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拼搏年代最新章节!

上午八点半,赵娟娟靠在小嘉陵车头边,看着人上汽车,大皇冠发动驶离。

吕冬换下厨师装备,对她说道:“娟姐,我和卫国去趟派出所,帮看下摊子。”

乔卫国那边已经跟焦三黑说好了。

小嘉陵需要支撑车斗,拆卸不方便,吕冬借了辆自行车。

赵娟娟好奇:“们去派出所干啥?”

吕冬擦了下自行车座上的树叶,应付道:“我哥那边有点事,一会就回来。”

今天的事应该与乔克力有关,具体吕春也没说。

关于乔克力和那个外省通缉犯,消息没有宣扬出来,派出所打过招呼,吕冬和乔卫国也不是多嘴的人,从来没跟其他人说过。

不出意外的话,这事就静悄悄的过去了。

社会稳定最重要。

吕冬和乔卫国各自骑着自行车,很快就到了大学城派出所,自行车停在院子里,有联防队员打招呼。

兽耳女仆姐妹粉艳迷人

“冬子,来了。”

吕冬笑着回应:“杨哥,早。”

联防队员指路:“去大会议室,张队,所长和吕所等着来。”

“好来。”

吕冬应一声,穿过大院去会议室,一路上不管遇到民警,还是联防队员,都熟稔的打招呼。

仿佛在吕家村一样。

毫不夸张的说,抓到乔克力和外省通缉犯,让他与大学城派出所关系越发紧密,只要这批人不部走光……

如果吕冬有为非作歹的念头,绝对能成大学城一霸。

但吕冬不会这么做,而是选择为非作歹的对立面。

他想做个好人,也觉得自个是好人。

“冬子,卫国,这边!”贝向荣坐在会议室外长椅上抽烟,招呼俩人:“稍等一会,领导们在开会,很快完事。”

乔卫国除了笑笑回应,大部分时间保持沉默,人际应对的工作,都交给吕冬去做。

贝向荣心情极好:“俩做好心理准备,一会别吓着。”

吕冬开玩笑:“面对过杀人犯,还有啥能吓着的。”

“也是。”贝向荣看着他说道:“胆子大的敢当面给乔克力下药。”

吕冬脸垮掉:“贝哥,咱能不提下药?我是好心给他吃感冒药。”

贝向荣也开玩笑:“教教我玩虫子?”

会议室门这时打开,吕春出来,说道:“都进来。”

贝向荣收拾心情,率先进会议室,吕冬和乔卫国随后走了进去。

会议室内人不多,只有派出所几个领导,还有县里刑警队过来的张队。

简单的打过招呼,张队站在会议室最前面,宣布:“吕冬同志,乔卫国同志,们作为治安联防积极分子,有效协助公安部门维护社会安稳定,对抓获通缉重犯乔克力和邢力,做出重大贡献,经县局领导研究决定,特对二人进行表彰!”

张队从旁边桌子抽屉中掏出俩红皮本子,上面写着荣誉证书。

吕春给吕冬使了个眼色,吕冬过去,乔卫国赶紧跟上。

张队打开荣誉证书,郑重交给吕冬和乔卫国。

吕冬看了眼,上面写着字。

“授予吕冬同志:

青照县见义勇为先进个人荣誉称号,特发此证,以资鼓励!”

落款盖着鲜红印章——青照县公安局!

也就是说,这属于县局发给他和乔卫国的荣誉证书,真正承认的恐怕只有县局。

顶多公检法这个系统。

乔卫国看着荣誉证书,有些激动,从小到大,连奖状都没得过,这就成先进了?

虽然搞不太懂这个“见义勇为先进个人”具体代表什么,但心里隐隐有种自豪感。

好像跟着吕冬打拼,一直走在非常正确,非常规矩的道路上。

几十天前,他跟着乔思亮,差一点就进去。

几十天后,他跟着吕冬,公安局的人给发荣誉证书!

吕冬手拿荣誉证书,看着张队,难道只有证书?县局会这么小家子气?

逮了个外省的通缉重犯,在整个省内系统都能扬眉吐气吧?

张队一脸严肃,说道:“邢力团伙还有人在逃,考虑到们的人身安和现实问题,荣誉证书只能在内部颁发,不会对外公布,希望们理解。”

吕冬郑重说道:“听领导安排。”

乔卫国也点头附和。

重点问题不在这里,吕冬还是盯着张队看,张队伸手去旁边桌子抽屉里摸东西。

吕冬莫名有点期待。

张队笑了:“放心,该们的谁都拿不走。”

贝向荣也在笑,他和吕春的功劳已经落在了实处。

张队从抽屉里摸出俩鼓囊囊的信封,一个交给吕冬,一个交给乔卫国。

吕冬接在手里,捏了一把,从手感分析,真的,不是假货!

这就贝向荣说的吓人?

“上级已经批准下发了邢力和乔克力的悬赏。”张队又说道:“们看一下数目,然后签收。”

外省兄弟单位急于把人压回去,手续办的愣快。

他拿出笔和签收单,吕冬没打开信封,看了眼签收单上的数字,然后签名。

数字有两个,邢力和乔克力的悬赏通缉额,都是5000元。

乔卫国也紧跟着签字。

张队收起签收单,笑着说道:“点点吧,别出门数字不对。”

吕冬打开信封清点,之前他就跟吕春说过,悬赏由他和乔卫国平分,所以他的信封里面是5000元整!

乔卫国对钱的概念相对淡薄一些,胡乱清点一遍,就塞回信封里。

所长这时说道:“吕冬,乔卫国,俩是我们所治安联防联控的代表,在市场上要多多观察,再立新功。”

这种时候,当然不能含糊,吕冬立即回道:“好的。”

张队说道:“吕冬,不是有我电话?发现重要情况,可以直接打我电话。”

所长不乐意了:“老张,咱能不能讲究点?当面抢人,好意思?”

张队笑起来:“下次再聊,队里还有事,我先走了。”

这人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

荣誉证书颁发了,悬赏也领到手了,吕冬不打扰人正常工作,很快告辞离开。

推着自行车出大门,乔卫国拿出信封要给吕冬:“人是找出来的,我啥都没做,这不合规矩。”

吕冬怎么可能收,说道:“卫国,谁确认的乔克力?谁和我一路跟进花苑小区工地?谁把我大哥他俩领进来的?县局按照规定给咱俩分奖金,说合不合规矩?”

他晓得咋说服乔卫国:“县局可是执法部门,觉得他们的分配合不合规矩?”

乔卫国摸着光头思考,最终收起信封。

吕冬骑上自行车:“走,咱回去。”

乔卫国也上了自行车,跟吕冬并排走。

“这些钱我该咋处理?”乔卫国征求吕冬意见。

吕冬想了想,说道:“给家里,或者存银行,别乱花。”

乔卫国立即做出决定:“行,我存银行。”

吕冬叮嘱道:“乔克力的事不要跟人说,咱自个知道就行。”

“好。”乔卫国沉默一会,又说道:“吕冬,我以后都跟着干,跟着干,走不差道。”

吕冬看向乔卫国,光头低下的脸无比认真,当即点头:“好!”

乔卫国笑了,笑容比头皮还要光亮。

通过切身参与,帮助警察逮住乔克力,出武校的两大宏愿完成了一个。

只剩余后一个了!

又往前走了一段,来到体育学院大门,门口南边马路牙子上响起吱吱呀呀的二胡声。

这会是半上午,学生正在上课,外面人很少,相对比较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