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不错,不错,当真不错,想不到五天的时间你小子竟然是可以修炼到这个地步,如此,我就不担心了!看到了你,我才真正的明白什么是天赋,很多人说天赋是天生的,这根本就是胡扯,天赋来自于不断的练习,让这些练习成为你身体当中的一部分,而要做到这些的大前提就是必须要有过人的毅力,你小子正是因为拥有这样的毅力,才能有如此的进步,走吧,我送你们出去,记住我的话,他日你若是遇上了什么凶险,不管你在什么地方,我都会在第一时间赶去救你!”

终于是要离开朝日峰了,回头想想,虽然就是短短的几天时间,可是经历还真是精彩啊,谢长安的心中竟然是生出了不想离开的冲动,原因就是在这里谢长安可以学到的东西更多,但这是不可能的,今年的弟子试炼他们四个人是唯一存活下来的人,而且自己是一定要成为晓禾大师的弟子的,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的在月能寺站稳。

“你心中想什么,我多少知道一些,放心就是,若是有缘,你我还是会见面的,眼下你还是把最重要的弟子试炼完成再说,如果你真的做到了,那么你就是创造了一个前无古人的奇迹,因为你将会是第一个非弟子的男人度过了这弟子试炼,你的名字将会刻在月能寺的英雄碑上,当然,这需要你真的可以做到才可以,这朝日峰不过是大雪山中的第一座而已,就难度而言,根本就不算是什么,至于昌明那人是个什么性子,等你见到了,你自然就会知道!”

在这个问题上,显然银风不想多说什么,而且从神色来看,他们两人之间应该还有着不小的过节,这里需要说的是雪山八峰虽然属于三才秘境,但是八座山峰各自独立,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制度,大家互不干扰,这样在很大的程度上就避免了一些争斗,若是说争斗的话,唯一的就是每年的大比武,这是决定谁可以成为这一次的八峰领头人的关键!各自的弟子都是把多年的怒气和不甘在这一刻一起发泄!

本来上一次的大比武,银风身为护法是可以得到胜利的,但是昌明那人暗中使诈,这才让她落败多年,更是成功的引起了贾仁德对他的猜疑,进而让她隐居多年不出,此番出来,这一口恶气他是一定要出的,因此他才会如此的看重谢长安,不要认为银风的手段过于的狠辣,这对于谢长安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很好的修炼!

离开了朝日峰的庇护后,这外界空气的浓度让谢长安四人多少是有些不适应,这是一种无力的窒息感,他们四人盘坐开始了呼吸吐纳,少时,不适的感觉才好一些,“之前银风前辈说过,这大雪山的八座山峰都是以一天时间的变化而变化,朝日代表了早晨,而第二座山峰正午峰则是中午,看来这里应该是极为的炎热的,我们可一定要小心了!”

“大人,就这么让谢长安他们走了,难道就不可惜吗?”观不语说道,昌明那人性如烈火,这些年很多弟子都是丧生在他的手中,谢长安虽然得到了腿法的联系,可是真要打起来可万万不是那个狂人的对手!

“你说的这些我自然知道,那人一直修炼的冰火三变,如今他已经是修炼到了第二层烈火变,功力比往日不知道要强可多少,但是这人有着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过于的自负,这个自负会让他看不清眼前所有的一切,最终将会败在谢长安的手中,我们只要看着就好,但是,现在我想要知道的是,谢长安该如何通过昌明布置的冰火玄天阵!”

冰火从属性上说那是阴阳,原本是极为的难以相融的,可是这冰火玄天阵竟然是真的可以将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相融,威力自然是不可小看,冰火玄天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被称之为是正午峰最强的守护,看守它的共有四人,被合称为天地玄黄四大战将,每一个人的功力都是到了无常级别,四人若是合力,就算是我亲自动手也不是对手!”

正午峰位于大雪山正中间,山体呈现血红色,温度极高,这样的环境下自然是寸草不生,“大家小心,这里的气息极为的浑厚,若是我们分神的话,则必然会万劫不复!”王海燕因为修炼心法是养心道的缘故,对这里的气息极为的敏锐,养心道属性偏阴寒,可以说是这正午峰的最大克星!“哦?想不到时间过去了这么多年,竟然又是有弟子来到了这里,这可真的是太让我高兴了,哈哈哈,上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们好啊,我是正午峰的主人昌明,尊奉天元帝一世的旨意在此等候你们这些试炼弟子。”

“有本事的话,就先过了我创的冰火玄天阵,这应该是对你们最大的考验了,能不能做到就要看你们的运气了,这运气有的时候也是实力的一种啊!”

这冰火玄天说是阵法,其实她的本体是一座高塔,当然这一座高塔只有三层,从下至上分别是冰、火、冰火相融,这三层也是表示了冰火三变的三层境界,“各位,你们就加油了,我在塔顶等着你们。”这正午峰讲究的是武力至上,并没有那么多糟心的事情可以分神,这里的弟子将所有的精力都是花在了修炼上,因此他们单个的实力是雪山八峰最强的!

美女红火的裙子,身材极度热辣

“只怕是没有那么的容易,我是四大战将之一的扇轻摇,是天地玄黄中的黄,你们应该就是这一次的试炼弟子了吧,真是太差了,但是没有关系,我可以忍受,你们这就来吧!”扇轻摇的武器是一把折扇,他是书生模样,看似淡雅,实则手上的力量极为的强悍,是一个劲敌,不可小看!招式为轻扇三摇,天崩、地裂,人神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