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晓辉、宋雨彤他们忙着应对即将到来的双十一购物节的时候,徐菲这段时间的工作时间也是越来越长了。

进入到十一月份之后的这两天,她没有一天是晚上七点以前到家的。

每天回到家以后,累的坐下就不想动弹了。

相比较起来,尚富海反而显得很悠闲,这几天一直在家里晃悠,偶尔的也会去一趟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那边。

苏新河提出来的新款新能源纯电动汽车的研发并不是很顺利,问题就出在了电池上。

苏新河最初的打算是在新款新能源纯电动汽车上搭载他们自己投入研发的电池,可在实验的过程中出毛病了,各方面配合好,组装了一台试验车之后,着火了!

得亏周围的灭火设备齐,再加上他们早有这种预想以及应对措施,没有搞出大问题来。

电池着火没事,继续试验呗。

可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接连试验了三回,有两回着火了,剩下的一次也是极度不理想。

这就没招了,还是得改变原有的设计方案,采购电池。

尚富海这会儿正兴致勃勃的也想着跟着参与新款新能源电动汽车的设计改造方案时,廖敏给他打了个电话,想和他见个面吃顿饭。

没来由的,尚富海从廖敏的电话里感觉到了一种即将分别的寂寥。

下午独自在思恋的哀愁女

他没有拒绝,直接问了廖敏在哪儿汇合。

“老王烧烤”

尚富海给他母亲说了一声,晚上不回去吃饭了,然后根据廖敏提供的地址来到这边之后,看着烟火气息很浓郁的‘老王烧烤’店的招牌,他寻思廖书记这回是要来一次接地气的炭烤晚餐?

很大程度上,博城当地的烧烤和外地的烧烤还不太一样。

外地的烧烤一般情况下都是店家一次性烤熟了,直接用托盘给你端上来。

而博城这边才真正有烧烤的感觉,一般都是店家给稍微加热一下撒上点调味料,接着把两成熟的烤肉或者烤蔬菜给你端上来,再给端个炭烤炉上来,剩下的就是自己边烤边吃。

闻着微微带着果木香的炊烟,听着烤肉加热时,油脂跌落在炭火上的吱吱的声音,偶尔还有肥肉油脂跌落下来的噼里啪啦的爆破声,简直是最美的享受。

尚富海登着楼梯上了二楼,孙庆德和邹亮亮一直跟在他身后也上了二楼。

按照廖敏的提示,尚富海看到了那件写着‘壹号房’的包间名字,敲门,听到了廖敏的声音之后,他推门进去了。

孙庆德和邹亮亮他们也直接在二楼这间壹号房包间外边找了张桌子坐下,点了一堆自己吃。

既能解决晚餐,还能就近保护老板。

另外他们也看到了旁边的一桌,那俩人的穿着也明显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可人家也是两人弄了一个小桌,慢慢吃着,时不时的往‘壹号房’包间瞅上一眼,偶尔的还会看一眼他们,点点头,脸上平静的很。

这俩人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

但话说回来,看破不说破,两桌人都各自吃着自己的,各司其职。

尚富海进去的时候,包间里只有廖敏自己在屋里坐着,一应烤肉都已经点好了,廖敏没穿外套,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挽着袖子在那里烤肉。

看到尚富海之后,他哈哈一下,说道:“尚老板,今天委屈你啦,咱们吃点有烟火气的食物,没问题吧。”

尚富海嘿嘿一笑,跟着点头:“肯定没有问题,廖书记,你别说,其实我也挺好这一口的。”

说到这里,尚富海眼神有些飘忽,他好像想起了以前的事,说道:“廖书记,这么说吧,头几年腰包里瘪的时候,没办法,馋了,我就喜欢吃点烧烤,要么吃一顿自助餐,那个时候吃着是真香啊!”

“是吧,尚老板,你别说,咱们俩这一点也算是志趣相投了,我也喜欢整这一口,不过位子越来越高了,下边的人他不懂啊,就喜欢找那些有档次的,有特色的,看起来花里胡哨的地方,可不知道这普普通通的就很好。”廖敏喜不自禁的说道。

好像找到了同道中人。

尚富海一点都不客气,坐下后,看到上边的小二层支撑架上放着一摆烤好的烤肉,他直接拿过两串来,放到小饼里,接着手掌合起来,用小饼使劲攥住,另一只握着铁钎子的手使劲往后一拽,两串肉部给包裹在小饼里了。

尚富海拿着它,沾了点甜面酱,直接往嘴里塞。

边嚼边感受着有点肥腻的烤肉中被咬出来的油脂在嘴里流淌的感觉,简直好极了。

“廖书记,你别说,烤的恰到好处,很有滋味,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烤肉的高手。”尚富海摇头晃脑的说道,他满意极了。

“哈哈!”

廖敏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停了后,他说:“满意就好,尚老板喜欢吃,就多吃点。”

他也跟着重复了尚富海的操作,不过他最后还多加了一根嫩绿嫩绿的小香葱,抹了点辣椒酱,又是另一番滋味了。

几口嚼碎了,吞下去之后,他说道:“我刚才一直担心尚老板吃不惯这一口,没成想你也喜欢,这可太棒了。”

“廖书记太客气了,有什么不习惯的,我以前也是从穷光蛋一个慢慢过来的,最穷的时候,家里连肉都不敢买了,有什么资格说这个。”尚富海倒是没遮掩,直接就说了出来。

廖敏摇头,他说:“尚老板这么说就不对了,有一句话叫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尚老板现在可是国最顶尖的,还不够嘛!”

“廖书记,我给你说实话,这个我真是一点都不稀罕,没什么意思,搞不好哪天就被割韭菜了,还不如闷声发大财来的实在。”尚富海今天倒是没有避讳,直接就说了。

廖敏笑了笑,没当一回事。

也不怪尚富海有这么个心思,国内这个富豪排行榜好像确实有点隐藏的‘倒霉’属性,谁上榜了就容易被激活了这个隐藏属性,反正各种意外频发,以至于搞得很多人私下里都说它是‘杀猪榜’。

真正上去后相安无事的,反而不多。

廖敏也有所耳闻。

下一刻,他摆手说道:“尚老板,咱不说这个了,接着吃,先吃饱了再谈别的。”

“没事儿,廖书记是不是要走了?”尚富海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听着他说的这句话,廖敏正在卷肉串的动作直接顿住了,回过神来后,他把两根铁钎子往后一拽,轻轻的放在桌面上,看着对面的尚富海笑了笑,这才说道:“没想到让尚老板给看出来了,没错,确实要走了,就是下个月的事。”

他说:“我寻思着来到博城以后收获不小,也认识了不少朋友,琢磨着趁这段时间找你们吃个饭聊聊天。”

尚富海拿起了一瓶青啤,他朝着廖敏示意了一下,说:“承蒙廖书记看得上眼,咱们吹一瓶。”

“吹一瓶……哈哈,好!”廖敏也不甘示弱,拿起一瓶开了瓶盖的啤酒,直接往嘴里灌。

这一刻,他们二人显得颇为豪放、洒脱。

十秒钟左右,二人一块放下了手里的空酒瓶,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爽啊!”廖敏说。

“喝酒吃肉,就应该这个样子,还是和尚老板在一块舒坦,其他那些人,一个个的尊着你,敬着你,怎么也放不开。”廖敏颇为嫌弃的吐槽。

尚富海笑了笑,不以为意,也没觉得沾沾自喜。

他问:“廖书记下个月要去哪里?定下来了吗?”

“定了,济城副书记。”廖敏倒是没隐瞒,直接说了出来。

尚富海听完后,想了想,觉得挺有意思的。

他伸出三根手指头,问:“三把手?”

廖敏点了点头,没有什么可骄傲的。

济城是个副省级城市,这一调任就成了三把手,看起来是平调,没有升职,可对廖敏来说,绝逼是升了半格,远不是他以前说的要闲置处理的。

另外这个位置还有一个好处,下一步如果济城的一二把手有调任的话,他这个三把手在理论上就可以顺位往前一步了。

而这一步对他们这一行的很多人来说都是很看重的,也是他们职业生涯中至关重要的一步。

副部!

尚富海这回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端起酒杯来:“那就提前祝贺廖书记高升了。”

廖敏指着他说:“这回不吹瓶了。”

尚富海根本不在意的摇了摇头,说道:“哪能光那么喝,这胃也受不了啊,一会儿就把膀胱给憋起来了,指不定要跑几趟厕所。”

“啪!”廖敏双手拍了一巴掌,说:“还是尚老板实在,就是这个感觉。”

在高位上坐的时间太久了,下边的人和他说话聊天吃饭,哪个不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注意就说错了话,被领导给揪住小辫子了。

像尚富海这种可以不把他这个官位当一回事的,能有几个。

尚富海倒是没什么可骄傲的,他有点疑惑,问道:“廖书记,我有点迷惑,你之前不是说要去省里的嘛,怎么又调到济城去了。”

这是两个概念。

廖敏听到他这么问,也不生气,看着尚富海,叹了一口气,说道:“说起来还是托了尚老板的福,几次去省城,刘书记对我的一些执政思路很认可,大约就这么回事吧。”

他没有细说,但尚富海大约是懂了,可能还真是和他有点关系。

尚富海自己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的,他心里想着,自己什么时候竟然还能在关键时刻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