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成辉脸色茫然的行走在混乱的人群里,甚至比逃难者更像逃难者。

刚刚的信息量太大了。

现在他感觉要么自己是被猪油蒙心了,要么就是被对方给忽悠瘸了。

怎么出来喝奶茶上个网的功夫,突然就成了参与改变世界格局的大手笔呢。

自己今年才15岁啊,恋爱都没谈过啊!

这就成黑暗组织重点关注的对象了??

那我扛不住真要投降的话,那什么黑暗组织管女友吗,分房配车,有五险一金吗?

金成辉不断的进行灵魂拷问,丝毫没在意自己是否处于安全状态。

算了,想想刚刚陆泽那一一幕幕令人窒息的手段,这活跃的思维火花刚刚浮起便被无情浇灭。

唉~

脑海中依然闪动着刚刚与陆泽的对话。

“我安全了?”

街拍小炎辣妹秀丽又迷人

“嗯,当然如果你主动站出来,可以两说。”

“好吧,那这事情结束了么?”

“没有,如果你需要安慰的话也可以当做暂时结束。”陆泽目光悠远,“此方战场的丢失,或许是彼方战场的胜利,但布局者往往有一个共性,不会轻易承认自己的失败。”

听到这里,少年一声大喊猛地炸响于半空。

“老大!我金成辉的人品信得过,之前的约定我绝不反悔!”

最后闪过的画面是自己用拳头砸着胸口,用力保证的一幕。

【为什么觉得……好羞耻啊!】

“你!过来!”一声厉喝把金成辉吓得激灵一跳。

“我、我、我。”看着眼前穿着城市治安队服装的士兵,金成辉大脑一片空白。

糟糕,自己还是被发现了。

金成辉抬起头,颓废的脸上透着绝望。

“乱跑什么,没见前面都没人了吗!你家大人呢。”

“我……”

“行了,不用想理由了,看这黑眼圈就知道。你们这种网瘾少年真不让人省心,去那边!看见疏散标志了吗?”

“啊?”

“愣着干什么,难道想让我报销你网费啊!”自由城的治安兵瞪着金成辉,狠狠说道。

金成辉热泪盈眶,这多么坦率真诚的大哥啊,他用力点头嗯了一声,屁颠屁颠的向着安全路线跑去。

自家老大真是牛批,说安全就是安全,这治安队也没发现自己。

回去先老老实实完成老大交代的任务。

毕竟从今以后,辉哥就是改变世界格局的大人物了。

……

距离风云网络中心3公里的大厦上。

曼妙的背影,静静站在落地窗前。

下方城区的火光清晰映入那双秋水剪瞳。

良久,女人语气淡淡自语道:

“一名或许在未来能够被评为a级的潜力者。”

“一名在现在就可称为s级的洞察者。”

“是你……还是另有其人呢?”

“故事开始有趣了。”

笃笃笃~

“进。”女人抱臂慵懒的说道。

一名身材笔挺的西装青年走入,微微鞠躬,目光灼热的看着那道窈窕身影,不过有一头卷发遮掩,倒不显得突兀。

“东西取到了吗?”女人没有回头,自顾品着手中的那杯刚刚调制好的摩卡。

“已经取到,不过一座久居安逸的自由城而已,轻而易举。”青年将头压的更低,语气却是毫不掩饰的自傲。

“值得骄傲么?”女人的声音听不出悲喜。

“不敢。”青年低声说道,眼中闪过阴鸷。

“记住,你所谓的顺利是建立在影257和多米尼克死亡的基础上,如果没有他们为你吸引了超过九成的火力,你还有成功的自信么?”女人微微昂首,看着大厦外的城市风景,逆光勾勒的剪影,映出冰冷的脸廓。

青年没有出声,但已经表明了他的不屑。

“我没有兴趣,更没有时间去改变你的想法。”

“【熔点】的创造者还在这座城市,我给你两个月时间,找到他。”

“从现在起,你就是尚南影会的最高负责人。”

“季武先生。”

……

……

汀罗三中。

“今天的模拟测试结束,大家近期的成绩很稳定,我希望能够继续保持这样的状态,相信同学们一定能够考上心仪的高中。下课!”

欧耶~~

随着数学老师夹着平板电脑离开,安静的教室里立刻变得乱哄哄起来,该放水的放水,该放风的放风,教室里更是不缺少聚众讨论的家伙们。

教室第六排的靠墙位置,身形有些瘦弱的陆铭和身边的热闹形成鲜明对比,依然在专注的操作着投影光幕,数学老师刚刚讲授的那道奥赛题,也就是所谓的考试拉分题,明明已经公布了解答过程。

但如果有细心人看去,却不难发现,陆铭的操纵的三维光幕中,分明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解答思路,在光幕的右上角更是已经标注了5种解题方案。

尽管这样,陆铭的脸上却没有半点骄傲或者自得,他的眼神中有的只有专注。

一分钟后,解答完成,看着被系统检测认可过后的答题过程,陆铭的脸上绽放出笑容,这才长呼一口气伸了个懒腰。

然而这一放松,他才发现,眼前有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在盯着自己,忽闪忽闪的。

那头利索的齐耳短发,丝毫没有破坏对方的颜值,反而更加显出那张脸蛋儿的明媚动人。

唰的一下,这个少年脸蛋瞬间红了,结结巴巴说道:“时、时思雨同学……怎么了?”

“刚刚的方程组,这里加入变量的话……”时思雨认真的举起一个平板电脑,轻轻一按,公式数字罗列而出,“陆铭同学,我这个思路能不能行得通?你教教我好不好?”

少女音还带着点清脆俏皮,听得陆铭心脏咚咚直跳,但他还是努力保持住镇静,点点头,认真的看向平板电脑上罗列出来的步骤。

这是刚刚作答中的第三种思路,所以陆铭接过电子笔便直接开始进行解题,同时为了怕对方听不懂,还特意放缓了速度并详细进行讲解。

通透的教室中,短发少女托腮时而看着平板上投射出的光幕,时而看着陆铭专注而认真的样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30秒后……

“这道题的解法就是这样了。”陆铭放下电子笔,呼出一口气,但在看到时思雨的眼神后又瞬间进入了少年羞涩畏惧的状态。

“陆铭,你好聪明!”

时思雨瞪大眼睛,佩服的说道。

于是陆铭的脸又红了。

年少慕艾。

陆铭清楚地记得一年前时思雨转校来到这间教室的场景,那天的天空很晴,阳光很温暖。

女孩白皙的肌肤在阳光下像瓷娃娃一般细腻,甜美笑容绽放的一刻,就像一支毫无防备的利箭狠狠刺中他的心脏。

但也从那时起,陆铭便将这份纯真、懵懂的思慕压在内心最深处。

他努力的学习,努力得到同学、老师们的认可,他谦逊有礼、乐于助人,没对任何人提起过他的小心思,更没有在平常表现出半点。

他就像一个隐形人,卑微的活在同学们的视线之外,远远的看着那名众星捧月般的女孩,而后默默走开。

陆铭从未因为自己的瘸腿而自卑,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当下的自己最应该做的是努力考上尚南中学,让父母少为自己担心,为家庭分担一份力,而不是怀有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这一年多,陆铭一直小心翼翼行走在她生活圈子的边缘。

对于陆铭来说,还能够看到那道笑容,便足以满心欢喜了。只是中考过后,各奔东西,伤感与遗憾偶尔也会在他低落时浮出。

人的命,或许从一开始便注定了吧?

陆铭曾这样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