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我先出门了。”

   陆泽表情异常僵硬的走出家门,身后是挥手道别还不忘加油鼓气的亲妈,“儿子,晚点回来啊!”

   甚至连陆宗光这平日里一贯严肃的人,此刻都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

   ……

   巨大的别墅阳台,林韵雪挂掉通讯。

   她看着玻璃门上那娴静明媚的倒影,眨了眨眼。

   刚刚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还有,为什么感觉很紧张的样子。

   不管了,收拾一下,兜兜的病症必须要尽早处理。

   “兜兜”是她给这只粉波球起的名字,小家伙也非常接受这个名字。

   只是,最近好像生病了,无精打采的让人心疼。

   天快要黑了,找个什么理由去和小姨说呢?

   亭亭玉立白皙少女踮脚张望

   这个女人最近总有些怪怪的感觉,特别是看人时的眼神,让人全身都不太自在。

   边想理由,边给兜兜包好小衣服。

   林韵雪穿了一身略显宽松的运动服,一头乌丝被随手束成马尾,既有少女的青春动人,又有常年习武所自带的那种巾帼英武之气。

   走下楼梯,和穿着职业套裙身材窈窕的裴霜见了个面。

   林韵雪的脸色闪过一瞬间的不自然,说话之前先露出一个笑容。

   “小姨。”

   “韵雪。”

   一大一小两名美女同时开口,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小姨。”

   “韵雪。”

   “你先说。”林韵雪语速快了半秒。

   裴霜飞快将脸上的不自然压下,掩嘴笑呵呵道:“协会里最近可是太忙了,这不晚上都不让人休息么?今晚就不用给小姨做饭了,韵雪你自己在家待会,我先走啦。”

   说完风风火火直接走了,脚步甚至比平常还快。

   林韵雪所有的腹稿都被压下,她眨了眨眼,然后机敏的眯起。

   有些不对的气息。

   裴霜可是最讨厌加班的!

   她才刚刚回家,还没做瑜伽和美容,怎么可能这么着急的又去战斗协会。

   要是紧急事务还说得过去,可刚刚分明说的是加班。

   不对劲呢。

   林韵雪嘀咕了一句。

   “韵雪~”

   “啊?”少女顿时紧张起来,毕竟她也不太正常。

   “我走啦!”

   今天的裴霜显得特别热情亲切。

   林韵雪保持着优雅的微笑,挥挥手送别自家小姨。

   等看到那辆红色小跑车发出一声与体积完全不符的强劲怒吼,消失在视野后……林韵雪打了个一个响指。

   戴上棒球帽,捧着睡袋里的小家伙,少女低调的离开了别墅。

   这件事绝对不可以让裴霜知道。

   她真的有些不好意思。

   这还是她第一次约男生见面。

   ……

   林韵雪和陆泽,一人住在穹顶区,一人住在红褐区,所以见面地点就选择了在汀罗区。

   而且是陆泽颇为熟悉的星湾广场。

   穿过大街小巷,穿过人来人往,陆泽来到了【悲茶】店铺……旁边的一家手磨咖啡小店。

   实在是【悲茶】店里喝奶茶的人实在太多了,队伍已经排了四层,甚至叠到广场上,这让一向喜静的陆泽认同的点点头。

   因为旁边的小咖啡店对比之下,显得格外优雅。

   大盆大盆的绿植挂成了一道碧绿的墙壁,仅仅注视就已经让人心情愉悦了。

   插花,多肉。

   这些小摆件已经表明咖啡店的小资情调。

   几只慵懒的波斯猫趴在门口,仅仅在客人来时才敬业的喵一声。

   推开挂满风铃的玻璃门,哗啦啦的响声中,一名漂亮的短发女店员笑盈盈鞠躬,“先生,请问您是一个人么?”

   女店员笑的时候露出两个小酒窝,可爱十足。

   这间名为【时光】的店铺,以优雅的环境和漂亮气质的店员著称,店员基本都是兼职的女学生,而且是那种形象气质俱佳的女生。

   所以,平日里慕名而来的客人不在少数。

   收到的花多了,收到的表白多了,开始青涩的女生们也渐渐开朗起来,能够更加自如的应付形形色色的客人。

   不过,今天的这名帅哥颇为吸睛。

   衣着虽然普通,但洗得很干净。

   少年的面容同样很干净,一双清澈温和的眼睛,格外让人心生好感。

   特别是那份淡然随行的气度,让女店员不由多看了几眼,心想如果是这名男生问她要联系方式的话,她一定会认真考虑的。

   “不是,我的朋友就在里面,谢谢。”陆泽温和说道,微笑着示意后向前走去。

   前面?

   前面是被绿植隔断的区域,确实有几个女生,而且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女生。

   所以,不太可能是那个女生吧?

   短发妹子有些好奇的看过去,然后就看到了挂着【朝花】木牌的绿植小帘掀开,那名气质出众的男生走了进去。

   绿植掀起的间隙,露出了一双澄澈如星辰的眸子,那是一道娴静似花的美丽身影。

   真的是那个女生啊……

   女店员恋恋不舍的收回视线,整理好表情前往柜台去取咖啡单。

   ……

   绿植小帘将这处咖啡桌隔出了一个小小的私密空间。

   林韵雪并没有点咖啡,而是双手抓着一个粉色的毛线袋,贝齿微微咬着嘴唇。

   在看到陆泽的瞬间,眼中瞬间闪过惊喜。

   少女连忙站起,明亮的眸子看着陆泽,一手抓着粉色的球形小睡袋,颇为歉意的说道:“耽误你时间非常抱歉。”

   陆泽不失风度的坐下,看着林韵雪,笑了笑看,“无妨,怎么了?”

   “兜兜病了。”

   “兜兜?”

   陆泽的目光中闪过询问。

   “两位,请问用什么咖啡?”可爱的女店员微笑走近,递上两份菜单。

   “朝花。”

   “夕拾。”

   “你呢?”这两个字是异口同声。

   菜单递来时,两人的视线都是微微扫过,然后快速说出了自己的选择。

   不过林韵雪说的是朝花,陆泽说的是夕拾。

   说的如此默契,说完之后两道目光对视。

   然后同时会心一笑。

   林韵雪没有羞赧,也没有躲避,那双明亮的眼睛大大方方的注视着陆泽。

   如果说一个月前的认识,这个男生展现出的是有意思的性格。

   如果说两天前的偶遇,陆泽展现出了不为人知的底蕴。

   那么今天,她感觉这名干干净净的男生,像极了多年的老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