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方之水的内心是温柔的。

正如他的魔法名。

将冰冷的泪水转变成温暖的泪水,这就是他的心愿和意志。

所以在意识到,自己内心的防线可能已经被撕开了口子,甚至被彻底腐蚀变成了大概率的结果之后,他选择了最激烈的战斗。

激烈到求死程度。

超过了五千吨重的纯净水流从地下狂涌而出,在所有人惊惧的目光中,尽数浮在半空,化为细线布满了整个空间,形成了一个直径超过两公里的庞大魔法阵。

“这,这就是圣人的力量吗?”一些魔法师已经惊骇到语无伦次。

并非是谁都能够见识到圣人。

仅仅知道很强。

远远超越凡人的强大。

但是,这种强如神灵的姿态,依然超出了很多魔法师的想象。

即便是他们此刻齐力的准备,也未必能够比得上眼前这不过是一人之力的法阵。

小清新美女盛夏街拍图片

而就是强大如此的圣人,居然承认了自己的失败,甚至散发着必死的决心而战?

“难道……起到了反作用吗?”

食蜂操祈仰着头,同样看着高空中庞大的法阵,似乎带上了一丝懊恼。

她虽然钱多,但是运气不好。

五百个三级罐子,一共就只开出了三个蓝色稀有级技能。

一个是附身,压榨和激发被操控者的潜力。

另一个是绝对王者领域。

覆盖型的控制一切存在。

最后一种,就是黄金瞳。

犹如诅咒一般的力量,意志再坚定的人,也会在漫长的岁月中,化为龙神的奴隶,并将她视为龙神之女而膜拜。

在其余的一般性技能似乎有些相形见绌的情况下,她本意是想用黄金瞳撕开对方的心灵防护,消磨对方的战意。

但没想到。

反而让这个人求死一战。

“喂,攻击已经过来了。”御坂美琴大声的喊道。

后方之水本人依然对王者领域保持着警惕,但是,那庞大的魔法阵却开始疯狂的运转,无数长达数十米的水枪浮现,尖锐的前端对准了众人,然后——疾射而来。

“我来吧。”上条当麻再一次奋不顾身的冲上去。

“你呆在防护屏障里!”御坂美琴一脚把他踢近了食蜂操祈手中魔法杖的防护屏障内。

也就是片刻,水枪冲下。

明明是柔弱的水流,在被赋予了冲击和质量的情况下,发挥出了比炮弹还要恐怖的破坏力,坚硬的地面被轻而易举的崩塌,轰隆隆的巨响不断的响起,石块飞溅,御坂美琴艰难的躲避着。

甚至就连旁边的一座高楼,都在一道道水枪的波及下边的千苍百孔,轰然倒塌。

尘土飞扬。

然而,密集攻击还在继续。

投入使用的水流封不动的浮起,重新没入到那巨大的魔法阵之中,然后在不断的运转中化为水枪,水锤,甚至还有至今超过二十米的水球,每一道攻击都裹挟着巨大的力道,接连的轰下。

倒塌的大楼已经变成两座。

御坂美琴众人甚至在不断的冲击中不断的往下陷。

上条当麻已经知道为什么御坂美琴要把他踢回去。

这并非完是魔法。

更是存在着的水流。

即便触摸也无法杀掉一切,水流本身的冲击就足以夺取他的性命。

“我的防御要顶不住了。”食蜂操祈显得非常的吃力。

她缺乏防御性的技能。

也不如御坂美琴那般具备着一定量躲避的灵动性。

再加上还要保护上条当麻和御坂美玲,她近乎成为了被攻击的主要目标,不得不将部的力量都用来维持着防御。

这样下去,要糟糕啊。

“便利店,便利店倒掉了!”御坂美琴指着不远处的那座大楼,一副哭丧着脸的模样。

“这是当然了,这么近的距离,这种攻击。”食蜂操祈咬着牙齿,喝下了一瓶补充精神力的药水,“可恶……快想点办法,再拖下去的话,哪怕我们能够抗住,学校的同学们也要遭殃了。”

“正在想,我现在很多技能都用不出来。”御坂美琴同样一脸焦急。

情况似乎突然一下子变得糟糕起来了。

对方火力开之后,显得异常的凶猛。

实际上。

此刻正在攻击的,也不单单只是后方之水一个人。

似乎意识到机会,那些躲在暗处的魔法师们纷纷出手,席卷的狂风,跳动的火焰,甚至还有灵装迸发的光芒,所有的魔法师都在互相配合的同时进行疯狂轰炸。

正所谓,罐到用时方恨少。

食蜂操祈和御坂美琴此时最后悔的,就是自己开的罐子太少了,以至于此时根本拿不出什么能够解决掉此刻这种状况的东西。

尤其是食蜂操祈。

根据夺灵者的传承,如果她能够开启出控制死物的技能,与绝对王者领域相互配合,攻击即为防御,领域内根本就不惧一切。

场面,似乎一下子变得僵持了起来。

但就在此时。

轰——!

猛烈的音爆声甚至压过了水流碰撞的声音,每个魔法师都嗅到了一股冷冽的杀意,在肉眼难以捕捉到的地方,连续的斩击携带着狂风冲向了高空,中断了这庞大魔法阵的运行。

些许失去控制的水流化为雨滴低落。

压下了尘埃。

在这已经于轰炸中深陷地下数米深的坑洞内,一位新来的少女站立着。

修长的身材与白皙的肌肤,裸露出整条左腿还有右臂的装扮吸引目光。

但在此刻,最为吸引人的。

是少女手中那柄长超过两米的长刀。

——七天七夜。

意料之外的来者,正是另一位圣人。

——神裂火织。

“你这是何意。”后方之水暂停了攻击,“明明是魔法侧的成员,却为了守护科学侧的敌人而站在我等的面前,你已经准备好背负着背叛者的骂名战死我手吗?”

面对着这近乎质问的话语。

神裂火织回以简短的词组。

“是的。”

“……原来如此,清教已经决定和学园都市彻底站在一边吗?”后方之水似乎猜想到了答案。

难怪学园都市到现在都毫无动静。

他们想要看看盟友的决定?

“并非如此。”神裂火织却给予了否决,抬着头,与这一位在世界不到二十人的圣人之一对视,“这是基于我自己的意志做出的决定,我已经决心离开清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