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成辉呆呆的跪在地上,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看到了神仙……

陆泽一臂横伸,手掌之下、脚掌之前,正是那具跪倒在地、再无声息的机甲。

【他、他竟然真的做到了。】

【以人类之躯……瞬杀构装机师!】

咕嘟一声,金成辉咽了口唾沫,只感觉从出生到现在这15年都活到自家泰迪狗身上了。

“老大!”一声高呼,如杜鹃啼血,带着五体投地的佩服。

嘘~~~

陆泽竖起一根手指,止住了后者的表忠心,他目光淡漠扫过地上的斗士机甲,鳞状甲叶缝隙中……鲜红的血液缓缓渗出……

这次的出击之前,他便进行过一个猜想。

【窃影】组织是否已经接触到了星海种族——兵影族?

现在看来,既然血液还是鲜红,那么通往位置玄奇瑰丽世界的大门便应当还未开启,这也就解释清楚了对方如此迫切要抓获金成辉的原因。

“老大……还有没有人?”

逆光的美少女小蓉甜美写真

“怎么,你还想再碰到几个?”陆泽似笑非笑问道。

听到这句,金成辉吓得连连摆手,脸色煞白。

开什么玩笑!来一个还不够吗?

“如果布局者是一个傻瓜,那显然还会再碰到。”陆泽跨过多米尼克的尸体,对这台老式斗士机甲没半点兴趣。

“傻瓜?怎么可能!”金成辉一个激灵,这一环套一环的,差点把辉哥给套成粽子的家伙,怎么可能是个傻瓜。

“所以,看似聪明的家伙实际往往更傻。”陆泽随意开口,眼中挂着淡淡的讥讽。

金成辉猛地打了个寒颤,这大夏天的怎么感觉心底冒冷气呢,变~态这个词,大概、可能……嗯……应该就是指面前这个家伙的吧。

“那这次我们安全了?”金成辉眼中带着希冀问道。

“再等一会。”陆泽不紧不慢的走着。

又过了十多秒,天才骇客忍不住小声问道:“那个、等多久?”

陆泽站定,抬起头透过破旧的楼宇间隙,看着明媚的天空,眯起眼睛。

“让子弹飞一会。”

——-轰!

远处,一团火光陡然升起,剧烈的爆炸声瞬间盖下周围的一切。

“安全了。”

陆泽收回目光转身,用看碧绿韭菜一般的关爱眼神注视着金成辉。

“现在开始谈谈我们之间的事了。”

金成辉身躯僵住,浑身一个激灵。

……

……

当长阳街上的一家洗车店轰然爆炸时,率领一众皮衣人制造混乱突袭影257身形猛地一颤,墨镜下的脸颊肌肉止不住的抽动。

混乱的街道中,充满煞气的皮衣人环绕左右,但他的心脏却如坠冰窖。

因为那个爆炸的方向——

比目标后移了2公里。

这2公里,代表着这一刻主动权的彻底易主!

长阳街道的据点,暴露了!

他想不明白,明明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为什么突然仿佛有一只大手掀翻了整个棋盘。

那支战斗联盟的小队,究竟是如何发现己方埋伏的?

为什么尚南市这座明明戒备力量薄弱的自由城,竟然会让他们接连翻车。

“队长——”身后皮衣人看到他停止后,出声询问。

“打开外骨骼电池,既定目标,前进!”影257厉声说道。

话音落下,影257猛地抬头,侧身一闪。

咚的一声重响。

一柄合金斧旋转着从半空飞出,擦着他的身子而过,连柄切入泥土。

“呦呦呦,来让牛裂大爷看看,是谁说话这么牛皮哄哄的,前进你老母啊。”

牛裂魁梧的身影从烟雾中走出,一身结实到爆炸的肌肉,鼻孔朝天的大饼脸,嘴里还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看着眼前这三十多号人,满不在乎的咧嘴一笑。

牛爷竟然也能打一次智商碾压的局了,这种成就感你还别说,真他奶奶的舒坦。

尤其是看到对面那恨得咬牙切齿的表情,就像三伏天吃了冰棍一样,一个字——————爽!

“战斗协会怎么派出你这种不知死活的东西!”影257左手扬起,比出三根指头,身后四十余人同时收枪,从腰后抽出漆黑的伞钉机械弩。

军用级伞钉弩,一弩三矢,淬火后的浅蓝色箭头,透着森寒的光泽。

在80米的有效杀伤半径内,足以洞穿15mm的钢板,更遑论人体!

连续的两次碰壁,已经让影257的杀心彻底升起!

今天,他影二五七,就要把这尚南市,杀个底朝天!

嗡~嗡~

这一刻天空突然传来了怪异的声音,在场所有人抬头看去,这才发觉不知何时,数十台遥控型无人机从天而降,伴随的还有那瀑布般的白影。

嗖嗖——砰砰砰!

数十上百道半透明白色金属网将影257众人彻底围住。

“当然肯定不会只派出这只傻牛的,还有聪明的禾子呢。”拿着一根棒棒糖的小女孩蹦蹦跳跳从后方走出,满是天真无邪的模样。

在禾子身侧,则是穿着白色风衣,留着一头长发的冷酷青年——穆舍,他淡漠的扫过前方,反手从身后抽出那根黑色短棍。

随着手指轻压机关,咔咔的齿合声响起,一柄带着复杂纹路的漆黑长剑露出面目。

“就凭你们三个?射!”

影257眼中煞气大作,手掌猛地一挥,刹那间皮衣众人压下弩机,数百箭矢如暴雨般刺向前方。

“咯咯~”禾子含着棒棒糖,瞪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拍拍手。

噼啪~~

密集的闪电火花浮起在牛裂身前,交织成一道恐怖的雷电大网。

明明近在咫尺,却没有任何一支弩矢能够突破这最后的距离。

“大傻牛,看你啦。”

“还有,穆扑克,用你的黑剑狠狠揍他们呐。”

禾子攥起小拳头,可爱的加油道。

牛裂狞笑一声,猛地下蹲,全身筋肉咯吱作响,纵身一跳。

地面嗡的一颤,这名6星巅峰战师,狂暴冲入雷网之中。

“就让我牛裂大爷,来好好教育下你们这帮杂碎吧。”

而穆舍,快速向前踏出两步,黑剑点地带出一片绚烂的火花,一个凌厉的空翻落入战场。

6星战师……整整2名!

牛裂的拳头狂暴,似疯虎一般,古铜色的身躯仿佛钢铁一般,一拳轰出,连人带弩砸个稀烂。

穆舍的黑剑杀伤力更甚,不知名的金属剑锋上不时闪过紫色的电浆光芒,黑剑之下,人弩俱断。

甚至,他的剑足以快到斩飞数颗偷袭而至的子弹。

顷刻间皮衣人就呈现出被一边倒屠杀的趋势。

影257眼神恍惚了一瞬,他猛地按住右耳。

“指挥官,请求支援————”

沙沙的声音浮现在耳廓。

影257的脸上的所有表情凝固。

短暂的半秒之后,他讥笑一声,直接扯出隐形耳麦,踩个粉碎。

大吼一声向前冲去……

指挥官就这样放弃他了。

或许,从开始,自己就是炮灰吧。

可笑自己却不自知,甚至还想占据主动。

这个该死的组织,还有那个早就该死的指挥官,我影257技不如人,这次认栽。

老子,在下面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