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者这一招,刀走偏锋,角度刁钻,迅捷绝伦,竟隐隐有着风雷之声。

而此时刘官玉正在李超超右侧,暗杀者从左侧进攻,几乎是完把自己藏在了李超超后面,令得刘官玉的六脉神剑也难以企及。

李超超心念电转,立时身形闪电般横掠而出,手中朴刀雷霆般斩出,向着袭来的长刀暴击击去。

但那长刀委实太快,李超超的朴刀只来得及将长刀击偏一点,长刀已然临身。

在他身形被击得倒飞之际,锋锐的刀锋一掠而过,在李超超左臂划了一道伤口,半尺来长,深可见骨。

霎时间鲜血飞溅!

李超超发出一声闷哼。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几人俱都愣了一下,脸色有些苍白,悲戚之情溢于言表。

凶险终是来临。

而且是如此突然。

刚才似乎还一切安好,转眼间却已是有人受伤。

那暗杀者一招得手,刀势闪电般回转,向着李超超头部,迅雷也似暴斩而去。

绿裙佳丽 美丽动人

李超超右手持刀一挡,巨力袭来,朴刀立时脱手飞出,身形倾倒而下。

刀光如雪,紧随不放,似要把李超超斩于刀下。

但李超超这一倒,却也露出了暗杀者的身形。

刘官玉心中狂怒,发出一声暴喝,双手六脉神剑齐出,六道略呈淡红的剑气狂飙而出,铺天盖地般朝着暗杀者暴击而去。

暗杀者一见,面露惊容,更有一丝挣扎,但惧于六脉神剑的威势,却是最终放弃了伤人,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回刀防护。

暗杀者早已知晓六脉神剑的威力,此时见六道剑气闪电而来,更是惊意顿起,压力山大。

立时便施出了自己的最强防护招法。

“乌龟刀球!”

长刀闪电般劈斩而出,层层刀影闪现虚空,犹如一大团刀球,将暗杀者护在其中。

但刘官玉怒极而发的六道剑气,岂是他想挡就能挡得了的!

剑气击在那刀球之上,如暴雨急打芭蕉,呯呯作响。

剑气上蕴含的巨大力道,将刀球打得东倒西歪,支离破碎。

暗杀者立时连退三步,长刀更是一片通红,灼热逼人,拿在手中,便犹如拿着一块烧得通红的烙铁。

暗杀者心中一片惧意,强忍住把长刀扔掉的冲动,立时便要隐去身形。

但就在他身体飞速变淡之际,刘官玉又是六道剑气发出,迅雷般击向暗杀者。

模糊的虚空中一阵刀影闪烁,有激荡的气浪狂飙而出,旋即,一声惨叫传出,虚空恢复原样。

却有一串鲜艳的血珠,乍然自虚空洒落。

刘官玉紧蹙的眉头,舒展出一丝笑意。

李超超拾起朴刀,对着刘官玉说道:“小师弟,谢谢你!要不是你及时出手,就不只是受伤了,恐怕我命休矣!”

“我还是来得太晚了!早一点,李师兄你可能就不会受伤了。”刘官玉满含歉意地说道。

“这不怪你,主要是暗杀者太诡异,而且刚才发动偷袭,还藏在我的身后,可见其心思极其细腻,早就算到了你会前来救援。”李超超道。

“嗯,那暗杀者确实有点恐怖。你这外伤不轻,先把这粒万复丹服下吧。”刘官玉说罢,拿出一粒火红的丹药。

“万复丹!这太珍贵了,我想你肯定也不会多!小师弟,还是留着吧,等最需要时再用。”李超超一见万复丹,也是吃了一惊,这可是能够立竿见影的外伤圣药。

“多是不多,但也有几粒,何况现在就是关键时刻,岂能少得了你这个主力!”刘官玉说道。

李超超一想,确实如此,便不再矫情,立时拿来服了。

片刻之间,流血止住,伤口开始结疤,

“果真神奇,不愧是外伤圣药!”李超超赞叹道,“小师弟,那暗杀者受伤了?”

“应该是被我六脉神剑的剑气所伤,但伤在哪里,伤得有多重,却是一概不知,因为那时暗杀者几乎完隐身。”刘说道。

“只要受伤了就好,令得暗杀者也有所顾忌。”李超超说道。

就在这时,蔡加权和杨晓丽护着赵满堂来到近前。

“李师兄,你这是用受伤表示对我的安慰吗?我们这可真算是有难同当了!”赵满堂说道。

“不会说话就不要说,没人把你当哑巴!”蔡加权狠狠的瞪了一眼赵满堂说道。

“还好李师兄功力高强,这才逃过一劫,倘若是我们遇上,说不定便要身受重伤了!”杨晓丽倒是很会安慰人,把受伤说成了光彩的事。

“谢谢你们关心!我还撑得住!”李超超说道。

“那该死的暗杀者,太卑鄙了,就不会光明正大的来搏杀一场吗?”赵满堂骂道。

“他如果光明正大的来,那还叫暗杀者吗?”蔡加权说道。

刘官玉看看这并不宽敞的峡谷,忧心地说道:“我能感受到,那暗杀者并未远去,还在这附近窥视,寻找机会暗杀我们。”

“好恐怖的感觉。”杨晓丽说道。

“令人难受的感觉!”李超超苦笑道。

“确实是令人难受的感觉,在这峡谷之中,难守易攻,对我们极是不利,现在是我为鱼肉,人为刀俎!但再难,也得去救张师兄!”刘官玉正确色道。

“必须救!”众人异口同声。

“好,我们成战斗队形前行,我居中策应,蔡师兄前面开路,李师兄在左侧,杨晓丽在右侧,赵师兄在我身后。”刘官玉有条不紊地安排道。

众人依言排好队形,疾速前行。

“大家要时刻小心暗杀者的偷袭!”奔跑中,刘官玉叮嘱道。

峡谷的宽度并不是一成不变,有时很宽,有时又变得很窄。

众人奔了一程,苦苦防备的暗杀者却并没有现身。

不多时,前面的峡谷再次变得很窄,仅有一丈多宽,两旁山崖直立,如斧劈刀砍,光滑溜溜,寸草不生。

“还好那暗杀者没有出来偷袭,否则还真是麻烦!就比如这一段窄路,要是来一个埋伏,可就不好应付了!”赵满堂说道。

“哎,小猴子,你这是还嫌麻烦不够多吗?还来个埋伏,真来个埋伏,你来解决啊?”蔡加权说道。

“你看,前面不是什么也没有,连只蚂蚁也不见,哪里会有什么埋伏!”赵满堂笑道。

“我是怕你乌鸦嘴,一说就中!”蔡加权说道。

“哈哈,哪里有那么神奇!”赵满堂大笑道。

赵满堂笑声未落,前面半空之中,陡然传来一声震天的狂吼,一头莽牛的身躯,自右侧山崖上闪现而出,四蹄腾空,向下一跃,跳了下来。

那庞大如山的身躯,自半空狠狠砸下,立时卷起一阵呼啸的狂风,那凌厉绝伦的威势,让人顿生一种无力的窒息感。

“轰!”

那莽牛砸落在地面之上,发出一声惊天的巨响,几近一丈宽的身躯,有三丈多高,几乎堵住了整个峡谷通路。

四肢有磨盘大小,踏在地上,犹如四根石柱。

两只牛眼比碗口还大,闪烁着森冷的寒光。

头顶一只五尺多长的弯角,好似一柄锋利至极的弯刀。

一条牛尾,**尺长,闪烁着金属般的幽光。

浑身竟满是黑色的鳞甲,透露出一股莫名的恐怖之意。

“哞哞!”

那莽牛睨视众人一眼,仰天狂吼,声音穿金裂石,直冲云霄,直震得山崖瑟瑟发抖,碎石滚落。

众人双眼圆睁,倒吸一口凉气。

“小猴子,你还说你不是乌鸦嘴?!”蔡加权大叫道,声音中透着些微惊惧。

“呃……”赵满堂哑口无言,这实在是太有戏剧性了,老天也太配合了吧。

“这是什么牛,居然长得如此牛!”杨晓丽说道。

“杨师妹,你这有点绕口令的感觉。”李超超打趣道。

“我在炼器材料大里看到过,这应该是一种远古莽牛,战力值逆天,非常难以对付!不过看它尚只有一只角,说明只是一级远古莽牛,我们还是有取胜的希望。”刘官玉沉声说道。

“反正我看着是觉得非常恐怖,似乎比先前那石人更强!”李超超说道。

“小师弟,我先去试探一下这莽牛的功底!”打前锋的蔡加权说道。

“好,要时刻注意暗杀者,我们在这里给你掠阵。”刘官玉说道。

蔡加权身形一晃,展开祖传身法,闪电般向前冲去。

那远古莽牛一见,不由气愤填膺,一个小不点而已,居然还敢向自己挑衅。

这是活生生找死的节奏啊!

“哞哞!”

远古莽牛怒吼一声,眼睛瞬间变得猩红,死死地盯着蔡加权,四脚猛然踏地,轰隆巨响之中,庞大的身躯向前疾冲,朝着蔡加权极速杀来。

峡谷中立时卷起一阵狂飙的飓风,远古莽牛所过之处,不管是路面的巨石,还是路旁边的树木,俱都被这头愤怒的远古莽牛撞得粉碎!

就连相距甚远的刘官玉等人,都能明显感觉到那慑人的气势。

“这远古莽牛看起来太猛了,这一撞过来,我们是不是都得被撞得粉碎?”赵满堂圆睁双目,颤声说道。

“别添乱!”李超超沉声说道。

刘官玉和杨晓丽,却是双目紧盯着远古莽牛。

一大一小两个身形快速接近。

相比远古莽牛那小山般庞大的身躯,蔡加权就显得太渺小了。

但他却丝毫不惧,奔到近处,陡然右足踏地,飞跃而起,手中朴刀高举,凌空一斩而下,向着远古莽牛的右腿狠狠劈去。

那远古莽牛狂怒,猛然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右足轻抬,挟着开山裂地的恐怖力量横扫而出,向着蔡加权撞去。

“轰!”

二者相撞,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蔡加权手中的朴刀,闪电般斩在远古莽牛的右腿之上,却如同砍中一根钢柱,丝毫奈何不得。

蔡加权的身形,更是被远古莽牛那恐怖无匹的威势,撞得炮弹般倒飞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