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陆泽打量着林楚君,后者不但没有躲闪,反而挺胸抬头,略显狭长的美眸中带着属于林氏之花的骄傲。

若在平常,林楚君对于身边那些蜂拥环绕的护花使者,只有淡淡的俯视,甚至因为收到的敬畏与倾慕目光过多而产生了抗体。

所谓的天才与精英,在她林楚君的眼中,也不过庸人而已。

但在此刻,她看着眼前淡淡审视自己的陆泽,脑海中闪过的是陆泽单手扼住喉咙险些让她窒息而亡的一幕,闪过的是陆泽飘然落地三秒悍然格杀荒原副统领武铎的一幕。

对方那份超然于万物之上的自信,每当想起便令她莫名的迷醉和兴奋。

她竟然是那个被俯视的对象……

对方高高在上如神祇。

她每每想起那种自己跪伏于地,虔诚仰望的画面,灵魂便是一阵阵愉悦到极点的颤栗。

发现自己隐秘特性的前两天,她心中确实有些不适,但在很快她就摆正了思想。

因为,人是需要信仰的!

她林楚君的信仰,就是能征服她的男人!

温润如玉秋日白嫩少女空气感清新写真

所以此刻,在陆泽面前,林楚君毫不介意展示自己。

“没错,我12岁开始实际接手林氏集团的对外商贸公司,17岁就读于龙木学院金融系,主修国际贸易与金融,辅修军事指挥系。”

“今年大三,目前在us联盟the wharton school(宾西尼亚沃顿商学院)做交换生,攻读市场学与跨国经营相关课程。”

“我是夏国金剑会、宾西尼亚中华商会正式成员,龙木学院金融系两届明星学员。”

“8年以来我一共主持了4起并购,11起收购,调整了林氏集团东南亚部与非洲部的模块架构,今年4月两大模块业务成交金额同比去年增长147%……”

“现在我是林氏集团的第二股东,掌控27%股权,并出任coo(首席运营官)。”

一旁的林之道,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堂姐,哪怕是他也是第一次听如到如此详细的个人履历。

林楚君每说出一句,林之道的脸就不由自主红了一分。

当听完最后一句,林之道的脸已经烫的快能烧开水了。

呵呵……

他,林之道,15岁,汀罗三中校霸。

在半个月后,他将靠着汀罗林家的财力,勉强混入尚南高中。

自己这份简历对比起来简直寒酸如乞丐。

“你无需怀疑一名专业人士的素养,也不必怀疑我的动机。”

“如果哪一天你在我眼中不够强大了,我会自然提出辞呈。”

“不过在这之前,请让我为你服务吧。无论是商业资本的经营运作,还是做行政文秘服务,我林楚君都能让你满意。”

“至于我的报酬,从你个人资产的1%到10%,你可以根据我的表现自行开具。”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有诚意?”

林楚君呵气如兰的说道。

陆泽的眉头轻轻扬起,在这之前他只看出了这女人的不正常。

倒是没料到这种女疯子竟然还有天才的一面。

就读于超a级高校且是目前国内排行第一的龙木学院,两届明星学员,沃顿商学院的交换生。

单这第一条,就秒杀了国内99.9%的天才。

有着林氏集团的实际操盘经验,甚至在20岁时就已经是一家近千亿级企业的第二股东,出任coo,这意味着林光明在平常都必须要听取和参考来林楚君的意见。

她在未来接手整个林氏集团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这也就解释通了林楚君一直以来的高傲来源了。

……

林楚君自说完起,就一眨不眨的盯着陆泽。

太多人在自己的光辉面前都黯然失色了。

她尽管是在证明自己,尽管非常想从对方脸上寻到对自己的惊艳和赞叹,但内心中又有另一种不愿去面对的想法……

她希望自己脑海中的幻想出的那个强大身影能够始终保持高高在上,最好能对自己不屑一顾。

所以,三秒钟过后当林楚君除了发现陆泽仅仅扬起眉毛以示赞叹的时候,内心虽然恼怒对方的托大,但又隐隐有一丝宽慰。

因为,陆泽在这一刻的表现依然优于他人。

直至,陆泽终于接过她递来的那杯茶,并说出那句话后,让林楚君灵魂激动到颤栗的感觉再次从脑海深处绽放!

“我陆泽没有和庸才合作的习惯,恭喜你进入我的视线。”

“不过,最终结果可能和你想象的有一些偏差。”

“我会给你半年时间,你将作为林之道的副手去证明自己。”

陆泽喝完这被唇齿生香的黄金茶汤后,将茶盏轻轻又放回林楚君的手中,微笑开口。

林楚君眼神出现片刻的恍惚。

“你让我辅助林之道?”

“我需要辅助这个不成器的弟弟来证明自己?”

林楚君感觉自己不是个小心眼的人,但这一刻她再次被陆泽无情重击后终于忍不住出声。

一旁的林之道如同一只懵逼的土拨鼠,呆呆抬头看着自家堂姐和陆泽。

这什么情况?

我有几斤几两你们真的不清楚吗?

“人生的价值,并不是用时间,而是用深度去衡量的。”

陆泽淡淡开口,“彼之朽木,我之美玉。在我眼里,你现在展现出来的价值,远不如林之道。”

“如果你同意,我会给你1%的干股,并在半年后进行正式调级。”

“如果不愿意,就请回吧。”

面带微笑,陆泽伸手对着旁边轻轻一引。

林楚君的波涛汹涌起起伏伏,她在不断告诫自己平息怒意,但无论如何,她发现自己都无法保持在这个小男人面前的震惊。

【你还真是我林楚君的命中克星啊!】

一双美眸盯着陆泽,林楚君水润光泽的红唇抿起,眼中不经意便流露出平时的那种冷冽气质。

但陆泽却不为所动,仅仅淡然相望。

从始至终,他表现出的赞叹,仅仅是那条微微扬起左眉。

仅此而已。

因为三年之后,当迷雾高塔彻底耸立,他可以很明确的告诉林楚君,你在未来所走的路绝对没有林之道远。

人前行道路上的最大错觉,就是总以为自己站在的是高处。

林楚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