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昏迷的006同志,贝拉一阵感叹,这位顺路搭个车就能差点把老命送掉,这年头还有比他更倒霉的人吗?

贝拉让阿拉伯人帮忙,把至今还不知道名字的嘴碎路人司机和006搬到车上,之后她对四个阿拉伯人一人来了一颗子弹,这帮家伙看她的眼神怨毒无比,一旦脱困,各种报复就会无穷无尽。

她不喜欢杀人,甚至反对杀人,但不是不能杀人。

恭顺一点,洗个脑也就算了,现在露出一幅十世血仇的模样,她可不敢留着这四个人给自己找事。

006的伤势实在太重,贝拉开车把他送到医院,那个碎嘴的路人司机也被顺带一起送进去了。

送医院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她问韦德威尔逊叫什么名字。

“吉米。”

贝拉摇摇头,表示你没说实话。

“汤姆!”

她还是摇头,这人什么毛病?问你名字你就说呗,费什么话啊?

“哈利?”

纯净白嫩蕾丝美眉笑容清新迷人私房照

“想引起我的注意?你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这位先生,到医院了,你自由行动吧。”

眼看这家伙还准备胡诌,她懒得费心思了,随你吧,反正就是个顺手救下来的路人。

给006同志办理了住院手续,交付押金,并留下自己的电话后,她转身离开医院,并没有看到拐角处韦德威尔逊那有些好奇和沉思的眼神。

贝拉独自返回小镇,互殴的阿拉伯人已经部晕过去了,此时小镇内东倒西歪,躺了六七十人,隐约还能听到一些呼噜声。

她没有关注这些人,这次回来是因为那个暴君还需要她处理掉。

她在三公里外找到了之前被袭击的卡车,确定这辆车就是运送暴君的车辆。

车内还有一些冷藏设备和文件,文件是俄语,她快速翻看,这个暴君应该来自东欧,一个叫东斯拉夫的国家。

这是前世所没有的一个国家,位置大概在白俄罗斯和乌克兰交界的地方,典型的东欧小国。

东斯拉夫正在尝试加入欧盟和联合国,不过阻力很大,国际上的各国根本不认同他们的合法性,国内的反对派也在闹事,可以说是脱离苏联后,一直水深火热的一个国家。

这个国家完是贝拉的盲点,一点认知都没有。诸多文件随手看看,就放到了一边。

她的关注点还在暴君身上。

暴君肯定不能留在现场,这东西用来战斗实在浪费,它体内的生化病毒更加有价值,美国政府拆分掉保护伞公司后,借助乱七八糟的途径,世界上的几大强国其实都获得了一部分生化武器的资料,大家都在暗中研究。

你不研究,别人就会用研究成果来对付你。

树欲静而风不止,很多时候不是说想停就能停下来的。

贝拉万般无奈,她不想把自己的小命放在别人手中,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你们都研究那我也研究!

自己这边没人手,没设备,但她有金苹果,这就是优势。

她秘密呼叫粉碎。

“要我飞过半个地球去找你?好远啊一百桶航空燃油!”

“行!你赶紧过来吧!速度啊!”

贝拉二话不说就同意了,正好之前砍价,砍掉了一百桶燃油,回头告诉006,营救他的经费就是200桶航空燃油!让他报销。

有物质驱动,粉碎来得很快。

她们一起动手,把暴君重新冷冻装箱。

贝拉反复斟酌,最后让粉碎把暴君运往德州的纽特镇,也就是希瑟的那个农场里深埋。

她要把这个农场买下来,顺便把镇子上的那些镇民都迁走。

这个农场种地不行,但是做秘密基地,研究生化实验,那可就太合适了!

本身就是美墨边境,周围人烟稀少,表面还当农场,下面挖个七八层做实验室,根本没人知道!

等忙过这段时间,她就要启动生化人、克隆人和生化病毒的研究,别的不说,至少要用暴君的细胞,把抗病毒血清研制出来。

她准备用维兰德公司的名义去做这些项目,如今缺乏管理人员,也缺技术人员。

006或许能做管理,老同志的人品值得信任,应该不会拿着生化武器去四处贩卖,她准备等006苏醒后,两人深谈一次,但是研究人类基因的科学家却不好找,军方的、大型实验室的、大公司的、有名气的都不能要,这么一通筛选下来,她也迷茫了,该找谁来主持研究工作呢?

“你要买我的农场?”当贝拉把这个消息告诉希瑟的时候,大凶女高兴得都要跳起来了。

“真的吗?就是我在德州的那个农场?你没骗我?”她反复确认。

这孩子实在是太兴奋了!

时间过去三个多月,可希瑟的‘我在德州开农场’才写了五百多字,离完本是遥遥无期,种地也不会,每年都要缴纳的房产税更是像套索一样,牢牢勒着她的脖子,希瑟愁得都睡不着觉。

两人好姐妹明算账,商议一番后,达成协议,贝拉会支付三十九万美元,把希瑟那三千亩土地和土地上的房产部买下来。

希瑟在继承遗产的时候,借了贝拉八万美元,现在债务抵消部分钱款。

她还想把位于旧金山的那家‘维兰德神奇道具商店’连商铺带商品都买下来给自己的男友麦斯经营。

贝拉也点头表示同意,那个店开起来压根就不赚钱,每月的营业额基本都给麦斯开工资了。

不过旧金山的房价上涨很快,她那个店铺的位置不错,去年的时候,旁边一条街道打通,以前是小胡同里的店铺,现在已经变成了街边店铺,上下两层,没有三十万根本拿不下来。

希瑟的欠债加买店铺,一共要给她三十八万,而贝拉买她的农场,要支付三十九万。

考虑到旧金山的房价天天都在涨,而德州的农场,那地段不说也罢

希瑟认为自己占了个大便宜,剩余那一万美元的差价直接抹掉,两人左手倒右手,右手倒左手,谁也没看到钱,以物易物,就完成了交易!

希瑟甩掉负担和债务,又帮男友完成了自己开店的梦想。

贝拉帮助朋友解决失眠问题,还得到了一个秘密研究基地。

双方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