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此景,倘若有战斗协会科研部的人员,亦或是炎黄军方顶级研究所的人员在此,一定会震撼到无以复加。

因为这是迄今为止从没有出现过的奇异景象。

这是足以更新迷雾探测学目录的伟大发现。

但对陆泽而言,他的瞳孔深处没有任何惊奇,连半分波澜都不曾浮现。

反而出现一种令人难以理解的……怀念。

“这一世,竟然提十二年看到了。”

“既然已经看到了镜子,那么距离真正的高塔还会远么?”

陆泽闭上眼睛,深呼吸,似乎这里的空气有多么清新。

两秒之后,他才睁开眼睛,嘴角勾起一抹意味难明的笑容。

“把这里选为墓地,恐怕真的会让你的队友头疼呢。”

自言自语声刚刚落下。

悠扬的旋律夹在微风中,轻飘飘传来。

可爱俏皮系小美女春日甜美照

其中的蕴意,柔和且悠远,以常人最易理解的旋律,描述着尘世的迷茫和苦楚。

挣扎中浑浑噩噩的众生在业力的拉扯之下永无止境的轮回。

在这道旋律里似乎读懂了人生百态……巅峰,低谷,幼年,衰老和死亡。

“世人悲苦,使我烦多,这一曲《雾海篪(chi)》……”

陆泽笑了笑,眼皮淡淡垂下,声音漠然道:

“是在为你自己送葬么?”

正如曲中所展现的意境,迷雾成海,时钟周而复始,让人烦闷沉沦。

霓虹三本曲之一——《雾海篪》!

陆泽话音落下。

迷雾深处的尺八音律寂静消失。

半空又是一道对称的闪电划过,没入大地,泛起青烟袅袅。

只是这一次,在陆泽的左前方,原本平寂的红色迷雾,陡然开始扭曲。

不过刹那,一道纤细的弧形扭曲陡然刺出,宽不过一厘,高逾三米!

那道扭曲浮现的瞬间,仅仅看去便有让人无法直视的锋芒,仿佛皮肤都被撕裂。

那分明是一把没有任何征兆便径自形成的空气刀。

然而陆泽的视线却根本没有停留在那道自六十米外浮现的弧形刀气上,而是漫不经心的看向右前方三十米处。

那里,空无一物。

不对!

当陆泽的视线投去时,原本空无一物的区域,瞬间刺出一道刀气。

宽不过一厘,高逾三米!

形状、锋芒,与左前方那道一模一样。

就连速度也一模一样,如果不是提前察觉,那被击中的概率将无限接近百分之百。

陆泽在这不足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内,仅仅做了一个稀松平常的动作。

后退半步。

左手竖起两指,指尖轻缓向前一压。

三米高的纤细空气刀刹那掠过陆泽身前,最可怕的是距离陆泽鼻尖,连三厘米都没有。

原本空气刀应当就这样落空。

不过陆泽左手伸出的两指,却恰好轻压于空气刀表面。

因此,肉眼可见的涟漪自陆泽身前蔓出。

如果将这一幕画面放缓五十倍,便可以清楚的看到空气刀在划过陆泽身前时,出现了片刻的“q弹”状态。

甚至在陆泽收回手指时,那压缩空气形成的刀芒还出现回弹的余波。

时间转瞬即逝。

空气刀切过迷雾,带起惊人的灼热,无声犁裂大地,蔓出足足三十米,将侧后方的五块巨石无声切裂后才终于消弭于无形。

陆泽轻轻搓了搓指尖,感受着刚刚的触感,似乎在品味着什么。

“不错。”

“很有弹性,就是少了一些韵味。”

陆泽给出了中肯的评价,负手望着迷雾深处。

他瞳孔中浮现的凤凰虚影似乎能够透过这层层迷雾,看清其中掩盖的真相。

一道人影诡寂浮现于百米之外。

不,是三道。

不……

五道、七道……

最终整整十一道不算高大的剪影轮廓出现在前方百米的扇形区域内。

“他们”同时做了一个动作。

摘掉头戴的斗笠轮廓,解开披着的蓑衣。

露出了不高不壮的身体轮廓。

对方的声音,这一刻也一同传来。

仿佛11个人在前方同时开口,声音交叠,如回声重合,飘渺无痕。

“阁下对我霓虹文化似乎甚是熟悉。”

声音淡淡,略有些沙哑,带着一种饱经世事变迁的沧桑。

这是神秘人第一次以如此中正平和的态度说话,字正腔圆的夏国语言,如果不是自我介绍,绝不会让人认为他是霓虹人。

面对陆泽,这名神秘人的态度似老友重逢,没有丝毫杀意,也没有丝毫愧疚,似乎刚刚那偷袭似的一道刀气和他无关。

“确实熟悉。”

陆泽没有否认,也没有计较对方故作高深的态度,随意说道。

“呵,夏国文化源远流长,多数时候是我国之人仰慕五千年文明,对于阁下这等精通我国文明的修行者,当真少见。”

人影动作出现些许的改变,没有拔刀,只是更加自然的调整了一下站姿,让自己更随意一些。

中正平和的声线继续传来:“我可否理解为阁下曾经醉心于我和族文化?”

陆泽眼神淡淡,在听到这道声音后笑了笑,“并不是。”

“哦?”

神秘人和陆泽隔空交流,显然对陆泽如此果断的回答有些意外。

不过很快,陆泽乐呵呵的声音便清晰传来,给他作了一个明白的答复:

“只是我杀的霓虹武士太多了。无他,唯手熟尔。”

前方百米扇形区域内的身影,同时绷直。

透出难言的肃杀。

而那中正平和的声音,终于变得冷漠,而且透着沉重和压抑。

“狂妄的人通常都活不太久。”

“这点我很认同,所以我一向实事求是,诚实是一种美德,更是一种对自己的尊重。”陆泽语气轻松,丝毫看不出大战即将展开的紧张。

真的倒是像两名许久不见老友在此叙旧。

而且,陆泽似乎心情不错,罕见的又多问了一句:“不过我观阁下作风,倒是与寻常霓虹武道不符。”

“剑术要点就是打倒敌人而已,基于这个目的,一切皆可进行。”

神秘人冷漠的给出了答复。

陆泽恍然大悟,笑了笑:“原来如此,阁下的作风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流派。”

这一刻,陆泽的声音中透着某种冷漠。

“何种流派?”

神秘人同样冷漠相对。

“二天一流。”

陆泽话音落下,前方十一道身影猛地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