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拳头打山?

在之前,这种事情叶玄想都不敢想的,但是现在,他正在这么做!

他与妹妹必须留在沧澜学院!

一是眼前的这纪老头能够医治妹妹,二是他们现在若是离开这里,没了这纪老头的庇护,他与妹妹下场必定会很惨!

他必须留在这里!

为了妹妹,别说一座山,十座山他都能打平!

看着远处一拳又一拳轰大山的叶玄,纪安之突然道:“你该让他们离开!”

纪老头摇头,“现在他们离开,必死!”

纪安之道:“当初就不该让他们来!”

纪老头看向纪安之,“是,他们来这里,就意味着要与仓木学院对上,但是,来这里,又何尝不是他们的一个机会?再者,若不是遇到我,他们每一个人的人生必定比现在要惨很多很多。”

纪安之沉默。

纪老头看向不远处的叶玄,“不管曾经他们因何而来沧澜学院,现在,他们是沧澜学院学员,而他们也当自己是沧澜学院学员,那么,我将对他们负责到底。”

樱桃小嘴清秀女森系写真

说完,他转身朝着远处而去,但是没走几步,他便是醉倒在了一旁。

纪安之也没有去扶,因为她已经习惯了。她转头看向了远处,叶玄还在疯狂地轰山,但是,相比起整座小山,他连一角都没有轰掉!

相反,他双手已经彻底血肉模糊。

纪安之摇头,转身离去。

如纪老头所言,既然成为了沧澜学院的学员,如果实力不强,免不了日后为仓山小道添一具尸体。

夜色下,叶玄一拳一拳轰着,心中问,“前辈,这种方法可有效?”

神秘女子没有回答。

叶玄又接连问了两遍,神秘女子依旧没有回话,无奈,他只能继续一拳又一拳轰着。

痛吗?

自然是痛的!

虽然他已经金身境,肉身比正常武者要强悍很多,但这可不代表他就无敌了。不过,他也没有怀疑纪老头的这个方法,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么做有何意义,但是他知道,也许他很快就会知道了。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已经快天亮,叶玄停了下来,他刚停下来,纪老头便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纪老头丢给了他一包草药,“碾碎,用在拳头与双臂上!”

说完,他转身离去。

叶玄打开那包草药,然后用力碾碎,接着,他涂在了自己双臂上,当草药刚接触到他皮肤的那一刻,他疼的直接跳了起来!

疼!

那些草药接触到皮肤,就像是一块烧红的铁放在他皮肤上,灼痛无比!

不过还好,他硬生生忍了下来!

因为他发现,他手上的伤在慢慢愈合!

其实,这点痛苦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大碍,要知道,当初他在修炼隐藏境界金身境时,那时所遭受到的痛苦才是真正的让他终生难忘…..现在想想都有点后怕!

片刻后,叶玄看了看自己双臂,此刻,他双臂通红,像一块红铁,他转身再次朝着那片小山冲了过去。

嘭嘭嘭……

场中,一道道炸响声不断响起。

就这样,这些炸响声足足持续到了正午时分才停下来。

做午饭时间!

叶玄来到瀑布洗刷了一番,正要离开,就在这时,瀑布下一道人影浮了起来,正是那白泽。

此刻的白泽上身,已经完脱了一层皮……是真正的脱了一层皮……惨不忍睹!

白泽爬到了石头旁,丢了一包草药给叶玄,“帮,帮个忙……”

叶玄捡起药包走到了白泽身边,然后将那药包内的药草碾碎,接着,他将那些草药途在了白泽身上……

白泽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叫出来,但却被他硬生生忍住了!不过,他身都在颤动着。

看着白泽身上的伤慢慢愈合,叶玄轻声道:“这药不错!”

白泽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道:“自然,这可是上好的优灵草,一片叶子就能卖至少五十金币!”

叶玄突然停了下来,他看了看手中剩下的药材,“真的?”

白泽点头,“自然不假!”

叶玄犹豫了下,然后道:“要不,我们别涂了,把这拿去卖了?”

“大哥……别开玩笑……”

“五五分?”

“快点涂……”

“七三分?”

“我……能打死你吗?”

“……”

半个时辰后,叶玄跟白泽回到了沧澜殿,而在沧澜殿店门口,趴着一名男子,正是那墨云起!

墨云起趴在那里,双腿如同打摆子一般不断抽搐着。昨天晚上,他被那头魔狼追了一夜,腿都差点跑断!

叶玄看了一眼墨云起,转身离去。

半个时辰后,众人围桌而坐,而今天,气氛有些不一样了。

当叶灵给大家盛好饭后,墨云起直接开始扫荡起来,白泽也是在犹豫了下后开始疯狂扫荡,叶玄也是吃的好无形行。

修炼一夜,第一是累,第二是饿!

看到叶玄狼吞虎咽,叶灵看的实在是心疼,她连忙给叶玄盛了一碗汤,然后轻轻拍打着叶玄的后背,“哥,慢点吃,慢点吃,别噎着……”

不远处,墨云起看了一眼叶玄兄妹,然后低声一叹,“为什么别人家的妹这么的乖,而自己家的……哎……”

说完,他继续埋头苦吃。

这时,纪老头起身,“今日起,不得随便下山!”

说完,他转身离去。

“为什么?”墨云起突然问。

纪老头没有停下脚步,“想死的话就下去!”

墨云起看向纪安之,后者舔了舔筷子,“山下来了一些仓木学院的学员,每天就在等着你们下山!”

墨云起冷笑,“怕他们个锤子!”

纪安之看了墨云起一眼,“你能打赢一个,但你能打赢十个吗?而且,听说有内院弟子到来,总之,别小看仓木学院,上次他们轻视你们,被你们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是现在,不会了。敢来的,都不会是什么垃圾,当然,你们要是觉得修炼无聊,想找刺激一点的,也可以下山去跟他们打打!”

说完,她起身朝着厨房而去。

因为每一次叶玄都会给她留一份饭菜……

吃完饭后,叶玄换了一套衣服,然后继续去轰山了。

而白泽则是继续回到了瀑布下,至于墨云起,他则是进了大山,而他身后,又是那头魔狼……

后山,叶玄一拳又一拳轰着面前的山,每一次轰出,他都会用上自己的战意,一开始一切都还正常,但是渐渐的,他发现,他的战意好像变强了!

不仅战意,就连自己拳崩的威力都变得有些强了!

发现这一点,叶玄心中顿时一喜,显然,这种修炼方式还是非常有效果的。于是,他更加卖力了!

就这样,叶玄三人每天就这么修炼着,一天一天过去……

而每一天都会有仓木学院的学员来到沧澜学院山下,一开始他们只是等,想等叶玄等人下山,但是渐渐的,他们发现,叶玄等人好像没有丝毫下山的意思!

于是,一些人开始结伴往山上走。

为首的是一名身着锦袍的男子,男子大约二十来岁,身材高大,腰间撇着两把短刀。

此人,正是仓木学院外院三大天才之一:陈琰!

而在陈琰身后,是六名仓木学院的学员,个个都是御气境巅峰,且气息浑厚,显然,来的都是外院顶尖的高手!

陈琰身旁,一名学员突然道:“陈琰学长,我打听过了,那叶玄三人,实力并不弱,特别是叶玄,听说还是一名剑修,安国士都对他另眼相待,此次我们不可大意!”

陈琰点头,“自然不能大意,左立就是死在自己大意之下,不过也正常,别说他,就算是之前我遇到沧澜学院的学员,也会轻视。”

说着,他抬头看向上方,“左立等人身死,给了我等一个警醒。”

众人点头。

仓木学院会轻视沧澜学院一次,但不会轻视第二次,好歹是千年学府,教出来的学员都不会是什么蠢货。

很快,陈琰一行人来到了沧澜殿前,在沧澜殿殿门口,一个小女孩正在洗衣服,这小女孩自然就是叶灵。

当看到陈琰等人时,叶灵连忙转身就跑,她跑到了纪老头的院落,纪老头躺在椅子上,身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散发着一股难闻酒气!

叶灵走到了纪老头的身旁,然后轻轻推了推纪老头,焦急道:“纪爷爷,快醒醒,他们打上来了!”

纪老头没有动静。

而这时,陈琰等人已经来到了纪老头院落门口,见到这一幕,叶灵连忙躲在了纪老头的身后。

陈琰看了一眼躺在椅子上的纪老头,然后微微一礼,“晚辈仓木学院外院学生陈琰,特来向沧澜学院学员讨教。”

说着,他直视纪老头,“就决生死!”

生死挑战!

现在的整个帝都都在看着仓木学院,如果仓木学院不能替左立等人报仇,毫无疑问,会影响仓木学院的声望,而沧澜学院的名声必定会一涨在涨!

最重要的是,仓木学院压了沧澜学院这么多年,他们不能在这自己这一届出岔子,不然,他们这一届学员就是仓木学院的耻辱!

这时,纪老头突然开口,“在后山,去吧。”

陈琰等人转身离去。

这一天,沧澜后山,注定只有一方学院学员活下来!

&nbsps: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