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周秀梅的诉说,老人眼神里都带上了笑意,微不可查的点了一下头,动作幅度不大,不注意看还真看不出来。

但周鑫鸿、周鑫鹏和尚富海他们仨表兄弟一直围着病床,周秀梅也盯着她老母亲,自然而然的就看到了这个小幅度的动作,四个人都很欢喜。

“娘,你看你快好了,刚才富海说给你治病的胡医生明天就过来再给你针灸一回巩固一下治疗效果,到时候你就好了。”周秀梅继续说。

老人一直听着,没法说话,也不知道是恢复的还不行,还是像大多数得这个病的人那样,压迫了神经,有了语言能力上的障碍。

但那些都无所谓,是细枝末节,眼前情况下,人能清醒过来就好了。

周秀梅一直絮叨到晚上七点多,尚富海本来想劝他母亲回去休息,周秀梅说什么也不肯,执意今天晚上要留下来照顾母亲,快到晚上八点的时候,连小姨周秀琴都来了。

周秀琴过来后,看着他们三兄弟说:“鑫鸿,鑫鹏,还有富海,你们回去吧,晚上我和二姐在这里看着就行了。”

三兄弟也不矫情,又和老人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医院。

出来后,周鑫鸿说:“鑫鹏,你回家接上弟妹,今天晚上去我那里喝点,奶奶醒了,这是好事,你可不能再推辞。”

“鸿哥,我那不是……”周鑫鹏开口还没说完,周鑫鸿就打断了他的话。

“鑫鹏,你可别再给我说要二胎的事啊,光喝酒这事我都叫了你三回了,再说要孩子也不差这一晚,到时候少喝点,说不定还能补补。”周鑫鸿发出这般的论调。

眼前这一幕直接刷新了这个大表哥给他的印象,以往的周鑫鸿在尚福海的印象里就是有点古板,谁想到他此刻也能说两句荤话。

私房女神粉红爱恋可爱

身为堂弟的周鑫鹏当时就黑脸了:“鸿哥,别忘了你的身份。”

周鑫鸿一捋大背头:“能有什么身份,我现在是你大哥。”

得嘞,你老大,惹不起!

周鑫鹏开着车回家接他老婆孩子去了。

尚富海直接开车载着这位大表哥去了他家,在县城中心位置‘御景嘉苑’小区,周鑫鸿住的一套140多平的四室,他这个住宿条件相对于他现在的身份来说,不上不下。

且说周鑫鹏开着车回到了位于县城南边的阳光小区后,这个点他老婆早就下班回来了,还早早的就吃完饭了,正给儿子辅导作业,看着他进来了,杨媛媛问他:“鑫鹏,咱奶奶现在怎么样了。”

“爸,我老奶奶是不是好了,妈妈说老奶奶快出院了,她不让我去看老奶奶。”周靖开始告状了。

他看到课本上的数字就头疼,压根学不进去。

在学习这一点上来说,他真是白瞎了爸妈都是教师的优良基因,也不知道是不是正能量补充多了,正正得负,起了反作用。

周鑫鹏过去,兜头就给了他一巴掌:“儿子,是不是又不想学习,在瞎找借口,你妈能不让你去看老奶奶?”

对儿子刚才说的话,他压根不信,这小王八蛋学习不行,但编瞎话的本事是张口就来,让他头疼,怎么感觉教出来一个歪才。

杨媛媛也给了儿子一巴掌:“王八羔子,老娘我辛辛苦苦教你学习,陪你做作业,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

周靖顿觉委屈,马上就双手抱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着他爹,期望着老爹给他主持公道。

这回他算是找错人了,周鑫鹏并没有搭理他,目光直接越过了儿子,放在了他老婆杨媛媛身上,一脸的兴奋:“媛媛,你猜猜我今天见到谁了?”

杨媛媛不太感兴趣,耸了耸肩,一副和我无关的样子:“还能有谁?是不是又巧遇了哪个想好的老同学了。”

周鑫鹏脸上如同遮盖了一层幕布,漆黑务必。

听着他老婆又提这一茬,周鑫鹏也是无奈了:“媛媛,我都给你说两回了,那次在商业街上就是凑巧碰到了个老同桌,什么事都没有,你咋还记着。”

杨媛媛白了他一眼,接着扭头看着儿子:“谁知道哪,再说我说什么了吗,倒是你怎么又提这一茬,是不是心虚……”

女人要是和你不讲道理了,那真的是你说什么都占不到理。

周鑫鹏内心里很想吐槽一番,但还是硬生生忍住了,他有些激动的说道:“我今天见到马云了。”

杨媛媛耳尖,猛地回头,把周鑫鹏给吓了一跳:“谁?你说你刚才见到谁了?”

“马云啊,就是阿里的马云啊,外星人马老板,媛媛,我给你说啊,我真的见到他真人了,还和他说话了哪!啧啧,我特么当时也是紧张的说话不过脑子,还喊了他一声‘马爸爸’,真是丢人。”周鑫鹏觉得很不好意思。

他赶紧补了一句:“媛媛,这糗事,你可别给我传出去了啊。”

杨媛媛哪还顾得上这个,她眨巴眨巴眼,一脸认真的看着她老公,确认他不是在说瞎话,又追问他:“那你在哪里见到的马云啊,你今天不是去医院照顾奶奶了吗,说,你是不是中间透着出去见什么人了!”

“我……日麻”周鑫鹏也是服气了,你个老娘们这都能联想出一场大戏来,还有什么是你干不了的。

这个时候,他儿子也跟着助攻了一把:“妈,我爸肯定是出去见哪个漂亮阿姨了,真的,我就说我上次就看到爸爸他拉一个漂亮阿姨的手了。”

“你个熊孩子,瞎说什么哪,信不信我揍你。”周鑫鹏气的肝疼,没见过这么坑爹的儿子。

杨媛媛也没信她儿子的话,那回是她老公帮她一个同事拿东西罢了,她知道。

再说就她老公那点儿胆量,他也不敢瞎捣鼓,她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她自己就这毛病了,有时候就像絮叨几句。

看她老公不说正题,杨媛媛呵斥他:“你在哪里见到的马云,他来东云了?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一点动静都没听到,你要签名了吗?”

得嘞,这娘们的内心戏更足,周鑫鹏赶紧把和马云视频通话的事给说了一遍。

听他说完后,杨媛媛一脸的遗憾:“早知道,我今天也请假去医院里了。”

“……”

周鑫鹏整个人都不好了,你妹的,请假就为了看老马一眼?

他这会儿有点不耐烦了:“行了啊,你抓紧换身衣服去,咱大爷家鸿哥让去他家吃饭。”

说完又看了儿子一眼:“还有你,也去换身干净的衣服,去你大爷家吃饭。”

周靖马上就站了起来,整个人状态都不一样了:“好嘞,爸,我马上换完,你们俩可等我哈。”

“王八羔子,不让他学习,干什么都快。”周鑫鹏又吐槽了一番,这个儿子的教育工作真失败。

周鑫鹏在学校里,从来都不主动提起儿子学习的事情,别的同事在叨叨自家儿子、闺女这次考试又考了多少分的时候,周鑫鹏直接就去一边忙自己的事去,哪怕不忙,他也装着在那里备案教材内容。

谈儿子的学习成绩?

我呵呵了!

杨媛媛也去换衣服了,并且换的很快,她本身就属于长得比较白净的,正常情况下都一副素面朝天,很少化妆,在这一块就不算浪费时间。

一家三口往外走,杨媛媛问:“鑫鹏,你刚才说的咱二姑家的那个表弟今天晚上也在。”

“在啊,哎呦,我给你说,我这个表弟看起来和马老师很熟的那种,他们俩说话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就是咱俩拉家常一样,啧啧!”周鑫鹏满是佩服。

杨媛媛依稀记得二姑家的这个表弟以前混的不怎么样,这几年突然就崛起了,别人都是一年一个变化,他倒好,见一回就是一个变化。

怎么形容他好哪,简直了!

“鑫鹏,那你说我等会儿见了表弟,说什么好?”杨媛媛想着她老公说这个表弟和马云拉家常,她就莫名的有点紧张了。

周鑫鹏直接不搭理他了,你想什么哪,那是咱二姑家的表弟。

开车去御景嘉苑的路上,杨媛媛愣是唠叨了一路,瞧她一脸忐忑的样,周鑫鹏心里一直在偷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他老婆还有这么一面。

“姥爷,我给你拨了根香蕉,吃点吧。”尚富海拿着一根拨了皮的香蕉给他姥爷。

老爷子笑呵呵接过去咬了一口,接着问:“富海,你给姥爷说说,你姥姥现在怎么样了,他们都不给我说。”

说着话,老爷子深黄色的眼角周围开始透露出一抹隐约的黑红:“富海,我想去看你姥姥一眼,他们也不让我去,我这心里哪,闷得慌!”

这话说的尚富海差点就泪崩了,这让他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上辈子见过的那一幕。

他姥爷骑着个三轮车去姥姥的墓地,墓地周边是一个小土坡压实的路,姥爷80多岁,腿脚不灵便,下不去小土坡,也就只能在路边上隔着十来米的距离看着那个孤零零的坟头。

说不出的心酸。

尚富海低头用手抹了两下眼角,强压下心里的不舒服,才抬起头来:“姥爷,我姥姥现在真好了,咱县里医院的大夫技术不行,我专门从京城请的上次给你检查身体的那位医生,他明天还来给我姥姥治疗一回,不出意外的话,我姥姥出院也就这段时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