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看着美丽动人的舰娘,知道她说的没错。

剧烈变化的环境就能够剧烈的改变人的性格。

这也正是他所期待的成长。

沈默看向远方的海面,忽然笑了起来,“有位新的客人要来了,俾斯麦,这一次就交给你了?”

“交给我吗?”俾斯麦愣了一下。

“这个世界早晚要交给你的。”沈默松开她的小手,笑道,“别担心,我会给你一些新的能力,并且在旁边看着你,你只需要顺从自己的感觉就行了,这也不过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说着话,沈默和绯鞠的身形缓慢的消失。

并非离开,而只是隐身。

伊卡洛斯已经在前两天回火影世界了,那边的工作在这段时间里忽然多了起来,她不得不长期呆在那边。

而就在沈默的身形彻底的隐身的时候,海面上的那艘船,倒映在俾斯麦的眼瞳中。

那是一艘巨大而华丽的船只,与一般的船相比,最显著的特点就在于其没有船帆。

是由两条巨大的游蛇拖着走的海盗船。

呆萌16岁美少女早安摄影图片

——九蛇海贼团。

俾斯麦已经知道了这艘海贼船上的人是谁,被誉为海贼女帝的汉库克,在原著中有着颇高人气的女性角色之一。

以她的视角来看,其实不怎么喜欢这个人。

太任性了。

但是船长说,汉库克的魅力在于反差和专情,没有男人能够拒绝一个对其余人强硬任性,对自己却百依百顺的漂亮女孩,虚荣心能够得到极大的满足。

现在想想……

总觉得船长是在暗示她什么。

俾斯麦把脑海中有些古怪的情绪压下去,身上光芒闪过,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这是她的第一次自行工作,对象还是汉库克这种不太好应对的人,更要做好。

于是。

她穿着一身华丽的黑色晚礼服,学着沈默平时的样子,端着一杯猩红的红酒,独自一人坐在甲板上的最前方,面色从容,目光如月,嘴角带着属于上位者的浅浅微笑。

俾斯麦,原本就是铁血领导者,自有王者气息。

而正在逐步靠近的九蛇海贼团,也正在靠近着。

汉库克远远的看见了船长的俾斯麦,眼里面闪过一丝惊艳的同时,也有些意外。

“命运之主,不是一位男人吗?”她说。

“陛下,命运之船上也不只是命运之主一人,传闻中,还有侍女的存在。”旁边有人面带着兴奋的回应道。

在如今的这片大海上,不知道多少人都在寻找着命运之船。

这是比恶魔果实更难找到的力量。

而任何找到的人,都会像她们一样兴奋,因为那代表着强大的力量,崇高的地位,甚至还有能实现的梦想。

汉库克也同样在兴奋。

所以她不去想为什么坐在上面的会是个女人,只是昂起下巴,抬手一挥。

“速前进,登船!”

想法是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仅仅是第一关,就让许多的人无法承受,甚至包括了那两条拉船的游蛇。

“我命令你们,力航行!”汉库克再次下达命令。

“是!”周围的人颤抖的回应。

但是,即便在汉库克的魅力之下,这些人却也根本用不上任何的力气,甚至包括了她的两位妹妹。

因为她们无法承受这源自于生命本能的恐惧。

“一群废物!”

汉库克有些小抓狂了,如果是在平时,有谁敢许逆她,早就被她变成石头。

可是现在,即便是变成石头处罚也无济于事。

难道要游泳过去?

汉库克深吸了一口气,道,“放小船,我自己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船上那个女人的笑意似乎更浓了几分。

咬了咬牙。

因为儿时的经历,汉库克不是很喜欢这种敌人一头的感觉,她应该是可以让所有人都迷上她的女帝才对。

然而……

她必须要登上命运之船。

汉库克也顾不得许多了,自己踩上了小船,然后朝着命运之船划去。

其实,她刚刚没有看错。

俾斯麦的笑容的确是扩大了几分,她觉得自己对自家船长的布置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所谓的试炼,就是指无论是谁来,先杀杀威风再说。

而随着越来越靠近,汉库克也越来越能够感受到那份本能的恐惧感,不过——

“我可不会屈服。”

汉库克似乎是冷笑了一下,反而加快了速度。

她是拥有霸王色霸气的人。

不要说生命本能,除了能够让她着迷的恋人,挡在她面前的是谁,她都敢一脚踢过去。

第一关,毫无压力。

但是第二关,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她的心中存在梦魇。

那就是幼年被天龙人抓为奴隶的那一段时间。

她其实并没有在那段时间里受到怎么样的伤害,因为很快就被救走了,所以,她并非是恐惧那段记忆,而是恐惧这份过去本身,她是女帝,是让所有人迷恋的女帝,这个自我认知让给她恐惧被其余人知道她曾经被抓为天龙人的奴隶。

很不幸。

一个人越想要逃避什么,幻境当中就越是会出现什么。

汉库克没有重回幼年的光阴,但是,在幻境中,她背上的印记,被所有人知道了。

甜甜果实的力量失去了作用。

她的国民嫌弃和耻笑她,把她和她的妹妹们赶了出去,无论到了哪里,都是一样的遭遇耻笑,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女帝,而是被所有人瞧不起的,拥有低贱身份的奴隶。

沈默看着汉库克在幻境里面瑟瑟发抖。

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站出来,保护她,不介意她这份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堪的过去,只怕顷刻间就可以夺取这位海贼第一美人的芳心。

还是极为迷恋的那种。

不过,在沈默这里,这种事情并不会发生。

问心幻境的本质是让试炼者突破自我。

在求道途中,也只能靠自己。

所以,没有人会帮她。

“只是一个有些自卑,有些任性,有些少女心的小姑娘。”俾斯麦低声说道。

沈默赐予了她新的力量,所以她现在也能够看清楚幻境之中的内容,甚至能够一定程度上看明白汉库克的内心情感。