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铭自然是想到了自己的老师,在他看来这世上就没有什么事是这位国师大人不知道的,特别是这种玄门秘辛,绝对不是自己这方内之人能够猜的到的。

项铭当初在偶然间得到过一个锦囊,锦囊中提到让他为孟珺桐挑选一个能够传承仙道的弟子,骨根必须是顶尖的金枝玉叶,最好能够是先天半仙人那种程度。锦囊有言,此举可为孟珺桐未来化去一个灭顶灾祸。

项铭读过锦囊,对此事自然是上心备致,事关孟珺桐的生死安危,他如何能够不上心。这也是为什么他在见到项璇之时会那般的兴奋。

项铭是武修,自然是不懂如何看修行者的根骨资质,好在与那锦囊一道的还有一枚浅绿色的丹药,锦囊上说明,此丹药服下会伏于项铭的体内,若得见修仙天资上佳一等之人时,会自动为项铭开启一次道门天眼,这也是为什么项铭在见到项璇的时候,能够瞧到她那一身金枝玉叶的原因。

项璇在家族之中眼下还未展露头脚,像这样的一个小妮子,会关注她的人自然不多。而项家一门都是精研武道的,谁也没有想过宗族里会出这样一个顶尖资质的仙道好苗子,否则恐怕项王都会要将项璇接到身边,亲自护持其成长。

武者再强,便是如项王那般的大宗师。也就能够撑起项家百年鼎盛,武者终归会死,寿元犹有尽时。只有真正踏上了长生桥的得道仙人,那才是一宗一脉一支一道的顶天大梁。

项璇的事,项铭没有同任何人说,哪怕是九叔公,项铭也不曾与其提起过,只是提议让项璇每日到自己的府上来读三个时辰的书。借此来磨一磨项璇的跳脱性子,也算为日后给孟珺桐调教徒弟做好铺垫。

项铭带着项政来到驾车来到了国师府前,庄先生此刻正在门口叉着手望路,见到项铭去而又回,不由有些疑惑。

“怎么又回来了?”庄夫子看了一眼从车里探出头来的小项璇,微微有些疑惑,项铭不仅自己回来,还带了个小姑娘过来。

见到项璇,庄夫子目光微微一凝,他是儒家弟子,算是入了世的修行者,他一眼便看出项璇身上若隐若现的仙灵气,当真算是顶顶好的修行胚子。

“庄夫子,我要见老师。“项铭一只手抱起项璇,项璇早已经不再挣扎,乖巧得缩着身子,任由项铭将自己一只手稳稳得抱着。

庄夫子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示意项铭在门稍稍等,他进到府里去向洛无双禀报。

短发美少女大眼圆脸森女系装扮居家写真图片

很快,庄夫子从屋里走了出来:“先生让她进去。”庄夫子手指了指项铭手中抱着的项璇。

项铭微微一愣,随即开口道:“老师没准我入府?”项铭可没有狂妄到觉得自己入了几次太师府,便有了同自己兄长那般,能够和老师他们平交而坐的资格。每次来国师府上,他都是要等到得了师傅的应儿,才会进到府里去。

洛无双指明是让项璇进到府里去,项铭便知道自己是不能进府的。

“庄先生,小璇尚还年幼,且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还请您再和老师通报一声,让我入府,代她说明、”项铭毕恭毕敬,诚心诚意得请求道。

庄夫子脸色肃穆,双手在背后一叉,做出了平日里训诫弟子的姿态:“先生怎么说。你便怎么做,旁的事务不需要你来多想。”

“来,随我去见先生。”庄夫子朝着项璇一伸手。

项璇像是受惊的小兔一般缩在项铭的身后:“小叔,你不是说了嘛,不会把我交给铁面庄夫子的!而且咱们大楚律例,女孩子不能够……”

“放肆,”庄夫子被项璇称之为铁面庄夫子,事实上私底下城中的许多同龄人都是这样说的,还别说那微微轩辕的面庞,真的像是一副铁面。庄夫子又伸了一伸手:“随我进府去!”

项璇向项铭露出了求救的目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随时都像是要滴出水来。

项铭在项璇身前蹲下身子,轻轻帮她将那将落没落的泪珠给擦拭了去:“小叔在门口等你,里头那位是小叔的老师,他不会为难你的。庄夫子也是个好人,只是长的凶了些,小璇不要害怕。”

项璇紧紧得抱住项铭:“小叔,你可不能骗我,我就进去一柱香,哦不,半柱香,半柱香我要是还不出来,你要记得进来救我。”

这妮子是真的把国师府当成了龙潭虎穴了,那进门前生死离别的那副样子,看着庄夫子是满脸的黑线。到头来项璇也没有肯去牵这位老夫子的手。

看着项璇走进府内,庄夫子看了项铭一眼:“你们也都如此怕我?”

项铭闻言讪讪一笑,哪里敢去接这个话茬,连忙是作揖到底,行了一个标准的儒家敬夫子的大礼。

庄夫子轻轻哼了一声,这才跟着项璇走进了门去。

项铭很好奇,师傅难道已经算出了自己带项璇来找他,又或者是他早已经在冥冥之中瞧到了什么征兆。

项璇被带到了洛无双所在的书房之中,说是书房,这里简直就是一座书阁,从底层到顶部差不多有近三尺高,满满的都是规整的书架,且上边都放满了书。

一走进这儿,满屋子都是浓浓的青竹香气,这里的经典多数都是竹刻,少有见帛书笔墨。

“这么多书!“项璇也是个大条的,一进屋子,立刻就被周围浩瀚的书海给吸引住了,此前的恐惧和害怕一扫而空。

一个儒生模样,慈眉善目,长得十分年轻,可却是有着一头白发的男子,笑着来到项璇的身旁国:“怎么,你很喜欢读书吧?”

这知落在项璇的耳朵里,就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魔咒一般,下意识得就捂住了脑袋:“能别提读书嘛,我的头都快大了。”

一边的庄夫子闻言气得是吹胡子瞪眼睛,奈何洛无双在这里,他不敢发作。

洛无双倒是不以为意,只是他的目光早已经投注在了项璇眉心处的那个逐渐变淡,已经快要消失的梦痕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