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了,我这里还真有地图。”孙正风说罢,拿出一块巴掌大小的水晶片来,“你把神念浸入其中,便可以察看这张地图了。”

刘官玉接过地图水晶,神念浸入,果然水晶里面有着许多地名和路线,而且还标注着一些名字,好像宗派势力。

“师尊,标注的这些是宗门势力吗?”他问道。

“在一些重要的大城市,都标注了当地的顶端势力,可以参考一下。”孙正风解释道。

“这地图功用不小啊,有了这地图在手,就好办多了!”刘官玉沉痛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

“谢谢师尊!”

“什么时候出发?”彩虹仙子问道。

“天黑色就走!”刘官玉迫切道。

“这么急啊!”彩虹仙子依依不舍。

“我恨不得马上就飞到罗汉国皇城!”刘官玉恨声说道。

离开密室,他思量再三,脚步一踏,还是朝着满江红而去。

这一去,千难万险,步步杀机,很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白皙薄荷味美女午后惬意高清写真图片

“还是要跟他们道别一下!”

想起这一帮好友,他心中亦是有些不舍。

夕阳西下,拉长了他孤独而决然的身影。

很快,他来到了满江红。

一切如旧。

花红草绿,树木葱郁,巨石耸立,却挡不住离别的愁意。

门虚掩着,不见一个人影。

他一步一步,慢性走进庭院,推开了门。

然后,他便呆住了。

门内,一堆人,坐满了整个屋子。

先前迎接他的那一帮人,全在这里。

“咦,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他惊讶的问道。

李超超站起来,说道:“小师弟,你的心思,早就被我们分析清楚了!”

“我们料定,你必然要前往罗汉国营救孙师姐!”蔡加权一字一顿的说道。

“所以,你们这是集体来跟我告别?”刘官玉沉声道。

“不,我们告而不别!”张冒灵咬着字眼。

“我们是来告诉你,别想着一个人去!”赵满堂大声道。

“我们,也要去!”陆武志道。

“这不可能!这跟你们没关系!”刘官玉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我们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我们只是友情告知一下。”风雪珊高傲道。

“你同意,我们要去,你不同意,我们也要去,而且是必须要去!”张幽妍一向温柔平和,此时却铁血起来。

“除了赵满堂和张冒灵,我们砍柴组,都已经晋入借天境了。”李超超自豪道。

“恭喜三位师兄!”刘官玉道,“但这不是你们可以跟我去的理由!”

“我不管别人去不去,但至少,我必须要去!”段歌军不容置疑的说道。

刘官玉刚想说话,段歌军却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除非,你不认我这个兄弟!”

这简单的一句话,却犹如锋刃的利剑,直刺刘官玉心底深处。

刘官玉暗暗的深吸了一口气,胸中涌起一缕复杂的情意,凝视着段歌军,却不知说什么才好。

“刘官玉师兄,在宗门试炼之时,我们便早已共同经历过生死,你不能抛下我们独自一人前去!”杨晓丽肯定道,眼眸中有着一种决然。

“刘官玉师兄,你救了我!”花青青道,“何况,陆武志也要去。”

“我去,她就去,她去,我也去!”陆武志瓮声瓮气的说道,“反正,我们俩都得去!”

紫灵儿眨巴眨巴眼睛,理直气壮的说道:“你是我半个师傅,你说我该去不该去?”

“你帮我报了仇,我必须还你这个人情,”柳烟霞一张冷峻的俏脸非常平静,仿佛说着一件跟她毫无 关系的事情,“欠了人情,就得还!”

“我就去看看,不行啊?你管得着嘛!”童颜巨胸的慕容欢说了一句,根本就没问刘官玉同意不同意。

那意思,霸道强势,你同意不同意,我都会去。

刘官玉有些无语了,也很感动。

“你们跟着去,就是跟着送死!有必要吗?”

“一个男人,真啰嗦,婆婆妈妈的!骷髅岛我们都去了,还怕一个罗汉国!”风雪珊意气风发的说道。

“就是!”

几个美女都笑了,那笑容,如同扑面而来的春风,拂过百花的花蕊,芳香十里;如夜间最明亮的一片星光,照彻大地。

万般无奈,盛情难却,刘官玉只好同意。

“不过,我是要乘坐飞行舟前往,坐不下那么多人,请赵满堂师兄和张冒灵师留下,可以吗?”他抱歉的问道。

二人没有说话,显然不大乐意。

“两位师兄,下次我们一起血战到底!”刘官玉承诺道。

“说话要算数!”二人有些不甘心的盯着刘官玉。

“一定,一定!”刘官玉重重道。

“什么时候走?”风雪珊问。

“在后山集合,天一黑就立即出发!”刘官玉道。

众人打坐修炼,天很快就暗下来。

众人神情肃穆,一语不发,在后山处坐上了飞行舟。

“出发!直杀罗汉国皇城!”

趁着夜色的掩护,飞行舟从万丈悬崖上方一冲而出,破开云层,冲开了一条血战之路。

开阳峰顶。

夜色中,孙正风的身影若隐若现。

“这小子,居然带了这么多人去!倒是出手了我的意料,看来他人缘还不错。”

一闪身,回到了密室中。

“我也想去罗汉国皇城!”他对彩虹仙子说道。

“早就等着你说这句话了!你没有让我失望!”彩虹仙子凝视着孙正风,说道。

“我可就真走了,你怎么办?”孙正风有些迟疑的说道。

“怎么办?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回来!我告诉你,可不要让我等太久!”彩虹仙子眉毛一扬,脸上多了一丝杀气。

倘若不是病重不能行动,她早就去了。

当年的彩虹仙子,是何等的一个杀伐决断,行动如风的奇女子!

但现在,她却只能在家里等。

孙正风出了密室,来到山峰的另一处。

这里是培植灵草的圣地,也是开阳峰的禁地,即便是刘官玉,也还没有来过。

打开禁阵,孙正风大步而入。

“参见峰主!”四名童子施礼道。

“守住门口,不让任何人进来!”他吩咐道。

“遵命!”

来到藏药室,孙正风打出几道法诀,墙上露出一道门户来。

踏步而入,里面摆满了更加珍贵的灵草,孙正风却是连看都不看,抬手又是几道法诀打在墙上,再度露出一个门户来。

屋里空空荡荡,似乎什么也没有。

但下一瞬,虚空一阵波动,两名黑衣人凭空浮现而出,单膝跪倒:“拜见主人!”

“免礼,一切正常吗?”孙正风沉声问道。

“一切正常!”

“带路!”孙正风一摆手。

黑衣人退开,转身,一掌拍在墙面上,掌间陡然有漆黑的光芒迸射而出,而墙面上也有银白的光芒弥漫而出。

黑白两种光芒绞合在一起,扭曲,翻腾,耀眼夺目。

下一瞬。

“嗡!”

一声闷响,墙面裂开,显露出一个传送阵。

一个黑衣人陪着孙正风站在了传送阵中。

光华闪动,景象变化。

来到了一个特殊的空间。

一个大山谷,草木葱郁,怪石嶙峋,小河流水,数十间楼台掩映其中,宽阔无比的广场上,趴着五只凶兽。

看起来很凶的凶兽。

一只龙头虎身,一只牛头蛇身,一只凤头猪身豹尾,一只六眼六脚六翅。

还有一只九头八角,头顶四角,四脚底各有一角。

长而坚实,锐利如刀。

这五只凶兽一见孙正风进来,立时有所感应,唰的一下站起,风一般冲到近前,于一丈处趴下,头颅触地,齐声嘶鸣。

孙正风一挥手,五只凶兽立时站起,乖乖站成一排。

“**的不错。”孙正风淡淡的说了一句。

那黑衣人立时满脸胀红,似乎受到莫大的鼓舞一般,颤声道:“愧对主人谬赞!”

话音未落,便听得破空声响,原本空无一人的广场四周,竟然同时冒出无数黑衣人,如同流星般汇聚到了孙正风面前。

“拜见主人!”齐齐躬身行礼。

“黑杀!”孙正风喊道。

最前一名黑衣人越众而出,在他身前站好:“黑杀在!”

“留下十名黑夜队员守护密室,其余九十名,随我杀敌!”孙正风沉声说道,“呵,对了,带上五只凶兽!”

“是!”

名叫黑杀的黑衣人闷声应道,既不问去哪里,也不问要杀谁。

叫杀谁,就杀谁!

不讲理由,不讲情面,不讲对错!

主人剑锋所指,杀!

顷刻间,九十名黑夜队员便已经收拾停当,整齐的排列在孙正风面前。

那五只凶兽,也安静而整齐的排列在后面。

“走,兵发罗汉国!”

孙正风大手一挥,眼眸深处的悲伤一扫而尽,代替而起的,是滔天的战意和杀机。

“遵命!”

九十个黑衣人齐齐单膝跪地,吼声如雷。

孙正风带着这九十个黑夜队队员,坐上飞行舰,直奔罗汉国皇城而去。

这一次,他动用了培养数十年的绝密武器。

黑夜。

这便是他们的名字。

这是一队高手,更是一队死士。

他们只服从孙正风一个人的命令,是孙正风绝密的杀戮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