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拉召唤三角头,两米长的大刀抡起来一阵砍,同时配合心灵震爆和寒冰刺剑,费了一番手脚,最后终于把大白鲨从海里强行拽到岸边。

那属于海洋女神卡吕普索的气息早就消失了,不过大白鲨眼中的凶煞气息还在,这家伙依然是海洋中的恐怖捕食者。

三角头像壮劳力一样,被她指使得团团转。

先用车内的拖车绳和钢丝绳把鲨鱼捆住,之后在海滩边砸桩子固定,让大白鲨不至于因为离开海水而死掉,但也不能让它跑了。

贝拉看着自己一晚上的劳动成果还算满意,据说大白鲨已经是稀有动物了,这家伙应该能卖点钱吧?

她就忍不住琢磨,是卖给托尼.斯塔克呢,还是卖给查尔斯教授呢?

鲨鱼钢铁侠?鲨鱼教授?似乎都是不错的名号!

大白鲨被捆在海滩边,她还是挺放心的,有本事的不在乎这么一条鲨鱼,没本事的,他也拿不走。

把身上那些泥沙都洗掉,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开车回到小镇,贝拉要订做一个超大号并且特别结实的鱼缸,用来装鲨鱼。

二十米长,十米宽,十米深,还要足够坚固,小镇的焊工觉得这东西有点奇葩,但这年头,只要付钱,什么东西都能做出来,焊工师傅拍胸口保证,一天后就可以来拿货了。

按照地址,贝拉很快就找到了娜塔莎休息的旅店,可还没走到旅店呢,就见到自己的便宜妹妹穿着一身飒爽的女士西装,披肩发,妆容极为成熟,正在和小镇警长讨论着什么东西。

什么鬼?娜塔莎这个打扮看起来就跟萨曼莎一模一样,像是凭空大了二十岁!

少女洁白冬日写真用棒球热身

“嗨,贝拉你回来了!”娜塔莎对她招手,还压低声音对身旁的小镇警长解释:“我带女儿出来旅游,谁知道竟然遇到这种事……”

女儿?我?你是我妈?贝拉眼睛都瞪直了!你敢占我便宜!今天晚上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小镇警长回头看了两眼,又看看娜塔莎:“你们母女长得不太像啊……你生你女儿的时候一定很年轻吧?”

“是啊,是啊,那是很久之前的一件事了……”

贝拉抱着手臂在一旁听着,只要某人再说什么母女的事,她就把人拉回去调教!好在小镇警长岁数很大,对花边新闻不感兴趣,很快又把话题拉回案情上来,这个时候贝拉才知道,小镇死人了,死了一个外地人和一个本地人。

一男一女,两人的死状都是极惨。

“行,大致案情经过我已经了解了,我会向fbi那边汇报的,有什么情况记得通知我们。”

娜塔莎礼貌地和小镇警长告别,之后拽着贝拉就走。

走到没人的地方,这才悄声说道:“这个橡树街三天内已经死了两个人了。”

贝拉直勾勾看着她,没说话。

娜塔莎似乎没看到她拉着一张长脸,继续说道:“第二个死者咱们还认识,死得可惨了。”

贝拉玩味地修整自己的指甲,还是没说话。

“真没劲!占你点口头便宜而已,上午你还摸我来着呢!”

这次贝拉终于有了反应:“那是摸你吗?那是在涂抹防晒霜啊!你也摸我了啊!”

“行行行,咱们还是说案情吧。”

“说个鬼的案情!案情和我有什么关系,活人的话,力所能及我会救,死人还找我?那不是你们fbi的事吗?”贝拉特意在‘fbi’这个词上加重语气。

娜塔莎笑容明媚至极:“那你可说错了,不是你们,是我们,黛西.约翰逊探员。”

她掏出一个黑色小本,贝拉眼神怪异地接过,并打开。

嗯?什么情况?小本上面是蓝色的fbi字母,旁边有她的照片和黛西.约翰逊的名字,下面则是编号和所谓的局长签名……

做工很精细啊,应该不是私人小作坊做的吧?

“是正经登记过的,不过,还是最好低调一点,这东西是奖励给我的,他们觉得我工作能力突出,然后我把你的照片也加进去,就顺便做出来了,有个证件,做什么都方便一些……”

娜塔莎没说实情,她的工作能力是否突出还有待商榷,但惹事的能力确实很突出!

黑卤蛋提前让她享受神盾局正式特工的福利待遇,这本证件就是福利之一。

贝拉那个完是顺带。

不过贝拉确实非常高兴,虽然说到底还是假证,但总比掏出一个斯坦福大学的学生证好看吧?

“好吧,原谅你了,确实是我的好妹妹,没白疼你!”

“滚!真肉麻!”

虽然有了证件,但在这个小镇上,她还得继续装几天女儿,谁让娜塔莎为了过嘴瘾,已经把话说出去了呢。

贝拉对于死人没兴趣,活人她会救,那是因为她认可生命的价值,可人都死了,她能怎么办?她也不懂查案。

“案件经过非常奇怪,万万没想到死者竟然是她,要不咱们去看看?”娜塔莎递给她一张照片。

贝拉很随意地接过,瞄了一眼,双眼立刻瞪大。

确实是个熟人,两个月前还见过呢。

正是在巴黎被她们救下来的其中一个女孩,少女金的那个闺蜜,豪放女阿曼达。

照片里的阿曼达双眼失神,呆呆地看着正前方,穿着棉质睡衣,身体呈大字型躺在床上,从咽喉到小腹,一道巨大的伤口近乎把她整个刨开。

“会不会是雇凶杀人?从欧洲那边过来报复的?”无怪乎贝拉会这么猜测,实在是她们把法国政府弄得太狼狈了。

法国被人贩事件搞得声名狼藉,外交上倒是没有被孤立,但民间的名声是烂透了。

现在法国那边的新闻发言人,无论说什么事,在开场前都要先认罪。

“我们错了”“我们忏悔”“我们向世界人民道歉”“我们投降”车轱辘话先说一分钟,之后再谈具体内容。

他们找不到贝拉、娜塔莎和老特工,拿阿曼达她们这些幸存者开刀,一点都不意外。

阿曼达在私生活上有些乱,但在涉及到个人权益的时候倒是很猛,甚至严重点说,她有点虎!

她带着那股子美国人的骄傲,天天在那边喷法国政府,又数次出庭作证,可以说,仇恨拉得很足,遭遇报复,是完能说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