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不是萝莉控!”莲太郎对此绝不承认,但看着那些孩子们脸上的笑容,沉默了片刻后,扭过头去小声的嘀咕道,“可恶……这个饭的香味竟然飘到这里来了,我们等一下也打一碗带回去给延珠吃吧。

“还说不是萝莉控。”

天童木更甩了下笔直的黑色长发,直接迈开步伐朝着森林当中走去。

看见那样的一幕,她忽然对这个被数次改变的世界,多了一点信心。

这一次的变化……或许不会更糟糕了。

与此同时。

沈默也将视线看到了这边。

boss他已经安排好了,比想象中的还要容易些,只需要拿出一些来自异世界的强大生物的细胞,这些原肠病毒就快速的吞噬,消化,然后同化、变强,甚至在体内形成对应的能量回路,比沈默预期的还要夸张。

自然的生产力,不容小看。

就犹如核裂变一样,只需要一个撞击,就能出现远超人类文明生产速度的生产价值。

那么接下来。

就是考虑普通怪物和精英怪的层次了。

妍子梦幻的可爱色戒

世界范围内,已经有不少人进行了初步的试探,目前来看,一般初级怪对诅咒之子没有太大的威胁,但是对一般人的话……天童木更的实力,已经差不多站在了一般人的顶端,她在剑道上的天赋达到了夸张的水准。

甚至可以做到斩断刀刃前方十米的物体这种地步。

如果拥有海贼世界之人的体质。

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能够进入大剑豪的领域,即便鹰眼在天赋上也会受到威胁。

所以,战斗的结果……

“对于人类精英的威胁,也不怎么大吗?”

沈默在看着天童木更一刀砍断一头第二等级的原肠生物之后,不由皱了下眉梢。

力量体系有点混乱。

按理来说,诅咒之子的力量绝对超越了普通人类。

但他感受到了天童木更挥刀时的能量波动,再加上她的剑术抵达这种程度时的年纪,足以说明一点——原肠生物的爆发,在某种意义上增强了能量的活性,导致普通人也拥有超越极限,对抗原肠生物的可能。

看来,初级怪的门槛也可以适当提高些。

沈默做出了决定。

作为策划,怪物的难度是一个需要仔细考虑的重点,他要平衡玩家的实力,以及经验的获取难易,避免出现高级玩家使用低级怪大肆刷分的情况,同时也要避免战士的培育过于轻松。

这些都需要仔细的考虑。

天童木更并不清楚,幕后的策划因为她的亮眼表现,准备提高游戏的难度。

她在继续砍倒了一头第二级的原肠生物之后,忍不住依靠在树上大口喘气。

面庞惨白,毫无血色。

没办法,肾不行就是这样,战斗力再强,也一点都不持久。

“已经给差不多可以停下了,社长。”里见莲太郎有些担忧的望着她,“而且,我们已经试探出结果了,这些原肠生物的力量和之前没有什么变化。”

“等等,莲太郎。”

天童木更喘了口气,直接坐在地面上,微微的眯起眼睛。

她已经弄明白了这款“游戏”的规则。

击败怪物,得到积分,然后用积分买各种系列的罐子,罐子里面开出的东西未知,这代表着“命运的为止”。

“竟然连商城都没有,只能买罐子,策划这款‘游戏’的神也太心黑了点。”天童木更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当心被神大人听到,社长。”里见莲太郎说着,还有些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天上,好像担心会被雷劈一样。

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

在发现了那些孩子们能够靠自己获得食物之后,他对这款“游戏”,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抵触。

天童木更真的没有说话了,因为她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

之前的战斗,她有些进入到嗜血的状态,结果太勉强了。

犹豫了一下。

直接购买了十个医疗系列的罐子。

罐子一下子出现在面前。

“莲太郎,帮我开。”天童木更微微喘着气的说道,“刚刚打的钱都在里面了,要开不出来好东西,回去就扣你的工资。”

“我在抽奖这方面的运气一向不好。”

里见莲太郎渐渐的有些紧张了,他察觉到了天童木更的状态有些不大对。

越来越虚弱的感觉。

她上一次去做血液透析是什么时候?

里见莲太郎转过头看了看,他们已经深入了不近的距离,这个时候再返回去说不定来不及,也就是说……一切都只能依靠这些罐子了吗?

“拜托了。”

里见莲太郎咬咬牙,直接打开了第一个罐子,同时有认知涌入天童木更的脑海。

精神药水。

可以提升精神状态,代替睡眠效果。

这是沈默趁着这次临时造物主模式,更新的设定。

为此,他甚至还购买了一套计算系统,用于维持规则,传输认知,即便他不在这个世界,也可以继续完成交易。

“这个没用。”天童木更有气无力的说道。

里见莲太郎加快了开启罐子的速度,这些罐子中甚至还有急救知识,是直接以光团的形式飞入天童木更的脑海。

幸好,在第五个罐子里面,开出了一个红色瓶子。

真的有红瓶!

里见莲太郎都已经顾不得感叹了,连忙给天童木更服下去。

效果是显著的,天童木更的脸色,肉眼可见的红润了起来。

“真的是太乱来了,木更小姐!”里见莲太郎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明显有些恼怒,“如果罐子里面没有可以治疗的东西,或者没有效果,木更小姐是打算死在这里吗?”

天童木更没有回话。

她站了起来,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

真的好了很多。

完想象不出上一秒她还是如此的衰弱,看上去奄奄一息,效果就和游戏当中的红瓶药水一样的神奇。

“第四个罐子才开出了红药水,真的是太差劲了,莲太郎。”天童木更甩了甩手,“后面的罐子还是我来开,你个非酋老老实实的看着。”

“我倒霉真是对不起了,知道我倒霉你还敢把命堵在我的运气上,你有在听吗?木更小姐!”里见莲太郎发现天童木更转移话题的企图。

更可气的是。

剩下的五个罐子,竟然真的被她开出两瓶红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