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架战机早在70公里外便左右护航。

经过一系列的密钥识别,身份认证,申城要塞那防御值数以兆计的护盾终于开启一个缺口,运输机穿入其中。

凛冽的风、灰色的云全都消失不见。

透过飞机舷窗,清晰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座雄伟壮丽的机械与科幻之城。

千米高的中枢塔如利刃直指天空。

半遮掩状态的巨型要塞炮,仅仅看那如小山一般的底座便足以让人震撼不已了。

游弋半空的巡航舰队,成群跃起滑行的构装机甲,更高空在清理入侵生物的前掠翼战机散发着令人目眩神迷的粒子光束。

穹顶之下,有锻炼休闲的居民,有郁郁葱葱的青山碧水,有大大小小的游乐场、植物园,还有众多底蕴深厚的高等学院。

无愧于远东第一要塞的名号。

申城要塞,这是一座让无数人都心怀憧憬的城市。

陆泽反手一挥,浮空唐刀精准归鞘。

他起身,走到视野最佳的机舱前侧,透过半人高的大舷窗俯视下方。

明眸皓齿芙蓉面清纯文艺美女居家生活照

运输机恰好经过飓风学院的上空。

陆泽脸颊浮起笑容。

申城,飓风学院。

这边是他谋划中进军太平洋区域的重要跳板。

迷雾笼罩的海洋区域,甚至蕴藏着上一世他都不曾了解的诸多神秘。

谁提前掌握这座宝藏,谁便拥有了下一个时代降临的话语权。

“我们到了。”

在飞机经过一个大弧度掉转方向后,陆泽视野中出现一座越来越大的岛屿。

这是在自然礁石岛屿基础上经过二十年扩建改造形成的人工机械岛。

令人震撼的大片近防炮矩阵扑面而来。

这里甚至还停靠着一支近地巡航舰队。

扁平厚重的近地飞行舰升升落落。

超过十条飞行跑道带着秩序的美感罗列开来。

巨型校场上的训练方阵自天空看去,似一个个移动的火柴盒。

校场东南角落,此刻聚集着十多架重型运输机,环绕的扇形顶端,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距离10点钟的集合时间,还有72分钟。”

“我们的速度已经很快了,这些人应该是就近战区的,看这规模……今年的形势恐怕不太好。”

崔兆抬头,眼中露出些许担忧,看向陆泽说道:“陆上校,等落地之后会进行装备的分配选择,这是江南战区单独提供的装备,独立于我们的后勤补给之外。”

“如果可能的话,我建议以选择高适应性战甲和构装机甲为主。”

“崔上校经验丰富,我没有意见。”陆泽点头表示认可。

“只是……”崔兆有些难以启齿,停顿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只是这些顶级物资的分配同样有限,不少都是实验室手工制作的高端货,还没进入量产阶段。”

“所以,我担心对于一些稀有装备的分配竞争会很激烈。”

“其他战区也有不少前几次迷雾争夺战的幸存者,等挑选分配物资时,就是比拼各支队伍的综合实力以及对迷雾情况的预判了。”

“我只能说我尽量减少冲突,你也知道,我们彼此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

崔兆看着陆泽,苦笑道。

“是这样么……那我明白了。”

陆泽微微思索了片刻,点头答道,并没有再说什么。

崔兆心知陆泽之前并没有参与过迷雾争夺战,恐怕也提不出更好的建议,所以独自将心事压下。

飞机开始降落。

远处的侦查塔上,不少探测器在飞机降落的一瞬便将大量数据采集反馈给观测室。

观测室内,一名提醒有些微胖,肤色被明显晒黑的家伙一人坐在环形台中。

原本有些油腻的发型被强迫理成寸头之后,那双冒着精光的眼睛此刻看来竟是隐隐有些神气。

“老田,这是来自你老家的大飞机,难得啊。”

“看看这批来的士兵里有没有你熟悉的老乡。”

巨型光幕前,一名上尉笑着回头打趣道。

环形台里,田禾推了推淡黄色的眼镜,然后拿起旁边的冰阔落,咕嘟一大口咽下去,舒爽的打了个嗝。

“这特么还不如让我去买彩票。”田禾没好气的回道,跟受了气的小媳妇似的。

他被调到这真·鸟不拉屎的地方以后,所有的设备全部接入超高等级的内网。

天空中别说鸟了,一只蚊子靠近岛屿都能被电离成灰灰。

他所有的娱乐活动完全中止。

甚至直接过上了与世无争的生活。

什么论坛封神,什么斗战胜佛,全都是过往云烟了。

还有,他念念不忘的那笔广告费,也根本没有机会催收了。

头发被理成了大人模样,衣服也换成了笔挺军装。

他现在成了人民子弟兵,国家的好基石。

唉~

“老子的一世风光……造孽啊。”

田禾忧伤的感慨道,同时双手十指如飞的将数十条信息同时发往对口的各个职能单位。

自从他展现出碾压级别的天赋以后,田禾就被晋升成了一名光荣的中尉。

他活成了自家爹妈最喜欢的样子。

无趣的和战友交流着,田禾继续操控自己的设备,那架来自尚南的巨型运输机信息自然也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保密级别s,又是s……这么多s有意思吗,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让我天天审一些无权查看的东西,太摧残人了!”

“刘队,放心,肯定没认识的。”田禾用4秒完成了寻常人40秒才能做完的工作,一脸弃疗表情的说道。

“我知道,我只是在激励你啊。”刘上尉笑眯眯的说道,他们的工作单一而枯燥,所以必须要在枯燥的生活中创造快乐。

互相的挖坑设陷,便是其中之一。

生活要有希望啊!

“怎么样,田中尉没能识别出来,明天的卫生交给你了。”刘上尉心情愉悦的对另一名搭档说道。

那名上尉满脸无奈的应道,同时看了一眼不争气的田禾。

很明显,今天轮到田禾中招了。

刘上尉非常满意自己这个1分钟前临时get到的点子。

“啊!”

这连半张二次元妹子图片都没有的枯燥房间里,田禾发出了灵魂的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