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琉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

现在每个看见她的人都会这样说。

虽然是从警备队中加入的,虽然曾经是敌人,但是现在的她,看起来热情开朗,非常乐于帮助别人,脸上总是带着笑容。

这是因为,她现在将夜袭视为“正义”的一方。

但是,在讨论着如何处置“罪恶”的一方的时候,她也展现出了令人吃惊的特性。

就一个字,杀。

任何的罪犯都不放过,无论是贵族,还是罪犯,甚至是一些小偷。

只要有罪名,她展现出来的毫不掩饰的恶意,让人吃惊。

这与平时的她构成了一副矛盾的姿态。

不过,夜袭中有的人已经开始将她视为同伴,正在潜移默化的开导,这也是贞德乐意看见的,因为这位少女的性质,和她实在是太像了。

平时的状态,与复仇的火焰燃烧起来时候的状态,完就是两人。

饭后。

全世界调色最好的图片

阿尔托莉雅总算是开始讲述自己的计划。

“娜杰塔你刚刚说的很对,这个国家需要一个足以被永远铭记的场面,而这个场面,革命军必须要看见。”阿尔托莉雅说道,“艾斯德斯的军队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希望,革命军能够跟在艾斯德斯的身后,目睹我们在帝国之前的大决战。”

无论艾斯德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阿尔托莉雅都决定利用这个机会,一举解决掉这个任务。

展现力量,震慑世界。

再以“神”的名义,监督着世界秩序的重建。

听起来似乎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是,一个展现力量的对比是必须的,纵观整个国家,也只有艾斯德斯和布德有这个资格。

“您难道从一开始就计算好了一切吗?”娜杰塔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有些惊叹的问道。

“并没有。”阿尔托莉雅摇摇头,“我一开始,是准备从高层入手,先解决掉帝国最后的支柱,再来处理革命军的问题,可是,我现在改变了主意,既是因为艾斯德斯班师回朝,也是因为革命军和我想象中的有些不同。”

所谓的不同,就是指信念。

革命军没有一个统一的信念,或者说,唯一的统一信念就是推翻帝国,但是在那之后,他们就很容易闹出各种分歧。

这种情况下,即便是震慑了少数人也没有意义,因为这些人未必能够当权多久,更是容易卷入到他们之间的争利点。

“回去说服革命军这一点,就交给我吧。”切尔茜有些讨好一样的凑到阿尔托莉雅的身边,有些不好意思的搓搓手,“陛下,您看看,我有没有这个成为神的机会呀。”

旁边的娜杰塔捂住头。

似乎是很无奈的样子。

“有。”阿尔托莉雅给了一个准确的回复,“你的心中藏着某种心愿,我猜,是想要复活你那些曾经死去的同伴吧,很遗憾,这个心愿只能够靠你自己去完成,我没有复活亡者的能力。”

切尔茜的表情变得有些讪讪了起来。

她的确是用了一些小聪明。

因为她看出了阿尔托莉雅的性格,这位王并不会在意些许的失礼,反而可能会被这样的手段拉近关系。

不过。

她还是从阿尔托莉雅那里得到了准确的回答。

忍不住继续问道:“难道,靠我自己就能够做到吗?”

“这是你的心愿,而心愿,在我们的世界中是不存在不可能的。”阿尔托莉雅的视线似乎略微有些深邃起来,她看了一遍所有人,“在一切都结束之后,我们的世界就会展现在你们的面前,我并不强求你们一定要跟随着我,但是,我仍然祝福你们能够那那个无边无际的世界中实现自己想要实现的心愿。”

一句话,所有人的表情都不由自主的带上了期待。

在帝国的局势开始明朗而简单的时候。

她们所有人,都开始期待起这之后的事情了。

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每个人都怀着这样的期待,并将热情诸如到这最后要做的事情中。

切尔茜回去了。

她实现了自己的承若,用语言说服了革命军,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各路革命军都紧跟在艾斯德斯的军队身后,一路朝着帝都前进。

而艾斯德斯,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并没有特意做些什么。

甚至还有意吊着后面的革命军。

“看起来,他们打算来一场大决战。”这个嗜战的女人脸上露出了期待的表情,就如同小女孩渴望糖果一样单纯美丽,“那就是已经有了对付我的把握吗?希望不会让我失望。”

艾斯德斯渴望一场愉悦的战争,已经渴望很久了。

边境的那些异族,在她的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在听说了夜袭在帝都的动静之后,她恨不得直接先一步飞过来,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大军前进,这是大臣的要求,也是她的渴望。

日子一天天的接近。

帝都之中,也已经注意到了这边革命军的动向。

大决战即将来临了。

整个帝都内,都开始变得有些肃杀起来。

就连皇宫内的小皇帝,都意识到了氛围的不对。

“大臣。”小皇帝有些不安的看着自己身边最信赖的大臣,“艾斯德斯将军是今天什么时候抵达帝都?”

“陛下,等到太阳升到了最高的地方,艾斯德斯将军和她的军队,就将抵达帝都的大门。”大臣一边往嘴里面塞着肉,一边笑道,“到那个时候,陛下就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了,无论是那些反叛者,还是夜袭,都将会被艾斯德斯将军和她的军队撕成碎片。”

小皇帝稍稍露出了些安心的表情。

这一段时间,小皇帝其实也感受到了某种恐惧。

毕竟,那些他所知晓的臣子,都有不少死在了夜袭的手中,如果不是布德将军和大臣一直守在他的身边的话,他可能连睡觉都会有些不安稳。

“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大臣再次说道,细小的眼睛里面透露着兴奋和安心的色彩。

他已经看出了革命军的目的。

竟然将最后得战场选在了帝都的门外。

简直太美妙了。

完就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