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个世界遇见你这样特殊的人。”沈默也在观察着根源式。

虽然对这个角色早就有所了解,但以他此时的境界看来,却有完全不同的体会。

首先,根源式并非是神。

虽然因为链接根源而不可避免的带有神性,但这份神性的层次甚至远远不如魔禁世界的魔神,毕竟,她只是因为连通了根源而可以一定程度上使用根源的力量,可是,根源并不属于她。

然而,即便如此。

根源式依然可以被视为“行使神职”的人。

她可以说是无所不知,无论是过去亦或是未来,甚至无所不能,只是那依然属于凡人的灵魂无法直接操控巨大的力量——若是根源式想毁灭世界,所需的时间可能是以百年为单位计算。

就在沈默观察着根源式的同时,根源式也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她被看透了。

从里到外,从本质到灵魂。

所有的一切,在面前这个存在的面前的都无处隐藏。

一般人或许会厌恶这种感觉,但是,对于根源式而言反而觉得有趣。

“一直以来,我都过于无聊。”根源式开口道,那偏向中性的美丽面庞上带着倾诉的欲望,“从链接了根源开始,我就知晓了一切,无论是想要知道的,还是不想知道的,于是,世间的一切对我而言都失去了意义,我创造了两仪式和两仪织后就陷入了沉睡……”

多情的一族

根源式的语气很平静,但恰恰就是这份平静,反而能够让人理解她话语中的含义。

苍崎橙子忽然感觉到了一种讽刺。

无数的魔术师怀着各自的欲望,前赴后继的奔向根源。

可是,即便他们真的成功了,在成功的那一刻或许也会像面前的根源式一样,失去自己的欲望,变得索然无味。

“凡人的灵魂骤然接触到神的力量,的确会有这种副作用。”沈默似乎能够理解,然后笑道,“要想解决,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现在就有一个容易的方法摆在你面前,只要离开这个世界,根源就将失去作用,你可以尽情去体验未知与成长,当然,还有冒险。”

沈默自己也是在短短时间内就拥有了神灵的力量,但是,他就没有出现根源式这种问题。

除了他能完美掌控自己的力量以外,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与一个期待的目标同样重要。

这句话,等同于给了根源式开罐的机会。

但,让其余所有人意外的是,根源式想了想后,却摇了摇头。

“如果是我刚刚链接根源的时候,我肯定会迫不及待。”她掩着嘴唇打了个哈欠,笑容看上去有着几分的慵懒,“但是现在嘛,我的咸鱼性格已经养成了,更何况,我虽然是主人格,但是无论是两仪式还是两仪织,其实都是我,有她们替我去冒险就好了。”

沈默沉默了片刻,也只是随意的一笑。

两仪式的情况吉尔伽美什的情况既有不同,也有不同。

她们都是将自己性格中的一部分单独分出来。

但是两仪式的不同人格之间羁绊极深,而吉尔伽美什的人格则代表着不同时期的不同观念,彼此难以相容。

所以,两仪式不会选择分割为三个个体,而吉尔伽美什会做出这种选择。

“织虽然消亡了,但是作为主人格的你,重新创造一个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沈默说道。

“消亡是她自己的决定……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式的确需要织的帮助。”根源式点了一下头,似乎是非常困乏般的渐渐闭上眼睛,最后喃喃着低语道,“下一次醒来,应该是在其余的世界吧……”

根源式再一次的选择了沉睡。

依然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这一次却恢复了那种冷冽的感觉,可是很快眨了眨眼睛,目光充满了喜悦。

“真的回来了。”

两仪式捂着自己的胸口,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织重新活了过来。

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是睡一觉,内心的空洞就被重新填补了?

“好了,选择你的系列吧。”沈默微笑道,有关罐子的信息灌输进两仪式的脑海。

因为小南事先早已经打了招呼,又有着织的复活在先,反而不显得如何的震撼。

两仪式消化着脑海中的信息,似乎是在和织商量着。

最后做出了决定。

“剑道。”她说道。

虽然是退魔师家族,但因为家族衰败的缘故,并没有多少魔术师才能,反而是精通于剑道,织的战斗也是以近身战为喜好。

那就不需要太纠结了。

剑道就好。

“好。”沈默没有什么表示,只是轻点头,一排排罐子就出现在两仪式的面前。

旁边的苍崎橙子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知道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一回事。

这就是罐子吗?

里面有商会收集的来自于无尽世界的宝物,只要打开罐子,就能够短短时间里获得知识、力量、武器,甚至是重重难以想象的一切,如果运气足够好,还能够开出极为强大的宝物!

苍崎橙子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罐子里面究竟有些什么。

两仪式原本表情平静。

但是在伸出手触碰第一个罐子的时候,表情忽然好奇起来。

沈默知道。

她切换了人格,此时掌控着身躯的,是更加活泼,也更加嗜杀的两仪织。

“剑道系列的罐子,开出来的就真的都是与剑道有关的东西啊。”两仪织已经打开了第一个罐子,没有停顿的接着打开下一个罐子。

一级的剑道罐子,里面真正有用的,只有练剑的经验光团,以及增强体质的光团。

但是,对于仅仅是普通人身体的两仪式而言,强化程度依然是肉眼可见。

两仪织脸上的惊喜越来越浓。

早有这些罐子,何必那么辛苦的练习剑道。

沈默没有说什么,他的手上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杯红茶,只是慢悠悠的喝着,之所以没有离开,也只是想要看看两仪式开出来的命运性质的道具是什么。

直死魔眼加剑道转职。

那肯定是一个大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