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在静寂无人能看到的世界里,陆泽身如白浪,身后曳出长长的扭曲空洞。

肉眼可见的白雾在强行挤压之下浮出,尘土、碎石、飓风,都因为这个万物静止的世界而定格在半空,形成诡异而瑰丽的画面。

由极动到极静,再由极动到极静。

陆泽骤停间,左手轻轻揽住林楚君纤细的腰肢,右手五指伸出,握住赵奇的手臂。

霎时,指腹之下的金属臂甲漾起凝固的层层涟漪。

三人的画面定格在这一瞬。

【时间恢复。】

赵奇眼中泛起滔天的怒火,曾几何时有人敢在他面前这样说话了!

“你算……嗯?”

口中的话刚下意识吐出两个字,赵奇的瞳孔瞬间缩成一点,全身汗毛尽数立起。

巨大荒谬降临全身,险些让他忘记思考。

人呢?

独处唯美女生与她的小泰迪私房生活照

不对,他在自己的面前!

——等等,他怎么在自己面前?

一波波思考应接不暇间,只听到咯吱一声。

令人牙酸的挤压音伴随着钻心的疼痛,自右臂导入大脑。

“啊——”

赵奇剧痛之下侧头看去,恰好看到自己被生生捏扁的右臂,准备扣合的五指不由自主松开。

陆泽淡然看向前方,原本轻盈不带烟火气的动作,下一秒陡然化作狂暴。

他握住赵奇手臂,一步跨前,反手一抡。

整整360度抡圆,带起劲风轰然砸地。

轰!

巨大的蛛网状裂痕瞬间浮现,赵奇面孔朝下重重陷入泥土之中。

陆泽眼皮漠然低垂,握着对方的手腕轻轻一拧。

咔嚓。

令人头皮发麻的阵阵骨骼崩裂声自肌肉之下响起。

赵奇一声嘶吼,整个人疼的弹起来,又重重摔回。

再看右臂,已经被拧成不正常的麻花状。

陆泽松手,赵奇吃痛之下想要翻滚起身,却被陆泽一脚重新踩进泥土。

……

“唔……”

林楚君有些可爱的眨了眨眼睛,在刚刚忽然觉察到有人摸自己腰的时候,差点就是两刀划过去。

但是当看清眼前人影的时候,林氏之花的眼中立刻浮起巨大的委屈。

“人家受伤了。”

嘤咛一声,林氏之花想都没想便紧紧抱住自家老板的身子。

【反正都已经这么羞耻了,老娘不在乎了!】

林楚君美滋滋的反抱着陆泽,面甲上仅能露出的眼睛里,满是无助可怜。

鼻息间尽是林楚君发丝的清香,陆泽温和的看着林楚君,没有揭穿对方的小心机,而是轻轻拍了拍女人的后腰,示意稍等片刻。

感受到陆泽罕见的温柔,林楚君虽然不情愿,但心中跟吃了蜜似的松开了胳膊。

而后站在一旁,满脸小女人模样的看着陆泽。

陆泽视线再度落回脚下,俯身,轻轻的声音拂过旷野:“还有什么想和这个世界道别的么?”

波澜不惊的话语,带着如山海一般的死意。

死一般的寂静。

赵奇闭上眼睛,数秒之后睁开,8星巅峰的实力之下,他以莫大的意志强忍住手臂剧痛,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应有的风度。

声音不但没有焦躁,反而充满了一种深沉和平静。

“你不能杀我。”

赵奇艰难的看向陆泽,嘴角浮起一道刻意友善的笑容,“我来自……来自……呃!”

陆泽松开右手,看着被卸掉下巴的赵奇,笑了笑说道:“既然这样,那还是别说了。”

赵奇的眼中浮现惊愕,随即便是一种巨大的惊恐。

因为他在陆泽平淡语气的背后听出了无尽的死意。

因为他还看到了陆泽轻轻摘掉了他的暗戒。

陆泽抬头,看着笼罩头顶的巨大阴影,那是终于开始下坠的鹰隼近地飞行舰。

他随手抽出赵奇后背挂着的战刃,反手一刀,透过脊椎中枢将赵奇牢牢钉在地面。

“生命只有一次,要学会轻拿轻放。”

留下淡淡一句的,陆泽起身,伸手再次托在林楚君腰后,在后者还未反应过来时便以不容拒绝的柔和力量将女人轻轻推出。

林楚君整个人茫然的睁大眼睛,腾云驾雾间飞起。

“你——”

林楚君气呼呼的扭头,却看见她眼中的那名少年轻轻屈膝,而后脚踩流云,腾入百米高空。

在与那翻滚坠落的飞船错身而过时,侧身抬膝,翻身一脚!

仿佛导弹击中平静海面。

冲击波瞬间平铺天空,直径超过五十米的层层白浪荡出。

原本斜着飞过的鹰隼飞舰,在这一脚之下,化作一颗火流星,直坠大地。

赵奇张无法闭合的嘴巴,惊惧看着那通体烈火的鹰隼战舰无限放大。

轰!

大地重重一颤,惊天火浪腾起。

“既然你不愿留全尸,我当如你所愿。”

熊熊烈火中,陆泽负手落地,如神祇一般走向众人。

“特别教学结束,换个场地,训练继续。”

灰头土脸的梁博从石头缝里钻出,看神仙一般看向陆泽。

心中千言万语最终汇成一个词汇……

【无情!】

在梁大少眼中,2073年的6月,充满了魔幻感。

那种感觉完全不亚于半个世纪前第一批人类看到迷雾巨兽时的震颤。

“阿、阿泽,这边善后……”梁博有些语无伦次,他看着脚下的焦土,正在飞快的整理措辞。

“我知道了。”陆泽淡定的点点头,等到走出荒芜壁垒笼罩的范围之后,在靠近高速通路的边缘抬起手环,径直拨通了尚南基地的通讯。

陆泽的通讯直接接通到尚南基地司令部,接线员自看到这个重要程度足以位列基地前五的号码后立刻转给上级。

“陆上校!”手环里传出充满尊敬的称呼,赫然是对陆泽极为友善的沐剑少校。

“我在郊外发现了不明飞行物坠毁。”陆泽看着那近乎被炮弹夷平的区域,面不改色的说道。

这句话并不违背他的准则,地点确实是郊外,飞行物的来源也确实不知道。

或许刚刚死去的赵奇想说,但是陆泽果断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未出你口,未入我耳,皆大欢喜。

“什么不明飞行物?”沐剑愣了一瞬间,然后仿佛想到什么似的,倒吸一口凉气,颤声说道:“陆上校,你……现在是1057中转点附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