉告诉他,素裙女子可能在做什么大事情!

不管如何,他现在只想靠自己!

就在这时,玄黄主突然道:“传说中的神可能要出现了!”

叶玄看向玄黄主,“这传说中的神究竟是一个什么存在?”

玄黄主摇头,“不知!他们太神秘!我先祖曾经与他们接触过,随后,我先祖就消失了!”

叶玄眉头微皱,“被他们除去?”

玄黄主轻声道:“不知!以我先祖当年的实力…….如果神殿能够轻易除掉他,那这些神就太恐怖了。”

叶玄沉默。

神!

叶玄抬头看向星空深处,这茫茫星空,到底还有多少未知的强者!

一路走来,他发现,自己实力越强大,他就越觉得自己渺小!

而现在,他所在的宇宙还只是四维,四维之上还有五维!

想到这,他突然看向炎伽,“炎伽姑娘,你说,是不是还有什么六维七维?”

六维?

场中,众人纷纷看向炎伽。

有六维吗?

炎伽沉声道:“恕我直言,你们连四维都没有搞明白,为何要操心五维与六维?”

说到这,她看向叶玄,“特别是你,你能不能活着走出四维都是一个问题,去操心五维六维做什么?”

叶玄:“…….”

简自在突然道:“炎伽所言没错,人,不要去操心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

说着,她看向叶玄,“这段时间,你小心些,我去打探一下这些传说中的神究竟是个什么鬼,顺便也想会会他们!”

叶玄点头,“姐小心!”

简自在哈哈一笑,“放心,目前为止,能够绝对杀我的,不过也就塔顶那三柄剑的主人而已。”

声音落下,她人已经消失在场中。

塔顶三柄剑的主人!

场中,叶玄沉默了片刻,然后道:“走!”

很快,众人离去。

在众人离去之后,在那遥远的苍穹界之上,天门前,一名女子冷冷看着下方。

正是那白发女子!

此刻,白发女子神色冰冷,目光似剑,能杀人。

在白发女子身旁,还站着一名老者,老者身着长袍,长袍之上,绘着各种各样的神秘符文,这些符文颜色不一,诡异转动,蕴含着一道道神秘的力量。

此人,便是神殿的神师!

神师!

一种已经快从玄黄大世界消失的职业,不对,应该说,现在整个玄黄大世界,除了神殿外,别的地方已没有神师!

这时,白发女子突然问,“张神师,那叶玄究竟是何来历!此人确实颇有些神秘!”

张神师沉默。

白发女子看向张神师,“怎么,连你也查探不到?”

张神师轻声道:“查到一些!”

白发女子道:“说!”

张神师掌心摊开,一面镜子出现在他手掌之中,下一刻,那面镜子之中出现了一幕画面。

那是在一片未知的世界,天空之中,无数大妖飞驰而过,在那天际,更是有雷电不断降落,整个大地瑟瑟发抖。

白发女子眉头突然皱起,“古妖一族!”

张天师点头,“继续看!”

白发女子盯着那面镜子,镜子画面突然一转:

在一片山脉之中,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背着一个满脸脏兮兮的小女孩在奔跑,小男孩的鞋子已破,他的脚上,到处是伤口,鲜血已染红他双脚。

而在小男孩与小女孩的头顶,电闪雷鸣,无数大妖飞驰而过,一道道天地威压与强大的妖兽气息席卷大地,宛如末日。

小男孩背着小女孩来到了一处狭小的山缝之中,山缝很小,刚好容得下这两个小孩。

小男孩抹了抹脸上的汗水,他紧紧抱着身边的小女孩,颤声道:“青儿别,别怕……哥在!”

他可能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声音在颤抖。

小女孩两只小手紧紧抓着小男孩的手臂,她透过那山缝缝隙看着外面,整个外面天空无数雷电闪烁,而且不时还有各种庞然大物飞掠而过。

小女孩轻声道:“哥……那些电是什么?还有那些飞的,它,它们为什么吃人……”

小男孩看了一眼天际,天际,不时有雷电落下,每当一道雷电落下就会响起一道震耳欲聋的炸响声,整个天地都在颤抖。

小男孩喉咙滚了滚,声音越发颤抖,“那,那些电……爹地说,是神为了惩罚我们而降下的……”

“惩罚?”

小女孩看向小男孩,满脸不解,“为,为什么?我,我们做错什么了吗?”

小男孩紧紧抱住了小女孩,带着一丝哭腔,“爹……爹地说,神要我们死,我,我们就得死……爹地与娘亲都,都死了,我,我们一定要好好活着……”

小女孩转头看向那缝隙之外的天地,那小小的眼睛之中,有些迷茫。

自己做错了什么吗?

神为何要惩罚自己?

山缝外,天地被无数雷电覆盖,还有各种各样的大妖横行无忌,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山缝内,两个小孩紧紧相拥着,瑟瑟发抖。

夜晚。

小女孩紧紧抱着小男孩,“哥,我……我饿了。”

小男孩连忙拿出半截馒头递到了小女孩的手里,“青,青儿吃…..”

小女孩咬了一口,似是想到什么,她递给小男孩,“哥,你,你也吃…..”

小男孩抿了抿嘴,然后那苍白的小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哥,哥吃过了……青儿吃。”

说着,他还故意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小女孩信以为真。

半夜。

山缝外,依旧电闪雷鸣,还有大妖时不时的咆哮声,大地上,无数惨叫声响彻。

山缝内,小男孩紧紧抱着小女孩,他声音有些虚弱,“青……青儿……哥哥记得,你,你好像是喜欢练剑呢!”

小女孩点头,紧紧抱着小男孩,“青儿要保护哥哥还有爹地与娘亲……”

小男孩突然哭了。

可是,黑夜之中的小女孩并没有看见。

小男孩轻轻吻了吻小女孩的额头,“青儿……如,如果你以后变厉害了。一定…….一定要……..要保……..护那些跟我们一样弱的……娘亲与…….爹爹……..要是有人保…….保护,就………不会死了……还…….还有……..要把外面那些个……..那些个……..什么神打死…….他们……好坏……..好坏……..哥好饿……好饿……”

天亮。

小男孩一动不动,身体已经冰凉,但他双手还在死死抱着小女孩。

半个时辰后,小女孩把小男孩埋在了山缝内,她在山缝前,她眼泪就那么的流啊流个不停。

第二天,小女孩起身,她转身朝着山脉外走去,途中,他遇到了一些尸体,她走到其中一具尸体前,她从那具尸体手中取下了一柄剑,她双手托着那柄剑,眼中,是与她年纪不符的漠然与冰冷,“以后你就叫行道剑,随我替天行道。”

就这样,小女孩托着那柄剑朝着山脉外走去……

画面停止。

天门前,白发女子双眼微眯,“那小男孩是他?”

张神师沉声道:“最重要的是那小女孩!”

白发女子看向张神师,“那小女孩就是那素裙女子?”

张神师点头,你继续看。

白发女子看向那面镜子,镜子之中,画面再次转变。

这个时候,已不知是多少年后,还是那座山脉,还是那个山缝,在那山缝前,站着一名素裙女子。

素裙女子站在山缝前,她就那么站着,而她眼中,泪水就那么流啊流…….

…..

PS:求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