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听了奥罗拉的想法,只能感慨怪不得隐异猴可以猎食这个世界的超凡动物,人家又有隐身能力又有强大的身体素质,双重能力加持下,偷袭体型比它们大得多的动物都不在话下。

从他们上次在洼地里杀死的那只隐异猴来看,它们的体型大概介于成年男性与成年女性之间,四肢比人类四肢长一半左右,体型上不是特别夸张,但却能爆发出很强的力量,竟然生生把简易房屋的pvc房顶撕开一条口子,这样的力量水平很诡异,不是这种体型的普通动物应该能做到的,如果是双重能力的话,就可以解释了。

猜测归猜测,这种事暂时没办法在地球上证实,说不定隐异猴只有单能力,人家天生力大无穷呢。

说话的时候,为钱而来的超凡者们已经大部分都出发了,她们有的是独行侠,有的三五成群,选择的交通工具也是五花八门,考虑到要搜索上千平方公里的面积,不是一天能结束的,步行肯定不现实,有人选择乘坐直升机大面积快速搜索肉眼看不到但红外镜能捕捉到的活动热源,有人选择开车,甚至有人开着房车来的,那位被欧阳彩月盯着的牵着一条高大猛犬的超凡者是骑摩托车。

其他学生们也大部分出发了,她们来之前信心满满,但亲眼看到这些社会上的超凡者们准备得如此周祥,不由得气馁了几分,只能抱着重在参与的心态行动了,不过她们的优势是团结,都是跟相熟的同学或者朋友一起组团行动,不用担心被人背后捅刀子。

牵着高大猛犬的超凡者解开狗的牵引绳,给它闻了闻盒子里的布块,然后骑上摩托车出发。车速不快,她的狗小跑着跟着摩托车,但是没有低头猛嗅,因为如果它的嗅觉如欧阳彩月说得那么灵敏,那么已经不需要刻意嗅闻地面的味道了。

那人一走,欧阳彩月立刻牵着狗走去高大猛犬刚才停留的位置,让她的狗记住那条狗的气味——并不止她一个人这么做,还有几位牵狗的超凡者也心照不宣地做着同样的事,而被跟踪的那位肯定也知道自己会被跟踪,在路上会想办法甩掉跟踪者……简直是一出谍战大戏。

“好啦,准备出发吧,你们有什么计划,说来听听?别说你们根本没计划。”欧阳彩月牵着狗走回来。

江禅机跟她稍微熟一些,所以由他代表大家回答道:“计划倒是有,但我们没想到用狗追踪这种办法,主要是范围太大了,觉得用狗不太现实,没考虑到有觉醒了能力的狗……现在你的方案更好,所以我们原来的计划就放弃了,我们配合你的行动。”

昨天夜里他们讨论了很久,其实一直没什么太好的方案,原因就是搜索范围太大了,他们觉得还是得依赖人海战术,同时辅以社会工程,所谓社会工程就是打听哪里有疑似超凡动物出没的消息,然后去当地寻找,另外就是针对山洞和土洞进行重点搜索,因为现在天气一早一晚已经有了凉意,尤其是晚间,隐异猴很可能躲在洞里避寒。

江禅机会骑飞马大范围巡视,但如果隐异猴躲在洞里,鱿鱼须恐怕也无能为力——鱿鱼须探测超凡动物的原理似乎是要对方“关注”他,不论是注视他还是听到他的声音,反正对方的“意识”得意识到他的存在,有些类似于被动探测的雷达,而如果隐异猴深藏洞里,不知道他从天空飞过,那也无可奈何。

“就这?”欧阳彩月无语,“闹了半天你们是打算瞎找一气?”

秀美蛙蛙的清新私房

“倒也不是瞎找。”江禅机指着她拿到的说明纸,“你到底好好看过说明没有?这种猴子疑似喜欢猎食其他超凡动物,但地球上的超凡动物哪有那么多?等附近的超凡动物吃光了之后,它们打算吃什么?”

欧阳彩月愣了一下,半响没反应过来,直到注意到他古怪的眼神,突然明白了,骂骂咧咧地说道:“艹!难道我们都是诱饵?”

“别说得这么难听,我们不也是一起当诱饵么?”他指着自己、同伴以及其他学生,“当诱饵又不是当炮灰,学校已经把这种猴子的特性全展示出来了,并且再三提醒注意安全,又不是让你们在懵懂无知的情况下来送死……”

没错,在学校的计划里,一开始就没指望能主动发现隐异猴的踪迹,发布悬赏引来这么多超凡者,以及大量派出超凡者学生,真正的目的是以他们为饵,吸引隐异猴从藏身处出来……猎食他们。

他们这些超凡者散布在上千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假如隐异猴真有探测超凡动物的特殊感官,它们肯定能感受到有外卖小哥不请自来。

因此,虽然这些超凡者的数量相比于搜索面积而言实在很少,但找到隐异猴的机率是很高的。

听了他的解释,欧阳彩月勉强算是接受了,毕竟这些学生也是同样充当诱饵,但她有些不太明白的是,仅仅是几只从实验室里逃跑的克隆猴子而已,红叶学院为什么要付出这么大的赌注呢?

在官方说明里,没有提到隐异猴会孤雌繁殖指数级繁衍的事,其他动物也就罢了,这种会隐身又凶残的动物一旦扩散成灾,全世界都会完蛋。

“好吧,还有没有什么我需要知道的?”她没好气地问道。

“发给你们的红外镜里内置了定位器,如果有人长时间停留在某处不动,或者信号消失并且失联,我们或者有空闲的学校老师会赶去查看情况,这算是安全措施吧。”他解释道。

小穗带着一台平板电脑,此时屏幕上有密集的亮点正在向四周扩散,每个亮点代表一位携带红外镜的超凡者。

欧阳彩月一惊,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领到的红外镜,心说这玩意儿还有后门啊?

“不早说!那岂不是用不着我用狗来追踪那个人的气味了?”

小穗摇头,“可惜不行,这些红外镜没有编号,我们不知道哪个信号是属于哪个人的,而且我们监控定位信号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了查看哪片区域没人去,然后我们就去哪片区域,起到查漏补缺的作用。”

欧阳彩月想了想,“听上去有些道理……这样吧,分头行动,我跟踪的那个人早有警觉,会想办法甩掉我,所以我需要一两个帮手,剩下你们其他人按照你们的方式来,如果我觉得找到目标了,就跟你们联系,你们尽快赶来与我汇合。”

江禅机见大家没异议,点头道:“好,谁跟你去?”

欧阳彩月在他们的脸上扫了一圈,“我要那个叫陈依依的,她在不?”

“我在。”陈依依站出来,出声打破了她那种特有的隐身状态。

“行,你跟我一起,有时候我需要假装被甩掉,这期间由你来跟踪那个人,不过那条狗的嗅觉真是超灵敏,你确定它不会发现你么?”

欧阳彩月在第一次跟江禅机和陈依依相遇时就对这个小女生印象深刻,她要陈依依跟她一起行动的目的除了两人接力跟踪之外,万一发生危险至少有个照应。

“……我不确定。”陈依依小声说道。

“这样啊……那最好再多一个人,我记得你好像是忍者?忍者也能隐身吧?”欧阳彩月又望向33号。

33号点头,“行,我跟你们一起。”

“好了,我们出发了,剩下的人你们自行安排吧。”

欧阳彩月租了一辆越野车停在废弃小学的门外,招呼陈依依和33号跟她一起上车。

她们三人离开之后,在场的人大部分都走光了,学院长和几位老师也已经返回学校投入招生工作。

奥罗拉她们不急于离开,观察着平板电脑上光点的移动方向,等大部分人决定搜索方向之后,他们再去人少或者没人选择的方向。

不过江禅机要先走一步,他要借助弗丽嘉在空中搜索山峦地区,就算是超凡者也懒得翻山越岭,可想而知大部分人会把山峦地区放在最后阶段搜索,尽量先在平原地带寻找,平原上实在找不到再考虑进山。

奥罗拉她们也不会这么多人一起行动,同样是分成几个小组,只不过15号、拉斐、米奥这三位实在不太好安排,15号和拉斐是身份特殊,而米奥……无论哪个小组都不想带着她,她自己也乐得清净,希望自己一组,但江禅机可不放心让她单独行动,天知道她离开之后会不会被拐卖到深山当生育机器。

“既然这样,如果你们不怕我逃跑的话,不如我们三个人一组吧,我来带着她们行动。”

令人意外,15号主动站出来,打破了僵局。

江禅机他们心里咯噔一声,犯了嘀咕。

还不等他们回答,米奥先跳出来了,“凭啥?你年纪比我大还是怎样?我堂堂米奥为什么要受你的管束?”

“就凭这个。”

15号的右手三指撮合,做出打响指的姿势。

“可恶!你这个大魔王!有本事别用这种黑魔法!”米奥咬牙切齿地瞪眼。

从理论上说,这其实是最好的选择了,因为15号的能力很克制她们两个,不管是拉斐突然失控还是米奥犯神经,她都可以控制住她们。

江禅机注视着15号,他对她并不是100%放心,他认为她不会逃跑,但未必不会做其他事。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相信她,即使她暗中做了什么,应该也不会伤害到拉斐和米奥,现在没有更好的选择,先把隐异猴的事解决了再说,这个不能拖。

“行,那她们就交给你了。拉斐,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听这个人的话,否则梵天会惩罚你的。”他把装有血袋的背包交给15号。

他骑上弗丽嘉先行一步,向最近的一条山峦飞去。

奥罗拉她们自发组队,不久之后也陆续离开。

片刻之后,这座用来临时集结的废弃小学里只剩下15号她们三人了,不过明天还会有其他姗姗来迟的超凡者赶到,早上依然会在这里集合。

米奥双手抱胸,一脸敌意地盯着15号,“我警告你哟……”

“一起去玩吧。”15号说道。

“啊?”米奥一听见“玩”这个字,立刻来了精神,“不是要去抓那些猴子吗?”

“又不妨碍,一边玩一边找那些猴子也不错,你说呢?”15号反问。

米奥顿时眉开眼笑,“有道理!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么……去哪玩?”

“海边如何?”15号指向东方,“海边也在搜索范围之内,我刚才看好像很少有人往那边走。”

“海边……”米奥为难地皱眉,“我不太喜欢玩水……”

“海边不一定要玩水啊,可以堆沙堡,可以蒙眼砸西瓜……”

“蒙眼砸西瓜?嘻嘻!我要玩这个!”米奥转眼看到呆滞的拉斐,“让她顶着西瓜,我蒙眼来砸!”

“行,没问题!”15号满口答应,“把你手机借我用一下,我打电话租辆车。”

米奥毫不犹豫地掏出手机给她。

“这里挺偏的,车过来要二十分钟左右,你要是无聊的话,先去旧校舍里探险如何?说不定能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15号接过手机,“等车来了我喊你。”

米奥正有此意,兴冲冲地就跑进阴森森的教学楼里不见了。

15号看了一眼拉斐,行尸走肉般的拉斐不可能泄密。

她确定陈依依和33号已经离开,赵曼在校医院里,对视线的敏感训练令她确定周围没有忍者或者其他隐身超凡者潜伏,所以没人能听到她要说什么。

她先打电话给租车公司,要了一辆车,然后又拨了一串号码,前面加了外国的区号,响四声的时候挂断,然后等十秒重新拨打,这是约定好的暗号,对方不会轻易接听电话。

电话接通了,对面没有说话,但是能听到呼吸声,显然在等她这边先亮明身份。

“哥,是我。”她用日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