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境!

在吞噬一柄剑之后,他达到了神境。

神境之上是至境,而至境之上是登封,登封之上是未知,未知之上是造极…….

现在的境界,还是偏低!

不过还好,已经与这个世界顶级强者的差距越来越小!

而且,他现在的肉身是未知境,剑道造诣更是真境巅峰,他现在的战力,若是不用外物,打一名造极境强者,应该不难。

而若是动用外物,地仙也可斩杀!

毕竟,不管是他的六道真言,还是一剑无量,亦或者斩下剑葫,都不是地仙之躯能够扛的。

不过可惜的是,他还没能够称王称霸,神殿便是派出了一位神来。

神!

袁小刀的实力,即使是他动用所有外物也无法与之抗衡啊!

这该死的女人!

闭眼的秀丽少女胡卷卷

叶玄摇头一叹,他有一种感觉,不管自己如何提升,如何变强,都会有一个超级强者对手…….

就不能让自己无敌一下?

叶玄再次摇头,挨打的命。

这时,一名女子出现在叶玄面前。

来人,正是乔天儿。

乔天儿看着叶玄,“都已准备好,就等你了。”

叶玄抬头看向星空之上,轻声道:“来了多少强者?”

乔天儿摇头,“不知!不过,不会少。”

叶玄笑道:“去会会这些四维宇宙的顶尖强者!”

说完,他化作一道剑光冲天而起。

乔天儿也随之跟了上去。

….

星空之上,一座大殿悬浮,这是乔天儿这几天命人加紧打造的。

这座大殿离玄幻大世界已很远,即使发生大战,也不会波及玄黄大世界。

此刻,殿内一个人也没有。

在大殿内的正中心,有一个高达十来丈的高柱台,柱台长空五六丈,非常宽阔。

这时,叶玄出现在了柱台上。

他看了一眼四周,在四周,悬浮着一些包厢房间,而这些包厢房间内此刻都是空的。

没有人!

叶玄看向身旁的乔天儿,“没有人?”

乔天儿道:“这要看你了。”

叶玄明白,他看了一眼四周,掌心摊开,界狱塔出现在掌心内。

随着界狱塔出现,一名女子突然间出现在了不远处。

来人,正是那袁小刀。

袁小刀微微一笑,“我在哪个位置?”

叶玄笑道:“袁姑娘这么厉害的强者,自然是在最好的位置。”

说着,他指了指他正对面的那个包厢,“袁姑娘就这吧。”

袁小刀看了一眼那包厢,笑道:“位置极好,小家伙,接下来好好表演,这可是你的生死表演呢,我很期待!”

叶玄笑道:“定不会让袁姑娘失望!”

袁小刀笑了笑,“加油!”

说完,她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在包厢之中,从她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叶玄所在的柱台,视觉极佳。

就在这时,一名老者走了进来。

老者穿着一件黑sè长袍,身板笔直,就像一柄标枪,给人很精神的感觉。

老者进来后,他看了一眼袁小刀的位置,接着,他看向叶玄,“老夫不请自来,还请叶王见谅!”

青城,叶家,祖祠。

“先祖在上,叶玄无才,无德……此刻起,罢黜叶玄世子之位,由叶廊继承。”

说话的是一名身着黑袍的老者。

老者身后不远处,站着一名少年,少年嘴角挂着淡淡笑容。此人,正是叶廊。

而两边,是叶府众长老。

“为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有些怯怯的声音突然在这祠堂内响起。

众人闻声看去,门口站着一名小女孩,小女孩大约十二三岁,两只小手紧紧捏着裙角,脸sè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看起来有些虚弱,眼中还带着一丝怯sè。

这小女孩名叫叶灵,正是叶玄的亲妹妹,此次听到家族要罢黜叶玄,她不顾身上的病赶了过来。

黑袍老者眉头皱了起来,“叶灵,你做什么!”

名叫叶灵的小女孩对着祠堂内众人微微一礼,怯声道:“大长老,我哥叶玄是世子,你为何要无端废了他?”

大长冷冷看了一眼叶灵,“这是家族大事,你插什么嘴?下去!”

叶灵显然有些畏惧,不敢直视大长老,但她却没有离开,而是鼓起勇气走进了祠堂,她再次对着场中两边长老行了一礼,“诸位长老,我哥正在南山与李家争夺那矿山开采权,他现在在为家族拼命,生死未知,而家族却在此刻以莫须有的借口废了他的世子之位,这实在是不公平。”

“放肆!”

大长老突然怒道:“废不废他,还轮不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说什么。来人了,给我将她拖下去。”

就在这时,新任世子叶廊突然笑道:“应该仗责三十,以儆效尤!”

大长老冷冷道:“那就杖责三十!”

很快,两名叶府侍卫冲了进来。

叶灵眼双手紧握,有些愤愤道:“不公平,我哥为家族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就连此刻都在为家族拼命,家族这般对他不公平……”

其中一名侍卫看了一眼那新任世子叶廊,他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

侍卫冷冷一笑,“叶廊少爷继承世子,乃众望所归,你嚷个什么?”说着,他抬起一巴掌扇在了叶灵的脸上。

啪!

一道清脆耳光声响起,叶灵右脸瞬间红肿了起来,不过,她却没有哭,只是死死捂着自己的脸颊。

叶廊打量了一眼那侍卫,笑道:“你叫什么?”

那侍卫连忙一礼,“属下章木,见过世子。”

叶廊点了点头,“你很不错,我成为世子之后,需要十名亲卫,以后你就做我的亲卫吧。”

闻言,章木大喜,连忙深深一礼,“属下原为世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叶廊微微点头,“拖下去吧,此人扰乱祠堂,不要留手,可明白?”

章木看了一眼叶廊,看到叶廊眼中的杀意时,他明白了。当下一把抓住了那叶灵的头发往外拖去。

就在这时,章木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而祖祠内,所有人纷纷转头看向了祠堂外。

祠堂外不远处,一名少年正朝着祖祠这边而来,少年穿着一件紧身长袍,长袍已经破破烂烂,而且到处都是血。

来人,正是从南山赶回来的叶玄!

看到叶玄,叶廊嘴角泛起了一抹yīn冷笑容。而祖祠内,众长老眉头纷纷皱了起来。

大长老双眼微眯,脸sèyīn沉的可怕,不知在想什么。

远处,当叶玄看到章木手中的拖着的叶灵时,他脸sè瞬间狰狞了起来,“谁给你的狗胆动我妹的?”

章木见到叶玄,脸sè顿时大变,他连忙看向叶廊,正要说话,就在这时,叶玄宛如一只猛虎突然跃到了他面前,后者还未反应过来,叶玄一拳便是轰在了他的面门上。

砰!

章木脑袋一阵眩晕,整个人踉跄跌倒。

而叶并未罢手,他再次朝着章木冲了过去,就在这时,祖祠内的那叶廊突然怒道:“叶玄,他是我的人,你胆敢…..”

叶玄突然一脚踩在了章木的胸口上。

噗!

章木口中顿时喷出了一口精血。

见到这一幕,叶廊脸sè无比难看了起来,而那叶玄则是抬头看向他,狞声道:“你的人?”

说着,他猛地一脚踩在了章木的脸上。

章木整个脸瞬间血肉模糊,口中不断哀嚎,“世子,救,救我……”

叶玄没有管那哀嚎呼救的章木,他走到了叶灵身旁,看到叶灵的模样,叶玄顿时心如刀割,他双手紧握,整个人在微微颤抖。

当叶灵当看到叶玄时,她眼中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哥,疼,好疼……”

闻言,叶玄神sè狰狞了起来,下一刻,他一下冲到了章木面前,然后猛地一脚揣在了章木的脑袋上。

砰!

青城,叶家,祖祠。

“先祖在上,叶玄无才,无德……此刻起,罢黜叶玄世子之位,由叶廊继承。”

说话的是一名身着黑袍的老者。

老者身后不远处,站着一名少年,少年嘴角挂着淡淡笑容。此人,正是叶廊。

而两边,是叶府众长老。

“为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有些怯怯的声音突然在这祠堂内响起。

众人闻声看去,门口站着一名小女孩,小女孩大约十二三岁,两只小手紧紧捏着裙角,脸sè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看起来有些虚弱,眼中还带着一丝怯sè。

这小女孩名叫叶灵,正是叶玄的亲妹妹,此次听到家族要罢黜叶玄,她不顾身上的病赶了过来。

黑袍老者眉头皱了起来,“叶灵,你做什么!”

名叫叶灵的小女孩对着祠堂内众人微微一礼,怯声道:“大长老,我哥叶玄是世子,你为何要无端废了他?”

大长冷冷看了一眼叶灵,“这是家族大事,你插什么嘴?下去!”

叶灵显然有些畏惧,不敢直视大长老,但她却没有离开,而是鼓起勇气走进了祠堂,她再次对着场中两边长老行了一礼,“诸位长老,我哥正在南山与李家争夺那矿山开采权,他现在在为家族拼命,生死未知,而家族却在此刻以莫须有的借口废了他的世子之位,这实在是不公平。”

“放肆!”

大长老突然怒道:“废不废他,还轮不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说什么。来人了,给我将她拖下去。”

就在这时,新任世子叶廊突然笑道:“应该仗责三十,以儆效尤!”

大长老冷冷道:“那就杖责三十!”

很快,两名叶府侍卫冲了进来。

叶灵眼双手紧握,有些愤愤道:“不公平,我哥为家族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就连此刻都在为家族拼命,家族这般对他不公平……”

其中一名侍卫看了一眼那新任世子叶廊,他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

侍卫冷冷一笑,“叶廊少爷继承世子,乃众望所归,你嚷个什么?”说着,他抬起一巴掌扇在了叶灵的脸上。

啪!

一道清脆耳光声响起,叶灵右脸瞬间红肿了起来,不过,她却没有哭,只是死死捂着自己的脸颊。

叶廊打量了一眼那侍卫,笑道:“你叫什么?”

那侍卫连忙一礼,“属下章木,见过世子。”

叶廊点了点头,“你很不错,我成为世子之后,需要十名亲卫,以后你就做我的亲卫吧。”

闻言,章木大喜,连忙深深一礼,“属下原为世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叶廊微微点头,“拖下去吧,此人扰乱祠堂,不要留手,可明白?”

章木看了一眼叶廊,看到叶廊眼中的杀意时,他明白了。当下一把抓住了那叶灵的头发往外拖去。

就在这时,章木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而祖祠内,所有人纷纷转头看向了祠堂外。

祠堂外不远处,一名少年正朝着祖祠这边而来,少年穿着一件紧身长袍,长袍已经破破烂烂,而且到处都是血。

来人,正是从南山赶回来的叶玄!

看到叶玄,叶廊嘴角泛起了一抹yīn冷笑容。而祖祠内,众长老眉头纷纷皱了起来。

大长老双眼微眯,脸sèyīn沉的可怕,不知在想什么。

远处,当叶玄看到章木手中的拖着的叶灵时,他脸sè瞬间狰狞了起来,“谁给你的狗胆动我妹的?”

章木见到叶玄,脸sè顿时大变,他连忙看向叶廊,正要说话,就在这时,叶玄宛如一只猛虎突然跃到了他面前,后者还未反应过来,叶玄一拳便是轰在了他的面门上。

砰!

章木脑袋一阵眩晕,整个人踉跄跌倒。

而叶并未罢手,他再次朝着章木冲了过去,就在这时,祖祠内的那叶廊突然怒道:“叶玄,他是我的人,你胆敢…..”

叶玄突然一脚踩在了章木的胸口上。

噗!

章木口中顿时喷出了一口精血。

见到这一幕,叶廊脸sè无比难看了起来,而那叶玄则是抬头看向他,狞声道:“你的人?”

说着,他猛地一脚踩在了章木的脸上。

章木整个脸瞬间血肉模糊,口中不断哀嚎,“世子,救,救我……”

叶玄没有管那哀嚎呼救的章木,他走到了叶灵身旁,看到叶灵的模样,叶玄顿时心如刀割,他双手紧握,整个人在微微颤抖。

当叶灵当看到叶玄时,她眼中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哥,疼,好疼……”

闻言,叶玄神sè狰狞了起来,下一刻,他一下冲到了章木面前,然后猛地一脚揣在了章木的脑袋上。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