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纳德·墨菲。”

一声亲昵的称呼,名贵华丽的橡木门被推开。

一名穿着晚礼服身材火辣的金发碧眼女人提着裙子走入,在看到那名看着怀表沉思的男人后,不禁埋怨道:“我亲爱的墨菲先生,大家都在等着你的出现呢。”

说话间,这女人便带起一阵香风扑在伯纳德·墨菲的肩膀上,顽皮的用自己的头发搔痒。

“诺玛小姐。”

伯纳德·墨菲终于开口了,声音带着中年人特有的醇厚,充满磁性的嗓音总会让人莫名的心安。

但是心思剔透的诺玛却从这声音中听出了一丝不寻常。

“我最伟大的男人,你是在思考一些不顺心的事情吗?”诺玛捧住对面男人的脸颊,漂亮的眼睛中充满了迷醉。

她深深的被面前这名优雅的贵族所吸引。

无论是他的谈吐、学识、气质、家世,还是富可敌国的金钱与力量。

“当然不是,只是刚刚有那么一瞬间的烦躁。”伯纳德·墨菲感受到女人温热柔软的手掌,笑了笑,“但是已经被美丽的诺玛小姐给彻底带走,所以我可以荣幸的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看到已经优雅起身牵住自己手掌的伯纳德·墨菲,诺玛小姐甜甜的笑起来,“当然,我最伟大的男人。”

夏日美女小清新

橡木大门开启,诺玛拉着墨菲先生翩跹而至。

瞬间大厅内爆发出最热烈掌声。

这座舞会场地的主人,这艘钢铁战舰的拥有者,伯纳德·墨菲伯爵,终于出现了。

无数巴结、讨好的目光,无数赞美的语言,毫无保留的奉献出来。

“感谢上帝,让我们能够在东方的海域上见证如此伟大的一幕。”

一名身材瘦高的男人举起酒杯,他是来自英伦的尊贵勋爵。

他的话瞬间引起了共鸣。

场中无数人纷纷附和。

一时间场内的气氛愈发热烈起来。

伯纳德·墨菲的心情终于愉悦,他心中默默嘲笑了一下刚刚的自己,竟然会为那种莫名袭来的心情而忧虑。

优雅镇定强大的地狱家族后裔,怎么会如此失去风度呢?

以他对那些兵器们的理解。

没有消息,便是对自己最好的汇报。

耸耸肩,伯纳德·墨菲同样端起了一支红酒杯。

“感谢艾达勋爵,让我喝道如此甜美的红酒。”

一个小小的幽默,周围顿时爆发出哄笑。

一时间场内的气氛达到最高。

伯纳德·墨菲展现出了高超的交际技巧,没有慢待每一名客人。

“洛娜公主还没有来吗?”

几分钟后,伯纳德·墨菲走出人群后,低声询问早已候在一旁的管家。

那名年约60岁,头发有些灰白但气质儒雅的老管家微微躬身以示敬意,说道:“就在15秒钟前,收到了洛娜殿下来自10分钟前的消息。”

“洛娜公主殿下的行程有变,因为刚刚从火星返回,她的祖母将她召回。”

“承蒙女王的辉光所照,所以只能暂时搁置来到这里参加舞会的计划。”

听到管家的话,伯纳德·墨菲沉默了。

他多疑的性格,本能的认为这其中似乎有些不妥。

但那个尊贵家族的掌舵者,那名年老却充满魄力的老妇人,却是让他不得不去认真思考甚至选择相信的存在。

“这可真是个遗憾。”

伯纳德·墨菲耸耸肩,微笑着自语了一句,而后继续折回人群。

这场盛大的酒会依然继续。

只是,人群中的伯纳德·墨菲,却随着时间的推移,内心的一种烦躁感越来越盛。

或许是不顺心的事情接连发生,让他产生了某种厌烦。

总之,这种凭空出现不可把控的情绪,对他而言非常恶劣。

“为什么我会有一些不太舒服的感觉呢?”

在与美丽的诺玛小姐共舞时,伯纳德·墨菲心中闪过这样一道念头。

……

……

天色从晴朗到有些阴沉,再到最后的漆黑。

尚南部众第一次见到闭目休憩状态的陆泽。

百无聊赖之下,他们仅仅用了两个小时便把海边的青苔搜刮一空。

余下三个小时,崔兆、田禾等人拖着徐秀书一同坐在海边,进行了盛大的烧烤。

“烧烤?”

就在疑问刚刚升起的时候,徐秀书突然发现这些看似憨厚的家伙们纷纷从行军箱中掏出一段段章鱼脚?

鱿鱼须?

滋——

青烟浮起,特别是当专属于田禾同志的佐料洒下后,那诱人的香味再无保留。

徐秀书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但在尝了一口这触及灵魂的美味之后,终于彻底加入烧烤大军。

“或许咱们这辈子最拉风的事情,就是坐在东海的孤岛上吃烧烤。”

听到战士们的感慨,徐秀书大快朵颐之际不忘参与一句,“是啊,其实我更怕吃着烧烤突然被蹦出来的海兽给吃了。”

看着有些奇怪望向自己的崔兆、田禾等人,徐秀书竖起大拇指称赞道:“没的说,尚南的兄弟们都是纯爷们,这份胆量和豪情我徐秀书服了!”

“唉,真是不知道杨司令何时藏了你们这样一支铁军!”

听到这毫无底线的彩虹屁,哪怕是田禾都是老脸一红,更不用说脸皮薄一点的崔兆上校,此刻也只能用咳嗽掩饰。

“那个,其实我们开始也不敢的。”

感觉说出来有些天方夜谭,田禾不知道该怎么表述外面有一头被打服了的水晶鳄龟,这边还有一个比水晶鳄龟恐怖一百倍的人类。

其实他们觉得此刻更有胆量的是那些还敢出现的海兽。

看到这么恐怖的烧烤盛会还敢出现,那一定是真的不怕死。

“咦?”

“为什么感觉这里的黑夜来的有些快?”

田禾还在整理措辞,听到旁边一名战士传来一声有些惊奇的自语。

听到战士说的内容,他们同时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确实很明显,天空出现了明显的黑暗。

这与正常的时间节点不同,似乎夜晚提前了三个小时到来。

“管它呢,在海域里发生了什么都是正常的吧。”

“没准刚好有乌云出现。”

荣丑自语了一声,却冷不防旁边传来一道声音。

“确实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