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的山峦脚下,蕾拉骂骂咧咧地拖着两个失去知觉的女生,笨拙地钻过狭窄的洞口,好不容易把她们两个拖到了洞外。

“我X!减减肥吧,老姐!”

拖行纤瘦的路易莎还好说,拖行奥罗拉就稍微费劲了,蕾拉的手都冻得又红又疼,快要失去知觉了,十成的力气也发挥不出一成——她尚且如此,路易莎和奥罗拉冻成什么样就可想而知了,把路易莎这个黑人都冻成了白人。

光是拖出洞口还不太行,蕾拉中间歇了几次,总算把她们拖到了阳光底下,而她的手指则由于过于用力和过冷,冻得像鸡爪子一样几乎伸不直了,她原地跺脚让身体尽快暖和起来,同时不住地往手里呵热气,嘴里不停地咒骂那些支援的人都死哪去了,怎么还不来?

可能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骂声,偏偏就在她最狼狈的时候,好死不死的天上传来一声嘶鸣,她抬头一看,正好看到一道宽大的翅膀形成的阴影遮挡住了太阳。

弗丽嘉以雷霆万钧之势裹挟着狂风降落,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响鼻,低头嗅了嗅野花,就开始辣手摧花。

江禅机不等它停稳就跳下马背,他在空中就看到有人在拖行两个似乎受了重伤或者失去知觉的人,离近了一看竟然是奥罗拉和路易莎。

“蕾拉,这是怎么回事?她们没事吧?”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地上躺着的两个人身边,蹲下来查看她们的状况。

奥罗拉和路易莎的身上还有不少未完全融化的霜雪,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皮肤凉得可怕,脸色苍白如纸,奥罗拉的嘴唇冻成青色,路易莎的嘴唇冻成紫色,好在她们还有呼吸。

江禅机搞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现在明明是秋天,就算是在北极圈也不至于冻成这样,她们两个简直就像是掉进冰河又被捞出来似的。

蕾拉牙齿打战,哆哆嗦嗦地说道:“你……你来得可真是时候啊……你就是好莱坞大片里的警察吧,总是在电影结束时才拉着警笛登场……”

江禅机听出她话里的讽刺,不过她一向如此,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想办法帮奥罗拉和路易莎保暖,她们显然已经低体温症了,如果不尽快让身体升温,情况很危险。

清纯连体泳衣小美女泳池边玩水图片

可惜这里不是阿勒山,没有温泉泡,否则就简单多了。

他看了看周围,似乎没什么能派得上用场的东西,光是晒太阳肯定不够。

“弗丽嘉!过来!”他向弗丽嘉招手,等它慢悠悠地走过来,他按住它的后背稍微用力,说道:“趴下,弗丽嘉,趴下!”

他在马场里见过马术老师训练那些名贵血统的赛马,教给它们一些花式技巧,包括四肢着地趴在地上,弗丽嘉以前也是作为纯血赛马受过训练,说不定它也会趴下。

连比划带用力,弗丽嘉总算搞懂了他的意思,蜷起四肢原地趴在草坪上。

江禅机把奥罗拉和路易莎拖到它身边,一左一右塞到它的两侧,紧挨着它的身体,又掀起它的双翼把她们的身体盖住,就像是老母鸡羽翼下的两只雏鸡。

马的体温比人类稍高,弗丽嘉刚刚长途飞行过来,本来就是浑身热气腾腾,它又是超级长毛,双翼更是名副其实的“鹅绒被”,用它来给她们取暖是目前最好的方案了。

还没几秒,弗丽嘉身体的强烈热量就传递给了她们,她们身上尚未融化的冰霜全化成了水,雪水又被长而卷曲的马毛吸收掉,不会进一步带走她们身上的热量。

过了一会儿,她们苍白的脸上多了一抹红润,呼吸也匀称和粗重多了。

“到底怎么了?她们怎么搞成这副鬼样子?”江禅机看到她们脱离危险,生命体征趋于稳定,再次向蕾拉发问。

他从校医院出来之后,去马场牵上弗丽嘉飞上天空,打算继续参与寻找隐异猴的行动,但接着他收到了付苏的转告,说奥罗拉报告有两位超凡者可能是遭到了隐异猴的袭击而失踪,现在需要人手过去帮忙,但别人过去的可能会慢一些,让他如果没其他事的话,先赶过去支援,于是他调转方向,一路上付苏通过他的定位帮他纠正方向,引导他找到了奥罗拉的位置。

“说起来很麻烦,我倒是不介意慢慢讲,但那洞里可能还有两个人,不知道凉透了没有……”蕾拉扬起下巴指了指那个隐蔽的洞口。

救人要紧,江禅机顾不上多问,捡起奥罗拉掉落的手电,刚走到洞边就能感觉到洞内透着彻骨的寒意,就算是他也冻得打了个哆嗦。

钻进洞里,他看到洞穴入口附近全是厚厚的冰雪,不由暗暗咋舌,这若不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这样一个天然积蓄着万古寒冰的洞穴,那大概就是奥罗拉人为制造的——前者的机率低到不可能,所以肯定是后者。

他没有看到浅蓝色的液体或者浅蓝色的雪花,那种东西在常压下一旦失去奥罗拉的维持,用不了几秒就会沸腾升华得无影无踪,不过沸腾会吸取周围的热量,进一步令这个洞穴冷得像南极……可能南极大部分地区都不如这里冷,起码入口附近如此,估计暂时是地表最冷的地方。

他每次吸气都像是吸进了两根冰柱一直刺到肺里,每次呼气又吐出长长的白色气柱,这种地方如果脱裤子撒尿的话,恐怕会当场冻成冰柱吧?

往里走了几步,晃动的手电光照到几个诡异的东西,他一开始还没认出来,仔细看了几眼,才发现那裹着冰霜的几个东西竟然是……碎成一截截的尸体。

因为看到尸体穿着衣服,他下意识地以为那就是两位失踪者的尸体,直到看到那个比常人大得多的脚掌,他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他总共找到两个脑袋,表明这些碎块来自于两具尸体,由于没有血全冻在了身体里,场面不是特别吓人。

他越看越是震惊和困惑,不明白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由于液氧已经挥发,他不明白隐异猴是怎么就变成了碎块,难道是奥罗拉她们把这两只隐异猴先切碎了再冷冻?那也有些太过惊悚了……

这些先放到一边,那两个失踪的超凡者在哪里?

洞口附近除了冰雪和碎尸之外没有其他东西了,他拿着手电继续往洞穴深处走。

这条洞穴蜿蜒曲折,路径复杂,还有迷宫般的支路,脚下有时还会出现隐蔽且深不见底的陷坑,光是探路就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不过,他的手电光在洞壁上发现了用红色马克笔画的X,这显然是有人留下的记号,防止找不到来时的路。

记号非常新鲜,一丝灰尘都没有,最长不超过一天。

这些记号是那两位失踪者留下的,她们经验丰富,追着逃跑的隐异猴进入洞穴后,发现这个洞穴太过复杂,为了防止迷路,她们沿路留下了记号。

江禅机虽不知道这些记号是怎么来的,但他肯定是顺着记号往前走,总比自己闷头瞎找要好。

洞穴深处也很冷,但至少比洞口附近好多了,洞口那边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

走着走着,咣当一声,江禅机的脚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个手电,被踩碎了但不是他踩的。

记号在这里消失了,附近还有血迹,做记号的人大概是在这里受到了袭击,无暇再做记号了。

他顺着血迹往前走,在一处较为空旷的地方发现了两个血肉模糊的女性,她们身上被扒得只剩下内衣,其中一个不用试就知道没救了,被啃得很惨,身体都已经残缺不全了,另一个倒是还有微弱的呼吸。

从目前的两次例子来看,这些隐异猴似乎知道在有一个以上的食物时,先集中吃一个,另一个留着一口气,这样可以防止食物在温暖的环境里很快腐坏……光是从这点来看,它们的智力可能高于地球上除了人类以外的一切动物。

附近还有不少白骨和毛发,应该都是这两只隐异猴捕猎来的超凡动物,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果核和野果,比如野生酸枣、野苹果和野核桃,看来隐异猴也不是纯肉食动物。

他没时间细看,科学研究是老师们的工作,他草草扫了一眼就背起那个还有呼吸的女性往洞外走。

刚走到洞穴入口附近,他就听到外面有隆隆的螺旋桨轰鸣声,钻出洞口一看,奥罗拉的私人直升机停在草坪上,几位他面熟但是叫不出名字的女生正在往直升机上搬运奥罗拉和路易莎。

谁也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直升机上有急救药物,但没有保暖的东西,女生们倒挺机灵,把那顶帐篷给拆了,将帐篷的复合材质面料撕开,这帐篷为了防晒而在内层涂了银,可以反射热量,把涂银的那一面贴着奥罗拉和路易莎的身体,把她们裹得像是两个虫茧,然后又把她们塞进睡袋。

更耐寒的奥罗拉被一通折腾,稍微恢复了意识,勉强睁开眼睛看了看,声音微弱地问道:“失踪者找到了么?”

“找到了,有一个不行了,但这个还有呼吸。”

江禅机把伤者先平放到草地上,和飞行员一起对她的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包扎止血,否则不等飞回去可能血就流干了。

奥罗拉冒了这么大的险、费了这么大的劲,险些把自己也搭上,就是为了救人,现在看到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顿时欣慰地露出微笑,不过稍有遗憾就是另一个人还是没能救成。

“路易莎呢?她还好吗?被我连累了……”奥罗拉又问。

“路易莎没事,她可能生活在热带,就是没被这么冻过,回去泡个热水澡就好。”他安慰道,“我们去阿勒山的时候,从雪崩中救出的修女都安然无恙,路易莎也不会有事的。”

直升机上躺了三个伤者,没空间再坐其他人了,飞行员等伤者全都被抬上直升机,立刻驾机离开。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江禅机向蕾拉问道。

蕾拉这时候已经还阳了,不太情愿地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

江禅机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惊讶于奥罗拉的大胆,也替她高兴,有了路易莎的帮助,令她突破了自己的极限。

所谓的极限,哪怕只突破一次,体会到了那种感觉,就会收益匪浅,知道了路在哪里,知道了目前的自己还有提升空间,对自信心的提振更是巨大,所以这对奥罗拉是一次绝佳的经历,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的。

不过更令人震惊的是隐异猴的智力和多变的战术,竟然学会用诱敌深入的计策,这两个超凡者经验丰富都翻了船,如果换成没什么经验的学生,可能一条命都保不下来。

过了一会儿,又有直升机的声音响起。

奥罗拉的私人直升机没这么快回来,来的是涂有红叶学院标志的直升机。

来迟一步的老师从直升机里下来,她们在路上就已经得到事情得到了解决,但收拾现场的事还得她们来做。

她们先是对江禅机他们勉励一番,然后进入洞穴进行彻底搜索,防止有漏网之鱼。即使在这时,洞穴里的温度依然冷得像冰窖。

过了大约半小时,她们抬着三个裹尸袋出来了,江禅机赶紧过去帮忙抬。

“这两个人遭遇了这两只隐异猴,是她们的不幸,但同时又是我们的幸运。”一位老师感叹道。

“为什么?”江禅机好奇地问道。

“因为……这两只隐异猴都怀孕了,每只体内都有两三个胎儿,如果晚两三个月找到,这就不是两只的问题了……”老师说完,又叮嘱道:“这件事就不要跟奥罗拉同学讲了,不让她有心理压力和负担。”

江禅机点头,老师考虑得很周到,不过类似的事说不定以后还会遇到,迟早有一天必须要面对,除非阿尔法和贝塔这两只幼崽的驯化产生突破性的进展,否则注定只能斩草除根。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