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他们一直在旁边搜来搜去,唯独对你房间视而不见,就想到以云杨和你的关系,后面不可能会无动于衷的,所以就先带游佳出来了。狂沙文学网”陈凤带着计灵回到仓库内,又一次详细的查看内部环境:“这里面各种机甲零部件交杂,我看平常没什么人来这里,而且又一眼看不到底,刚好够我们两个人躲进来。”

“是不错,你们就躲在里面不要动,云杨找不到人一定会变得更加疯狂,留越久风险越大,我会尽快带你们走。”计灵佩服陈凤的眼光,尤其是创世组织的人刚搜过这里,短时间内是不会再回来了,不过为了预防万一,他还是决定在这一两天内带着陈凤与游佳离开。

陈凤表示同意,人都已经救到了,及早脱才是正道:“嗯,最好快一点。”

计灵离开仓库又回到指挥区,这里云杨的脸色已经沉的可以拧出水来了,根据各处的回报况,基地里并没有找到藏的人,永奇研究所被绑架来的研究人员总共有十几个之多,怎么可能就这样不翼而飞呢?这意味着有人帮助他们逃跑,并且这个人对创世组织基地了解很深,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放走。

想到这里,云杨不又怀疑起计灵来,不管两人的关系是不是很差,这座基地里最有机会带人离开的当属计灵,而且计灵又是唯一一个驾驶改装机跑到很远地方的人,这些都在增加着计灵上的嫌疑,这也是他为什么会不做通知直接闯入计灵房间的原因。

可是云杨在计灵房间什么都没有找到,这又让他怀疑起自己的判断,难道内鬼不是计灵而是另有其人,到底是谁能把永奇研究所的人放出监牢呢?

云杨找来看管监牢钥匙的人,向他详细了解人失踪当晚发生的事,得知在研究人员消失前计灵曾向其索要过监牢的钥匙,虽然很快归还了,但是这说明钥匙曾经经过别人的手。

掌握了这个关键信息,云杨又对计灵产生了强烈的兴趣,计灵要走钥匙的目的是什么?这么巧计灵刚索要钥匙不久监牢里的人就逃了,这里面要是没有关联就有鬼了!

正巧计灵走进指挥室,云杨决定诈他一下:“听说昨晚研究人员跑之前你拿走了监牢的钥匙,就是你拿着钥匙把他们放跑了吧?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吗?”

“笑话!我拿走监牢钥匙不过是为了确认它的完好,并且当场就还给负责保管的人了,你说我怎么拿钥匙去开监牢的门。”计灵不甘示弱的反驳道,不管怎么样,他是绝对不可能承认自己动了手脚的。

当时计灵把看管监牢钥匙的人叫到自己房间,提出要查看监牢钥匙之前,他在手里藏了一块橡胶,当拿到钥匙后悄悄的在橡胶上拓印了一份,再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还了回去。

计灵的动作很隐蔽,看管监牢钥匙的人根本发现不了,更不知道他已经得到了钥匙的模板,在他离开后迅速指出了另一把打开监牢的钥匙。

唯美映画:尺度不是问题

这也是计灵能在云杨面前理直气壮的原因,因为他知道就算云杨拿这件事来质疑自己,他也可以冠冕堂皇的搪塞过去:“不过就是看了几眼钥匙,并且现场又还了回去,我哪里来的钥匙去打开监牢大门呢?用脑子想想都知道这种事不可能发生。”

云杨哑口无言,计灵说的事实,没有人可以不使用钥匙打开监牢的大门,想要从计灵查看过钥匙来说事不能服众。

几次三番找计灵麻烦都没能成功,云杨更加不爽,现在人跑了又找不到替罪羊,到时候无名氏怪罪下来谁来背锅?云杨才不想自己刚来不久就要为逃脱事件负责,恶狠狠的瞪了计灵一眼离开指挥区,他一定要弄清楚永奇研究所的人是怎么跑的。

云杨没有任何放弃搜寻的迹象,这让计灵越发觉得自己要尽快带着陈凤与游佳离开,以云杨这种高压的搜索姿态来判断,陈凤他们是没法躲藏太久的,必须在被发现之前脱。

想到这里,计灵先去了机库,吩咐整备班把自己的改装机整修一下维持在最佳状态,又去餐饮区打包了一些饭菜,独自回到自己房间。

计灵知道云杨没有放弃对自己的怀疑,他没有直接去找陈凤以免暴露行踪,而是假装吃完打包的饭菜后出门将打包盒放在仓库旁边堆放生活垃圾的地面上,以很平常的方式又回去房间准备休息。

在计灵回去后不久,陈凤悄悄的走出仓库,把计灵放在地面的打包盒拿起带了回去。

打开打包盒,里面是纹丝未动的饭菜,让人看得食指大动,恨不得马上把它们吃下去。

陈凤来到创世组织基地后还没吃过饭,游佳逃出监牢后也一样没有时间进食,两人马上开吃进来,补充体急需的能量。

很快他们便吃饱了,计灵打包回来的饭菜考虑非常周到,都是些容易咀嚼并且容易饱腹的食物,不用吃太多就能为体提供大量的能量。

吃到最后,陈凤发现打包盒的饭里夹杂着一个小纸条,他拿出来一看,上面写着:晚上11点我带你们乘坐改装机离开,不管发生什么事都风雨无阻,记得做好准备。

计灵是铁了心要脱离创世组织了,在基地内不曾停下搜寻的时候选择离开,摆明了是心里有鬼的,他这么做绝对会暴露自己,创世组织的人尤其是云杨肯定不会对他手下留。

把纸条上的内容牢记于心,陈凤将其揉碎,并提醒游佳可以先稍事休息,为后续的行动储备体力:“游佳,我们今晚就能离开了,计灵会在9点的时候接我们去机库,你如果累的话现在先去休息,我估计晚上会是个不眠夜。”

“你不休息吗?我看你昨晚都没怎么睡,不累么?”游佳关切的询问陈凤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