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过来,是为了一个女孩。”万磁王看着查尔斯,嘴角的笑容有些神秘,“你应该已经关注过她,毕竟,那是一个和你类似的女孩,但是比你更有侵略性,看起来,她完全不打算按照你的那一套来,看看她的做的一切……我想我会喜欢上她。”

查尔斯坐直了一些身子。

盯着万磁王。

他自然知道万磁王是在说什么,在英伦发生的一些事情,或许一般人无法察觉,但是他们都有各自的渠道,能够知晓一些事情。

但是,查尔斯无法理解。

他本以为万磁王会自己去接触,去尝试改变这个女孩。

可是却过来找他。

“你知道一些什么?”查尔斯问道。

“我只知道一些我应该知道的。”万磁王站了起来,“总之,你不去找她,我就会去找她,我只是想要显然你去试试她的能力。”

“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去。”查尔斯试探性的说道。

“免了,我可不想和你吵架。”万磁王自己走出去,仿佛他过来,就只是为了将这个消息告诉查尔斯的。

查尔斯独自一个人在咖啡厅里面坐了许久。

清新少女自拍时分极致迷人

转过头。

看着柜台上老旧的电视中,青春靓丽的美少女正在从容自信的面对着镜头。

看来,必须去了。

那么,这个姑娘是另一个琴吗?

查尔斯的目光里有着某种担忧。

与此同时。

高贵的食蜂操祈大小姐,此时却来到了一个偏僻郊区的仓库之外。

她所有的随行人员,全部都站在仓库的外面,只有食蜂操祈独自一个人走了进去。

里面有一个拿着猎枪,神情紧张的黑人。

“你是谁?”他的刷的一下将手中的猎枪对准了食蜂操祈,“这里是私人领地,离开这里!”

“变种人?”食蜂操祈饶有兴致的看着他,“能力是呼唤风?潜力不错,可是你实力太弱了。”

这个黑人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握着猎枪的手掌都有些发抖。

“好了,不要逗弄我的儿子了。”仓库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然后,一个体形是常人数倍高的巨人走了出来,充满了力量感的肌肉,和那弯曲的白色胡子,说明了他的身份。

——白胡子。

“白胡子爷爷。”食蜂操祈甜甜的喊了一声,“您又有新儿子了?恭喜恭喜。”

“哈哈哈,小食蜂,你果然还是来做我女儿吧。”白胡子看着食蜂操祈的目光有些溺爱。

“人家是要当女王的嘛,怎么能够加入别人的部下呢。”食蜂操祈的笑容依然甜腻。

“做我女儿也可以当女王的。”白胡子一脸惋惜,但是也没有再劝。

实际上每次见了面,他都会这么劝一句。

食蜂操祈也的确讨老人家喜欢。

“那么,你过来是做什么?”白胡子盘腿坐下,即便是这样,在食蜂操祈的面前依然像是一座小山一样。

旁边的黑人儿子似乎是终于明白,这不是敌人。

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是前天的时候被白胡子救下的,虽然只是认识两天的时间,但却在白胡子的身上感受到了久违的父爱。

所以才会那么紧张,并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全,而是担心白胡子被发现。

要知道。

因为两天前的那次出手,现在在找白胡子的,可不仅仅是官方,还有各种各样的变种人团队。

“我当然是求白胡子爷爷帮助的呀,不知道爷爷的任务是什么呢?希望没有冲突。”食蜂操祈在自己的眉宇间比了个耶,一脸俏皮可爱的模样,但是问出来的话却一点都不含糊。

这一次的“活动”,每个人的任务都不一样。

也许会有冲突,也许没有。

而任务,无疑是决定了各自的立场。

一般情况下,任务肯定是要隐瞒的。

但是,食蜂操祈清楚白胡子的性格。

果不其然。

虽然明白面前狡猾的小丫头是在套自己的话,但是,白胡子不会在家人面前在意这些小事,虽然食蜂操祈没有任他做老爹,但喊他一句爷爷,就已经是半个家人了。

“是要让所有人都感受到社会的温暖。”白胡子摸了下自己的胡子,“这不就是让所有人都来做我儿子吗?”

“……这应该不是吧。”食蜂操祈憋着笑,但很快兴奋起来了,“和我的任务不冲突欸,甚至还是一致的。”

她的任务是成为女王。

只要她是女王,让社会变得温暖起来,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吗?

“不冲突吗?”白胡子略微思考。

“来帮我吧,白胡子爷爷。”食蜂操祈直接发出了邀请,“没有得力的儿子在身边,你也会头疼的吧,我可以暂代哦,无论什么事情都会处理的妥妥帖帖,白胡子爷爷只要保护我就行了。”

食蜂操祈的眼睛里面都快要发着光。

她很清楚。

对白胡子,只要以晚辈的身份撒娇就行了,别的什么都不用多做,这样父爱都快要溢出来的老大爷对这一手没有抵抗力的。

不出所料。

白胡子只是思考了不到几秒钟,就乌拉拉大笑起来。

“好,我一定会保护你。”

结盟达成。

而且还是没有利益冲突的结盟。

食蜂操祈的脸上都要止不住笑容了。

这一躺没有白来。

其实在她听说过,有一个身高巨大的变种人为了保护一个变种人而震碎了一座小山之后,她就知道一定是白胡子了,虽然那起战斗没有发生在闹区所以被官方屏蔽保密起来,但依然难不倒她亲自出手。

在这样的世界里,她的能力简直是如鱼得水。

如果不是顾忌到这个世界可能不止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她早就开始疯狂扩张自己的势力了。

现在嘛。

还是先稳一手。

这样想着的食蜂操祈,在带着白胡子回去后,就看见了令她沉下脸色的一幕。

她的管家,她的女仆,全部都是一脸惊恐的看着她,而凯利,也站在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的身后。

她施加在这些人身上的心理控制,全部被解开了。

“我已经等了你一会儿了。”

查尔斯教授一脸慈祥的看着食蜂操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